你的位置: 首頁 > 培訓資訊首頁 > 文章詳情

王澤仁:淺品《佛說四十二章經》

作者: wangzeren  上傳時間:2016-04-19  瀏覽:221
初聞《四十二章經》是因為看金庸大俠的《鹿鼎記》,小說中8本《四十二章經 》暗藏大清龍脈地圖,對此經書的了解僅限于此。不過一直以來都對此經書充滿好奇,欲一睹為快,有幸最近機緣巧合,得以品讀此經,了卻我多年的愿望。
     此經譯者據說是東漢迦葉摩騰、竺法蘭,一般認為是古代中國譯出的第一部佛教經典。內容是把佛所說的某一段話稱為一章,共選了四十二段話編集而成。《四十二章經》語言簡練,明白易懂,佛家思想大體都有所論述。末學現班門弄斧、將個人的一些感悟權且記錄下來,如有不正之處,望請大方之家不吝賜教:
      佛言:辭親出家,識心達本,解無為法,名曰沙門。常行二百五十戒,進止清凈,為四真道行,成阿羅漢。阿羅漢者,能飛行變化,曠劫壽命,住動天地;次為阿那含,阿那含者,壽終靈神,上十九天,證阿羅漢;次為斯陀含,斯陀含者,一上一還,即得阿羅漢;次為須陀洹,須陀洹者,七死七生,便證阿羅漢。愛欲斷者,如四肢斷,不復用之。
      凡出家者,必先辭別父母雙親, 征得家人許可,方可出家斷愛欲牽掛。佛家講一個“緣”字,緣分未到,絕不勉強;緣分到時,自然現前。佛也講孝,所以有大孝地藏王菩薩的故事,有婆羅門女救母、光目女救母的故事。不孝即不能成就佛道。佛中殺父弒母必墮無間地獄,不得超生。我想這就是為什么佛學思想能在中國大地生根發芽的重要原因,中國核心的儒家文化以孝為本。不孝不足以為君子,更何談圣賢修為。《壇經》中六祖慧能也是辭親出家,安頓好母親才無牽無掛的尋求大乘禪宗佛法之道的。由此可知,欲斷愛者,必先愛之;無愛何以名斷。父母之恩乃世間大愛,盡心報答者方是佛弟子。
      佛言:出家沙門者,斷欲去愛,識自心源,達佛深理,悟無為法。內無所得,外無所求,心不系道,亦不結業。無念無作,非修非證,不歷諸位,而自崇最,名之為道。
      佛曾說自己并沒有說任何法,甚至連語言文字都不曾立。可見佛讓我們破除崇拜,破除執著,深刻的了解自己的本來面目,所謂人人都是佛,見性即可成佛,人不能覺悟究其原因在于我們關注于外,而忘了自我之心性,人云亦云,毫無本我。精氣神耗散于外,元神不能內守,人活著如海上浮躁,隨波逐流,毫無定力。儒家講內省,反觀自身;道家講無為無欲;佛家講明心見性。其實都是在告訴我們:我才是一切的根源。一念之間我就是佛,一念之間我也可能是魔。只有做到無欲無求,無相無著,無為無得方能放下牽絆,還自己一個本源。
     佛言:剃除須發,而為沙門。受道法者,去世資財,乞求取足。日中一食,樹下一宿,慎勿再矣。使人愚蔽者,愛與欲也。
     人類的進步在于進取;即佛說的精進。人類的災難也來源于不斷的進取。一體兩面,無法可避。人因為愛而生執著,因執著而生嗔恨,因嗔恨而生魔障;人因欲望而生貪著,因貪著而生自私,因自私而生慳吝;久而久之,惡性循環不斷。所以要節制愛欲;清心寡欲而行正道,求道成道者錢財乃身外之物,布施天下才是獲得內心寧靜的根本方法。 孟子言:窮則獨自善其身,達則兼善天下。心懷**者才是佛菩薩的大慈大悲。個人自我的小滿足,小欲望是覺悟道路上的絆腳石。
     佛言:眾生以十事為善,亦以十事為惡。何等為十?身三、口四、意三。身三者:殺、盜、淫。口四者:兩舌、惡口、妄言、綺語。意三者:嫉、恚、癡。如是十事,不順圣道,名十惡行。是惡若止,名十善行耳。
     身三口四意三,十善惡中,心為主導,心惡者身口必惡;身口亦能影響心之修為,所以佛陀要我們實修,戒定慧、聞思修,四攝六度三十七道品囊括人之修行的所有方面。大概佛陀知道人是一種惰性的動物,沒有規矩是難以成方圓的。儒家的正心修身,仁義禮智信;道家的語善、視善、行善都不約而同的對人的修為做了規范。可見佛在人中,人卻不一定成佛。
     佛言:人有眾過而不自悔,頓息其心。罪來赴身,如水歸海,漸成深廣。若人有過,自解知非,改惡行善,罪自消滅。如病得汗,漸有痊損耳。
     人不怕犯錯,就怕知錯不改;我們說行為養成習慣,習慣鑄就性格,性格塑造價值觀。可想而知,經常做錯事而死不悔改的人,心靈的腐蝕到了何等的地步。國人很少有懺悔,做了對不住別人的事情,還能坦蕩處理,無所顧忌,缺乏起碼的敬畏心。心生敬畏,方可有制約力。否則人就會胡作非為。
     佛言:惡人聞善,故來擾亂者,汝自禁息,當無瞋責。彼來惡者,而自惡之。
     所謂害人先害己,多行不義必自斃,此乃至理名言;惡人,遠之是福,近之引禍上身。善者自多福多壽,天地護佑,人民愛戴。惡者,人民唾之、法律審之、天理滅之。天網恢恢,疏而不失。時間會給予一切答案。
     佛言:有人聞吾守道,行大仁慈,故致罵佛。佛默不對,罵止。問曰:子以禮從人,其人不納,禮歸子乎?對曰:歸矣。佛言:今子罵我,我今不納,子自持禍,歸子身矣。猶響應聲,影之隨形,終無免離,慎勿為惡。
     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善者,與天地同壽。惡者,身雖存卻早已亡之。惡者心中有魔,夜不能寐,日不能行,期期艾艾,蠅營狗茍;人不像人,鬼不像鬼。自我折壽,天不饒恕。孔子曰:君子坦蕩蕩,小人常戚戚。可見浩然之氣存在大善之中,而陰濁之氣唯小人是存。
     佛言:惡人害賢者,猶仰天而唾,唾不至天,還從己墮;逆風揚塵,塵不至彼,還坌己身。圣不可毀,禍必滅己。
     圣賢揚名于天下,為惡者聲名狼藉,普天唾棄,后人鄙視,永世不得翻身。如秦檜之流,自不必道也。惡者雖一時得志猖狂,終將災禍降生,殃及子孫。善者雖一時不得志,歷史卻會還他一個盛名。
     佛言:博聞愛道,道必難會,守志奉道,其道甚大。
     知識不是智慧,知識越多,而不奉行善道佛道,對社會的危害尤其大,我們俗語說:不怕流氓,就怕流氓有文化。此之謂也。一個人不以學識論成敗,不以成敗論英雄。世間風流人物一定是為國為民。所以心中向佛才是真的學佛,表面的把式,依樣畫葫蘆不過是自欺欺人,道不能悟,反害其身。
      佛言:睹人施道,助之歡喜,得福甚大。沙門問曰:此福盡乎?佛言:譬如一炬之火,數千百人各以炬來分取,熟食除冥,此炬如故,福亦如之。
      此類似《維摩詰經》中的無盡燈法,一燈明,百燈明,百燈明,千萬燈明,明明不盡。人之為善尚且難;助人為善尤難矣。國人有太多的麻木者,旁觀者,魯迅筆下未覺醒的愚民。在當前社會,善的力量確實太小,世人的冷漠卻大的驚人。信任已成為奢侈品。人和人之間充滿著猜疑,更別談睹人施道,助之歡喜了。我們國人做的最多的是使絆子,設障礙;別人做了好事,我們不會歡喜,不會羨慕,不會給予掌聲,我們給予的是冷漠,審視,鄙疑,甚至是嫉妒。我們的價值尺子永遠是以自我為中心。
     佛言:飯惡人百,不如飯一善人;飯善人千,不如飯一持五戒者;飯五戒者萬,不如飯一須陀洹;飯百萬須陀洹,不如飯一斯陀含;飯千萬斯陀含,不如飯一阿那含;飯一億阿那含,不如飯一阿羅漢;飯十億阿羅漢,不如飯一辟支佛;飯百億辟支佛,不如飯一三世諸佛;飯千億三世諸佛,不如飯一無念無住無修無證之者。
     親近圣賢佛菩薩,親近君子,這樣我們自己才能成為圣賢佛菩薩,成為君子。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和誰修行,你就是誰。修行靠自己,師傅也尤其重要。錯誤的道路上修行不如不修行。所以擇師,擇明白大道的師傅是我們人生成就的必然途徑。有時候真的是聽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切記切記!
     佛言:人有二十難:貧窮布施難,豪貴學道難。棄命必死難,得睹佛經難。生值佛世難,忍色忍欲難。見好不求難,被辱不瞋難。有劫不臨難,觸事無心難。廣學博究難,除滅我慢難。不輕未學難,心行平等難。不說是非難,會善知識難。見性學道難,隨化度人難。睹境不動難,善解方便難。
     總而言之,做人難,人難做,難做人;人生處處充滿艱難困苦;處處布滿荊棘深淵;看似一帆風順的人生,卻時時戰戰兢兢,如履薄冰。困苦中我們難以堅守原則;富貴時我們卻容易狂縱忘本;知我者,我們謂之兄弟;不知我者,我們謂之敵人。心高氣傲,唯我獨尊,目中無人是我們常見的邪念。慳吝自私,聲色犬馬,恣意縱橫,不學無術也是我們普遍的缺陷。佛陀十二難,道盡了人之修行的難于上青天。有志者還需多勉勵才是啊。
     沙門問佛:以何因緣,得知宿命,會其至道?佛言:凈心守志,可會至道。譬如磨鏡,垢去明存,斷欲無求,當得宿命。
     宿命者,因果也。所謂種瓜得瓜,種豆得豆。人之宿命歸于自身。為善得福,為惡得禍;前世之因,今世之果;今世之因,來世之果。善惡終有報,人間自太平。人本如明鏡,只因沾染塵土,所以心智蒙蔽,難以開竅。人是一個生命循環體,把時空拉長或許會得到一些至理。
     沙門問佛:何者為善,何者最大?佛言:行道守真者善,志與道合者大。
     大善者,與天地合一,與萬物同體;真者,善之本也。至真才能至善,稍有雜念,善中有惡。志者,氣也;氣者,合乎道謂之真氣;不合道謂之邪氣。真氣者,浩然之氣也。天地之間,人為萬物之靈。合乎天地乾坤之道方是公正無私的大善。
      沙門問佛:何者多力,何者最明?佛言:忍辱多力,不懷惡故,兼加安健。忍者無惡,必為人尊,心垢滅盡,凈無瑕穢,是為最明。未有天地,逮於今日,十方所有,無有不見,無有不知,無有不聞,得一切智,可謂明矣。
      中國人講忍辱負重,多少帶點情緒、帶點城府在里面。我比較喜歡:天將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惡其體膚,困乏其身,增益其所不能。。。。。這似乎和佛陀思想比較一致。佛陀言:煩惱即菩提。只有經歷艱難困苦的人才有可能領悟菩提大道。天要成就一個人,必先阻礙之。能不能在艱難險阻中挺過來,就看自己的忍耐力有多強了。忍者無敵,大概指的就是一個人的韜光養晦吧。
      佛言:大懷愛欲,不見道者,譬如澄水,致手攪之,眾人共臨,無有睹其影者。人以愛欲交錯,心中濁興,故不見道。汝等沙門,當舍愛欲,愛欲垢盡,道可見矣。
     佛陀在此再次闡述愛欲對人心智的蒙蔽,可見人是愛欲旺盛的動物。只有反復重申方可讓人警覺。世間太多的由愛生恨,由愛轉怒,由愛生苦;我覺得以緣待之方為上策。欲望如溝壑,難以填平。人為欲驅使,智慧就阻塞了。智者,無欲無求,豁然坦蕩,逍遙于世。看盡人間浮華,方能在大浪淘沙之后得一清凈安寧。
     佛言:夫見道者,譬如持炬,入冥室中,其冥即滅,而明獨存。學道見諦,無明即滅,而明常存矣。
     此為不退轉修行道行,屬于八地菩薩以上的修為。普通人是一個矛盾綜合體,惡來善去,善來惡去,螺旋向上者為漸修的路徑;頓悟成佛畢竟屬于極少數。天機根淺,大多數人屬于困而知之者。所以學道要堅持,日久才能見人心,路遙才能知馬力。恒者才得福,恒者才能占筮求吉祥。欲想明常存,就得時刻不忘道。
     佛言:吾法念無念念,行無行行,言無言言,修無修修。會者近爾,迷者遠乎,言語道斷,非物所拘,差之毫厘,失之須臾。
     佛講無為法,即指不著相的法;著相即是有為法。有為法如露亦如電,瞬間幻滅。我們在追求一件東西的時候,往往得不到;我們在追求一個志向時,往往最后留下遺憾;世間事情充滿了始料不及,唯有不執著于執著,方能有謀事在人,成事在天的坦然。有時候我們也會經歷那么一霎那,頓感天地間清凈安寧,自我內心無比歡喜。或許法喜就是這樣的吧。這種感覺正如佛陀所言:言語道斷,心行處滅 。似有似無,似觸似不可觸。只能四個字來回答了:不可道也!
     佛言:觀天地,念非常,觀世界,念非常,觀靈覺,即菩提。如是知識,得道疾矣。
     世間是一個有常和非常不斷轉化的綜合體;此時有常者,彼時非常也。反之亦然。非常中行有常之道,有常中存非常之念。只有這樣,我們才能動態平衡一切人事物。執著于有常則生固執;執著于非常則生恐懼。菩提者,覺悟也,覺悟者,明有常非常之道也。
     佛言:當念身中四大,各自有名,都無我者,我既都無,其如幻耳。
     此言破我執,我是誰?這是亙古的哲學家都在研究的問題。過于執著于我,心中就無他,無他即無愛,無愛即生惡。過于放棄于自我,我即空無。空無非空也,佛陀之空,乃萬物的真如本性,即佛性。我即是非我,非我就是我。你就是我,我就是他,他就是你,你我他本來不分離。所以愛自己,愛他人,愛萬物,愛真理。此愛非私愛之欲也,乃天地公正無私之愛。
     佛言。人隨情欲。求于聲名。聲名顯著。身已故矣。貪世常名。而不學道。枉功勞形。譬如燒香。雖人聞香。香之燼矣。危身之火。而在其后。
     隨情欲求功名,功名雖得,元氣已損。功名富貴者,為德者能恒久得之。德者之財為元亨利貞之財。然德者不執著于財,而散財為民,如范蠡。佛陀之財布施,與慈善之舉不謀而合。天下富貴,則我富貴;天下窮苦,則我窮苦。取之于民,用之于民,大仁大智者也。佛陀為富貴者求恒久,故教導之。
     佛言。財色于人。人之不舍。譬如刀刃有蜜。不足一餐之美。小兒舔之。則有割舌之患。
     財色,人之大敵;當今富貴之人,大多為此而滅身。財色者,欲望禍害也。需妥善對待之。多少人為財殞身,為色招禍。個中道理,不需多言。佛陀喻財色如刀刃之蜜,雖美,卻暗藏殺生之禍。
     佛言。人系于妻子舍宅。甚于牢獄。牢獄有散釋之期。妻子無遠離之念。情愛于色。豈憚驅馳。雖有虎口之患。心存甘伏。投泥自溺。故曰凡夫。透得此門。出塵羅漢。
     妻子舍宅,你我都在經歷;有人以此為樂,有人以此為苦;不盡相同。維摩詰居士曾言:行于非道,是為成就佛道。世俗之妻子宅舍,人所難離,我們要做的是即入世又出世。唯有心向菩提,才是真菩提。一切世間的人事物都是用來成就我們的,抱著這種思想生活在世間,還需要擔心什么呢?但我們凡夫俗子,難免自制力太差,所以佛陀告誡我們要脫離世俗,不為世俗所動;世俗最大的牽絆者即是家人。
     佛言。愛欲莫甚于色。色之為欲。其大無外。賴有一矣。若使二同。普天之人。無能為道者矣。佛言。愛欲之人。猶如執炬。逆風而行。必有燒手之患。
   看來戒色是佛陀反復告誡我們的戒律,色字頭上一把刀,此刀時刻高懸頭頂,隨時有掉下的危險。色之為物,糾纏不清,業力不斷。儒家教導我們要節制色欲;道家告誡我們要清心寡欲,可見任何圣賢對于我們放縱愛欲導致心神耗散,意志消沉都無比痛心啊。
     天神獻玉女于佛。欲壞佛意。佛言革囊眾穢。爾來何為。去。吾不用。天神愈敬。因問道意。佛為解說。即得須陀洹果。
    人的一生充滿誘惑,我們往往對自己過于自信,相信自己能夠抵擋住任何誘惑,可是不經意間,我們都成為欲望的奴隸。成就佛道,說起來很容易,做起來卻難上加難,破除誘惑就是第一關。大千世界,姹紫嫣紅,燈紅酒綠,一著不慎,滿盤皆輸。我們在覺悟道路上辛苦修行,一日就有能倒退到解放前啊。成就一個人很難,毀滅一個人很容易,就好比建造一個工程很難,毀掉它只需一顆**。
  佛言。夫為道者。猶木在水。尋流而行。不觸兩岸。不為人取。不為鬼神所遮。不為洄流所住。亦不腐敗。吾保此木。決定入海。學道之人。不為情欲所惑。不為眾邪所嬈。精進無為。吾保此人。必得道矣。
     人要成就,必須恒久精進,一朝一夕成就不了一個圣賢,木在水中,唯有行中道,就水流,方能流經懸崖瀑布而不折斷,流經回流漩渦而不沉溺,最后到達大海,開闊人生。人猶水中木,心中有大海,自我求精進,方能人生豁達。
  佛言。慎勿信汝意。汝意不可信。慎勿與色會。色會即禍生。得阿羅漢已。乃可信汝意。
     汝意即是凡夫意,凡夫者無明愚昧,慧眼未開,私欲過甚,情愛耽著;唯有覺悟者方能有正念,正思維,正知見;否則就是邪念邪思維邪知見。相信自己,是相信自己的佛性,善性;而不是魔性,邪性。只有佛陀是大智慧大覺悟者,相信佛陀,就是明心見性。
  佛言。慎勿視女色。亦莫共言語。若與語者。正心思念。我為沙門。處于濁世。當如蓮華。不為泥污。想其老者如母。長者如姊。少者如妹。稚者如子。生度脫心。息滅惡念。
     戒色、破色,佛陀一再言之;此章為破色法門,佛陀為愚者立;覺者見色即破色,念念為戒,念念為破,念念為覺,甚至無色之念。“老者如母。長者如姊。少者如妹。稚者如子。 ” 此倫理之道也,倫理于凡夫俗子也必遵循,否則人將不人也。
    佛言。夫為道者。如被干草。火來須避。道人見欲。必當遠之。
    修道之人,戰戰兢兢,如履薄冰,唯恐于道有違。干草為物,易燃燒身;人之修道,欲望猶如干草,不慎即可燒身自焚。
    佛言。有人患淫不止。欲自斷陰。佛謂之曰。若斷其陰。不如斷心。心如功曹。功曹若止。從者都息。邪心不止。斷陰何益。佛為說偈。欲生于汝意。意以思想生。二心各寂靜。非色亦非行。佛言。此偈是迦葉佛說。
    萬惡淫為首,修行在修心,斷根不如止心;根雖斷,心還在。唯有一心向佛,視淫為禍,方得清凈。想天下間,有多少人在此中沉浮一生,最后身敗名裂,回過頭來,后悔莫及。人都是這樣,醒悟時已經為時已晚。還不如在夢寐中死去啊,所以有時候覺醒是痛苦的,因為時間匆匆而過,頭發斑白如雪,一切從頭都不能再來。
     佛言。人從愛欲生憂。從憂生怖。若離于愛。何憂何怖。
     談過戀愛的人都知道,當我們愛一個人時,就會自覺不自覺的為對方而活,甚至為對方改變自己,時時擔心自己做的不到位,擔心衣食住行用不夠豐富,擔心對方舍自己而去,擔心總有一天不能在一起,如此擔心,嚴重者飲食無節,睡眠無常。正所謂愛生憂,憂生怖。愛恨交織,心力交瘁,元神過度耗散,生命早早結束。
  佛言。夫為道者。譬如一人與萬人戰。掛鎧出門。意或怯弱。或半路而退。或格斗而死。或得勝而還。沙門學道。應當堅持其心。精進勇銳。不畏前境。破滅眾魔。而得道果。
      由此可知,想成道者多,能成道者少;大多數人都在半路犧牲或者放棄。佛陀成道都是經歷過生死困難的,沒有艱難困苦的考驗如何能夠證明自己真的覺悟了呢?所以勇氣很重要,無勇不足以成道。勇從何來?從信念生。
  沙門夜誦迦葉佛遺教經。其聲悲緊。思悔欲退。佛問之曰。汝昔在家。曾為何業。對曰。愛彈琴。佛言弦緩如何。對曰。不鳴矣。弦急如何。對曰。聲緩矣。急緩得中如何。對曰。諸音普矣。佛言。沙門學道亦然。心若調適。道可得矣。于道若暴。暴即身疲。其身若疲。意即生惱。意若生惱。行即退矣。其行既退。罪必加矣。但清凈安樂。道不失矣。
     我們太多的人都是急于求成的,恨不得一口把自己吃成胖子,越是一開始熱情無比高漲者,越是容易在中途打退堂鼓。唯有細水長流,不卑不亢,不驕不躁,無過與不及者,方能最終成就佛道。虎頭蛇尾,欲速則不達都是我們古圣先賢教導我們的至理名言。求道之人,緩則慵懶,急則狂躁,得中道而為之,如琴弦之和音。
   佛言。如人鍛鐵。去滓成器。器即精好。學道之人。去心垢染。行即清凈矣。
     玉不琢不成器,人不學不知道;人都是一塊璞玉,需要雕琢;世間如污泥,求道者如蓮花,出污泥而不染,方能為世間楷模。清凈之人,必得清凈之世界。清凈之世界即是蓮花世界。這里無惡無善,諸根完備,究竟圓滿。
     佛言。人離惡道。得為人難。既得為人。去女即男難。既得為男。六根完具難。六根既具。生中國難。既生中國。值佛世難。既值佛世。遇道者難。既得遇道。興信心難。既興信心。發菩提心難。既發菩提心。無修無證難。
     人要惜福,生而為人,要珍惜來之不易;不是每個生命都能像人一樣成為萬物之靈的,我們有思想,有意識,有技能,有智慧。這是我們區別于其他生命的根本所在,但聰明反被聰明誤,我們生而為人卻不知一心向善,世間充滿著爾虞我詐, 殺伐掠奪,人間悲劇時刻在上演,我們人類自以為聰明,忘記佛陀教導,為私欲所控制,把求道之心拋卻到九霄云外了,悲乎!
     佛言。佛子離吾數千里。憶念吾戒。必得道果。在吾左右。雖常見吾。不順吾戒。終不得道。
     心在哪,我們就在哪。我們心向阿彌陀佛,我們就是阿彌陀佛;我們心向釋迦牟尼佛,我們就是釋迦牟尼佛。人之為善,全憑一顆心。佛言:欲求凈土當凈其心,隨其心靜則佛土靜。
  佛問沙門。人命在幾間。對曰。數日間。佛言。子未知道。復問一沙門。人命在幾間對曰。飯食間。佛言。子未知道。復問一沙門。人命在幾間對曰。呼吸間。佛言。善哉。子知道矣。
     生命是什么?莊子說天下莫大于秋豪之末,而大山為小,莫壽于殤子,而彭祖為夭。天地與我并生,萬物與我為一。生命本來就是在呼吸之間,方生方死的。小中有大,大中有小,生中蘊含著死,死中孕育著生。生命之循環,生生不息,如循環之無端,無始無終。
   佛言。學佛道者。佛所言說。皆應信順。譬如食蜜。中邊皆甜。吾經亦爾。 佛言。沙門行道。無如磨牛。身雖行道。心道不行。心道若行。何用行道。
     學道之人,貴在信仰,不信不足以成道。而且我們要開慧眼,明道理,而不能盲目。身、口、意缺一不可,三者同行,方能通達彼岸,超脫人生。方能有柳岸花明之感。
    佛言。夫為道者。如牛負重。行深泥中。疲極不敢。左右顧視。出離淤泥。乃可蘇息。沙門當觀情欲。甚于淤泥。直心念道。可免苦矣。
     覺悟一霎那,修行卻要經歷萬般煎熬,經受各種誘惑。孔子言:斗、色、得;人生三戒,我們不一定都能看透啊。年少血氣未剛,色魔難抑;年壯時血氣方剛,斗心十足;年老時血氣已衰,卻貪得無厭。此三者,一生之障礙,如行步污泥之中。唯有直心向道,心中清凈,方可走出泥潭。
  佛言。吾視王侯之位。如過隙塵。視金玉之寶。如瓦礫。視紈素之服。如敝帛。視大千界。如一訶子。視阿耨池水。如涂足油。視方便門。如化寶聚。視無上乘。如夢金帛。視佛道。如眼前華。視禪定。如須彌柱。視涅盤。如晝夕寤。視倒正。如六龍舞。視平等。如一真地。視興化。如四時木。諸大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成佛者,萬事萬物皆自然,萬事萬物皆知悉,萬事萬物皆成就。萬物平等,事事圓通,心性光明,達諸佛理,究竟圓滿。儒家講中庸,道家講合一,佛家講中道,皆是通往生命真諦的鑰匙。人生一旦走出自我的小格局,進入宇宙的大格局,你會發現,一切皆是無我、無為、無法、無修、無證。一切就是一個原點,本就無生無滅,無聲無息。


路過

雞蛋

鮮花

握手

雷人
分類:

關鍵字:

免責聲明 免責聲明

     
陕西11选5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