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頁 > 培訓資訊首頁 > 文章詳情

禪定與中國“靜”文化

作者: hmchen007  上傳時間:2016-04-13  瀏覽:457
禪定,是佛教“六法門”之一,它是由“禪”和“定”兩部分組成。禪,是身學,也是心學。坐禪是身術,入定是心要,得智慧是目標,覺悟成佛是功德圓滿。

自世尊在靈山法會“拈花一笑”,開啟“不立文字,教外別傳,直指人心,見性成佛”的禪宗一門,至達麾祖師卓錫少林,面壁九年,再到六祖惠能一花五葉,禪宗在中國傳承已逾一千多年了。一千多年來,禪宗和中國諸子思想相互交融,彼此完善,如今已同流淌在我們身體里的血液一樣,成為中國文化不可分割的重要組成部分和不可或缺的價值核心。

中華文化的淵源流長,歷久彌堅,絕不是偶然的。世界文化史上先后出現的四大文明古國,傳承至今唯中華文明生生不息,其主要原因不僅在于中華文化本身的博大和深厚,同時還取決于她的包容性和融匯性。用老子“上善若水”來形容中華文化的特征最為恰當,《道德經》說:“水善利萬物而不爭,處眾人之所惡,故幾于道。故江海所以能為百谷王者,以其善下之,則能為百谷王” 。中華文化之所以能“為百谷王者”,也正是因為她“善利萬物而不爭”和“以其善下之”。

佛教與其他外來文化最大的不同之處在于,佛教本身的核心價值觀和思想內涵與中華文化的核心內涵高度的契合,這是讓佛教能被國人毫無保留地全盤接受的重要原因。而佛教中的“禪宗”思想更是與中華圣祖們孜孜追求的“靜” 文化達到了天衣無逢的完美契合。

一、             中華文化中的“靜文化”

據《左傳》記載,楚武王荊尸對他的夫人鄧曼說“余心蕩”,鄧曼悲傷地回答他:“王祿盡矣。盈而蕩,天之道也。先君其知之矣,故臨武事,將發大命,而蕩王心。”這段對話的意思是,楚武王對夫人鄧曼說:近來我心神不寧,六神無主,無法讓自己的內心安靜下來。鄧曼回答他:您之所以煩燥不安,是因為您內心失去了安祥;既然內心失去安祥,您所擁有的一切也就快要失去了。

作為古代女流,鄧曼的這段話之所以能被載入《左傳》,絕不是因為她特殊的身份,而是因為她的話代表了那個時代的人們已經開始的對精神世界的普遍需求。縱覽世界文明史,人類一直都要試圖探求“讓心靈靜”這個問題的終極答案,然而遺憾的是,除了佛教,沒有任何一門學派能給出過深刻而完美的最終答案。

五帝之一的商湯,在自己的洗臉盆上刻上一句話,他想讓自己每天早上在洗臉的時候都能看到這句話,以時時警醒自己。后來這句話被記載在儒家經典《大學》里,《大學·盤銘》這樣寫到:“茍日新,日日新,又日新”。這句話直譯的意思是,如果我們每天面對的都是新的一天,那么每天都應該比前一天有所提高。但藏在這句話背后再深一層的意思卻往往被人忽略,它的內涵是:如果每天洗臉是為了保持外面的潔凈,那么我們是否在洗臉的同時也應該洗心,讓心靈獲得同樣清靜和清徹呢?

楚武王因為內心不安而有所疑慮,商湯則告誡人們時時注重內心的純凈和修煉,二者殊途同歸,雖然都表達了對內心安靜的重要性的認知,卻都沒有給出關于“心”和“靜”的修行方法。

儒家的曾參提出了關于“靜心”和“修心”的命題,《大學》開宗明意指出:“大學之道,在明明德,在親民,在止于至善。知止而后有定,定而后能靜,靜而后能安,安而后能慮,慮而后能得。”他認為一個人要想有所成就,必須先從“知止”開始,“止”的意思是“目標”、“方向”;“定”的意思是“確定”、“確立”。儒家認為想要成就功名,必須先從“知道并確定方向和目標開始”,當一個人有了明確方向和目標之后,應該堅定不移,堅定不移就不會被其他誘惑所干擾;心不妄動謂之“靜”,心不二用,就能獲得身心安祥,身心安祥方可思慮周到,思慮周到就可合理安排,終有所成。

儒家思想自漢武帝開始,在中國歷史上成為主導中華文化的核心圭臬,當《四書五經》把“靜”列為實現君子“三綱”目標的重要步驟之后,更是成為占據上層建筑和文化思想領域的核心堡壘,“靜心”也成為了歷代圣賢追求自我完善的最高境界。

白居易他的詩中寫道:“澹然無他念,虛靜是吾師。”

王維在《桃源行》中也留下“月明松下房櫳靜,日出云山雞犬喧”的千古絕句;

唐朝的包融在《酬忠公林亭》寫道:“為道豈廬霍,會靜由吾心”;

清朝的袁枚在《靜里》詩云:“靜里工夫見性靈,井無人汲夜泉生。蛛絲一縷分明在,不是閑身看不清。”

像這樣的詩句,在中國經典的古詩詞中,關于“靜”的名句比比皆是,不勝枚舉。

其實,“靜”在中國文化中已經形成了一道特殊的風景,甚至可以說已成為中國先賢們共同追求的終極境界。“靜”也不僅僅是文人騷客們獨有的“奢侈品”,它早已成為中華文華的核心組成部分了。

一代名相諸葛亮在《誡子書》中有兩句膾炙人口的話,“非淡泊無以明志,非寧靜無以致遠。”他認為一個人只有恬淡寡欲才能格守氣節,只有內心寧靜才能達到深遠的境界。這兩句話幾乎代表了五千年來中國所有文人雅士一致的追求,而其中一個“靜”字更是用得石破天驚、振聾發聵。

無獨有偶。諸子百家中關于“靜”的追求絕不僅限于儒家,除了法家、兵家、墨家,以及王明陽的“心學”等等之外,道家對“靜”更是情有獨鐘。《道德經》中就有最為經典的一句話,“至虛極,守靜篤,萬物并作,吾以觀其復也。”意思是說,只有讓我們的精神達到極致之“虛”,達到非常之“靜”,才能面對復雜紛紜的萬物,看到它們最終極的本質。道家關于“靜”的觀點和佛教關于“空”思想不謀而合,有著驚人相似之處!

千百年來,中國人從來就沒有停止過對“靜”和“心”的追求和探索,而“靜”和“心”也成為了中國人思想境界中的兩座高山,嘆為仰止,卻又難以逾越。

在禪宗傳入中國,當佛教的般若智慧和無上妙法,與中國傳統文化相互交融之后,立刻碰撞出電光雷石般的光芒,它們彼此吸附、水浮交融,最終形成了獨特的中華禪文化,頓悟了無數顆蒙昧之心,成就了一個又一個大德圣人,為我們開啟了一扇從未有過的光明之門。



二、     禪宗中的“靜文化”



禪意之妙,妙在妙不可言。如同《道德經》中關于“道”的注解一樣,“道可道,非常道”。

“禪”為梵文,音譯“禪那”,翻譯成漢語的意思是“靜慮”,其意可深究為“止”和“觀”兩種含義,即欲修禪定,必修止觀。止,是停止雜念妄想,觀,是觀察心境、明心見性。《心經》開宗明義:“觀自在菩薩,行深般若波羅蜜多時,照見五蘊皆空。”這句經文分為三句,每句的第一個字分別是“觀”、“行”和“照”,三個字均是動詞,“觀”指向外觀察萬事萬物的外表(相),“行”是踐行、實踐、修行、感悟的意思,“照”是向內探索,發現隱藏在事物表相之下的真實本質(性),從而獲得“空”的般若智慧,最終讓我們徹悟如來本來面目,覺悟顛倒,明心見性、超凡入圣。

“戒生定,定生慧,然后身安光影至。”禪文化中的“靜”和“定”,雖然在文字上和儒家的“靜”和“定”同音同字,但意思卻完全不同。儒家的“定”是“確定、明確、選擇”的意思,而禪宗的“定”是定力,是入定,指禪修的狀態和層次、功夫,同時也是坐禪過程中的次第或程序,只有定力才能產生慧力,只有慧力足夠,才能獲取對“空性”的感悟,進而覺悟成佛;“定”的前提是“戒”, “戒”是方法、是紀律、是約束,目的是遠離“五毒”,摒棄誘惑,在沒有妄念執著的干擾下獲得一塵不染的純凈之“靜心”,再借此清靜修行“觀照”真我空性;儒家的“靜”是執著于“慮而后能得”的一心一念,而文人騷客們的“靜”則是關于自我境界的一種修持和追求,帶有終極目標的意味,與禪宗的“靜”有著本質的不同,甚至可以說具有天壤之別。

禪宗源自佛教,佛學的最高宗旨是“明心見性”,而“性”的本質是“空”,可是“空”又“不礙有”。如此慎密的思維和甚深的理論不是每個人都能“頓悟”或“漸悟”的。所以,為“方便”說法,佛有四萬八千法門,每一種法門自成系統,又和其他法門相融相合,且各有特點。但其目的是一致的,都是幫助眾生迷途知返,最終覺悟。所以,佛在《金剛經》中說“知佛說法如筏喻者,法尚應舍,何況非法。”意思是,佛法如同過河和船只一樣,過河前需要船只作為渡河的工具,河既然渡過,還有必要背著船只在陸地上繼續前行嗎?

所以,禪宗本質上也是幫助我們“過河”的眾多船只中的一只而已,它是佛法四萬八千法門中的其中一個法門。同理,“坐禪”也罷,“禪定”也罷,“靜”也罷,“定”也罷……這些都不過是讓我們覺悟的工具,它絕不是目的,更不是唯一!

人們常把“坐禪”說成“打坐”,漸漸地形成了一種誤解,有人認為:坐禪當然要“坐”,打坐當然也要“坐”,所以,把坐禪得智慧的目的顛倒成了“坐”的形式,而忘記了“靜慮”觀“空性”的本質。實際上,“打坐”中的“打”和俗語“打聽”的“打”的意思是一樣的,都是尋找、探求的意思,它的本質是“觀照”真心本性,而不是落入“坐”的形式。正如當年懷讓禪師開示馬祖道一和尚一樣,枯坐出不了禪,磚頭也磨不出鏡子。自古以來,禪宗就有“喜怒笑罵皆是禪”的古訓,古大德也有詩云:“達摩西來一字無,全憑心意用功夫,若以紙上談佛法,筆尖點干洞庭湖”。

一朵生長在空谷中的幽蘭,不會因為有沒有人喜歡它的美麗,它就開或者不開;它也不會因為你喜不喜歡它的味道,它香或者不香;

一輪明月,它不會因為你見或者不見,它就會在夜晚里亮或者不亮;它也不會因為天空晴或者有晴,它就來或者不來;

《心經》所說的“不生不滅,不增不減,不垢不凈”指的是我們的本性,它不會因為你信或者不信,見或者不見,知或者不知,它就有增有減、有生有滅、有垢有凈。如同那朵空谷幽蘭,又如這輪空中明月,不因為我們的分別心、歡喜心、厭惡心而隨之改變。而我們的分別心、歡喜心、好惡心,就是“不靜心”,也是“不凈心”。所以,禪宗所說的“靜”是無分別、無妄念、無執著、無所得的心。它是“空心”,也是“禪心”。

性是無相的,所以“空”;

性是不變的,所以“靜”;

佛是微笑的,所以“禪”。

真正的靜,不是遠離塵囂,也不是遁世種菊。盡管世事如煙,沉浮一生,每一天卻依然如期降臨,只有內心寧靜,看山還是山,見水仍是水;

真正的禪,不是久坐枯床,也不是清燈孤影。盡管煩惱依舊,半夢半醒,遇見的絕不是無故偶然,明白了萬法皆空,才懂得因果不空,都是輪回。



心靜了,世界就靜了。

佛一直在微笑,只有靜心,你才能看得到。

路過

雞蛋

鮮花

握手

雷人
分類:

關鍵字:

免責聲明 免責聲明

     
陕西11选5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