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頁 > 培訓資訊首頁 > 文章詳情

水價、氣候變曖與人類經濟的未來 (1)

作者: 佚名  上傳時間:2009-12-25  瀏覽:117
  北京將于本月16日舉行水價調整聽證會,提交聽證的水價上漲計劃是每噸生活用自來水上漲0.9元。
  進入2009年后,以廣州市1月1日起全面上調自來水價格為開端,南京的居民用水價格從每立方米2.5元漲到了2.8元、昆明從2.8元漲到了3.45元,上海、天津、沈陽、南京、昆明、銀川、蘭州等多個大中城市也都先后舉行了水價上調的聽證會,更多城市則正處于準備階段。
  水價的上調,一方面是因為許多城市對于居民用水的財政補貼已經不堪持續,另一方面則主要是因為中國大部分大城市水資源緊張,只有通過價格杠桿才能進一步推動節約用水。
  水價上漲關系到所有城市居民的生活,自然引起廣泛的社會關注。
  然而,我們真正需要關心的,不應該只是水價的高低給百姓的生活會產生怎樣的影響,甚至也不是水價調整的決策程序是否合理的問題,我們更需要和更應該關心的,是中國大中城市普遍面臨的日益嚴重的水資源饋乏的嚴峻事實。
  為了解決以北京為中心的北方地區日益缺水的嚴峻問題,中國正在實施南水北調工程。正像三峽水利工程一樣,這一工程也將是“人定勝天”的又一大奇跡。然而,正像三峽工程存在許多爭議一樣,南水北調也同樣存在許多值得令人質疑的問題。國家花費如此巨資來解決首都的缺水問題,從社會意義上來說究竟是否公平、在經濟上究竟是否合算不說,更大的問題在于:這一思路是否就是永久性解決北京和北方缺水的根本出路?
  越來越多的事實和科學證據表明:人類目前的生產方式、社會經濟發展模式、極不平衡的地區經濟結構(世界范圍的和國家內部的)、浪費性的生活方式、病態式的消費心理等等社會因素,是導致全球氣候變曖以及由此而產生的一系列問題的根源。一些地區的水資源緊缺與另一些地區的洪水泛濫,其實是同一個原因在不同地區產生的不同結果,而這個共同的原因即是生態環境的破壞和污染所造成的地球氣候變曖。毫無疑問,在整個地球上頻發的洪澇與干旱,表面上看是天災,而實際上更多地是人禍。
  目前的世界氣候形勢已經不再是少數專家們關注的問題,而是已經岌岌可危的現實了。科學家的研究表明:由于礦物燃料的燃燒和大量森林的砍伐,致使地球大氣中的二氧化碳濃度增加,由于二氧化碳等氣體的溫室效應,在過去100年里,全球地面平均溫度大約已升高了0.3—0.6℃,到2030年估計將再升高1—3℃。
  當全世界的平均溫度升高1℃,巨大的變化就會產生:海平面會上升,山區冰川會后退,積雪區會縮小。由于全球氣溫升高,就會導致不均衡的降水,一些地區降水增加,而另一些地區降水減少。如西非的薩赫勒地區從1965年以后干旱化嚴重;我國華北地區從1965 年起,降水連年減少,與50年代相比,現在華北地區的降水已減少了1/3,水資源減少了1/2;我國每年因干旱受災的面積約4億畝,正常年份全國灌區每年缺水300億立方米,城市缺水60億立方米。
  由于氣溫升高,在過去100年中全球海平面每年以1—2毫米的速度在上升,預計到2050年海平面將繼續上升30—50厘米,這將淹沒沿海大量低洼土地;此外,由于氣候變化導致旱澇、低溫等氣候災害加劇,造成了全世界每年約數百億以上美元的經濟損失。
  12月7月,新的世界氣候大會將在哥本哈根召開。在全球氣候變曖已被科學家們證實并已為普通百姓感受的嚴峻形勢面前,這次會議上世界各主要國家能否就碳減排達成共識,倍受世人矚目。
  世界上不同的國家在氣候問題上同樣具有各不相同的立場與態度。在這個問題上,不僅面臨著富國與窮國之間的博弈也即斗爭,即使同是富國或窮國,態度也各異。
  今天(12月2日),澳大利亞參議院再次否決了關于碳減排的一項法案。中國11月26日正式對外宣布控制溫室氣體排放的行動目標,決定到2020年單位國內生產總值二氧化碳排放比2005年下降40%—45%。據《印度時報》12月2日報道,拉梅什當天在國會向媒體發表演講時說,印度認為《京都議定書》不能按照歐洲國家的要求予以廢止。他還表示,“與中國不同,我們不會宣布任何排放限度。我們在氣候變化問題上擁有行動計劃,但沒有具有法律約束力的承諾。”拉梅什說,盡管中國和印度在談判上會發生協同作用,但兩國在溫室氣體排放量上卻有明顯的差別,“中國單位國內生產總值的二氧化碳排放量是2.8公噸(1公噸=1000公斤),而印度是1公噸。”
  由此可以想見,即將召開的哥本哈根會議究竟是否能夠達到世人所期望的目標,尚待觀察。
  當前全世界的人們在氣候問題上都把目光集中在技術與減排和節能上,并已經采取了廣泛的社會行動。不能否認,這些行動一定會取得一定的效果。然而,對于日益嚴重的氣候問題來說,這樣的行動恐怕只是杯水車薪了。人類什么時候能夠開發出能夠完全替代化石燃料的實用型新技術,目前還是一個未知數。世界各大城市定期關停夜景燈,更只是一種象征。百姓中自發興起的“碳足跡”倡議,其精神著實讓人敬佩,但顯然這不是解決氣候問題的根本之道。何況,在社會生產方式與相應的生活方式沒有徹底改變之前,這樣的“群眾運動”能否持續也是個問題。
  所以,氣候問題構成了對于全人類的最大的挑戰。
  科學家們的研究成果已經表明,當前的世界氣候變曖,是近代以來工業化的生產方式,以及由此而決定的現代生活方式產生的必然結果。因此,要徹底改變全球氣候變曖的趨勢,其根本出路仍然在于社會生產方式以及與之相適應的生活方式的變革。換句話說,人類已經面臨著社會生產方式的革命,只有通過這種革命,才能使人類避免走向滅亡的可怕結局。
  如果說過去世代以來的歷次社會生產方式的革命或變革,都是人類“不自覺”的自發結果,那么,這一次則是完全不同了。因為這一次的革命不是哪一個國家的問題,而是全世界的問題,是真正意義上的“人類生產方式”的革命了。從這個意義上來說,“世界大同”已經是人類發展的內在要求和必然趨勢,而不再只是千年的人類夢想了。也因此,我們需要超越國家利益、超越民族意識的理論指導。在全球氣候問題面前,止于國家利益、止于階級立場、止于個人理性的各種理論,皆可休矣!

路過

雞蛋

鮮花

握手

雷人
分類:

大話財經

關鍵字: 水價 氣候 人類

免責聲明 免責聲明

     
陕西11选5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