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頁 > 培訓資訊首頁 > 文章詳情

透視歐洲貿易保護主義背后的玄機 (1)

作者: 佚名  上傳時間:2009-12-25  瀏覽:98
  2006年歐盟以保護部分成員國鞋類生產企業為由,分別對中國和越南鞋類產品加征了16.5%和10%的反傾銷關稅。三年過去了,這一保護措施也的確發揮了一定“作用”,使得歐盟自中國和越南進口的鞋類銷量減少了5%。就在人們以為這項反傾銷關稅即將壽終正寢之時,在西班牙、意大利等國的壓力下,歐盟委員會宣布,自2010年1月起,上述措施或將再延長15個月,理由是,希望給相關成員國制鞋企業多留出一點產業升級的時間。
  不能不說,這一解釋本身是缺乏說服力的。人們有理由質疑:如果這些歐洲鞋類企業在過去三年時間里都無法順利實現轉型,難道再多15個月就可以扭轉乾坤了嗎?如果歐洲制造的鞋子真的走的是名家設計和純手工打造的高端路線,那么,又何須擔心來自中國和越南靠機器生產出來的中低端產品的競爭呢?
  顯然,歐洲鞋并不像傳說中那般神奇,而歐洲消費者也并不都那么迷信傳說。手工和高端定位決定了它只能迎合少數人的高尚品位和支付能力,而無法滿足大多數歐洲人的日常消費需求——考慮到歐洲昂貴的勞動力成本,硬要讓鞋子在歐洲成為一種勞動密集型產品顯然是行不通的。可以肯定的是,數千家歐洲鞋類企業若要生存下去,只有很少一部分能走“小而精”的高端路線,而其他絕大多數企業則只能選擇將產業轉移到發展中國家去。這是由生產成本和客觀經濟規律決定的,而不以任何人的意愿為轉移。
  從近年來歐盟貿易政策屢屢被少數成員國挾持、中國企業一再被歐盟以反傾銷、反補貼予以“特別關照”的經驗看,出現這樣的結局并不令人感到十分意外。事實很清楚地擺在那里:中國和越南出口讓出的真空地帶被印尼、泰國等其他發展中國家迅速填補上,歐洲鞋業并未奪回市場;除非歐盟愿意與整個世界為敵,否則單單對中國和越南設障絲毫不能挽救歐洲鞋業正在沒落的現實。因此,歐盟委員會再次將矛頭對準中國和越南不但是沒有道理的,而且注定將成為徒勞之舉。
  然而,歐盟委員會這回卻分明擺出了“知其不可而為之”的姿態。原因很簡單,因為歐盟委員會負責人及各成員國派駐歐盟委員會的代表都是標準的政治家。在西方政治體制下,結果是什么并不重要,態度和行動“政治正確”才是至關重要的。
  對于中國而言,最意外的莫過于,事前一度誓言將阻止這一措施的德國等三個歐盟成員國突然180度地臨陣倒戈,使歐盟又一次失去了擺脫被保護主義操控的機會。從國際經濟外交視角衡量,這樣公然的出爾反爾也是冒著損害國家信譽的風險。
  一些評論認為,這主要是因為德國在其他一些議題上需要得到西班牙、意大利等成員國的支持。也就是說,中國和越南不過是“碰巧”成為了歐盟成員國之間政治交易的犧牲品。
  這種說法當然有一定道理,但似乎過于表面化(試想一下吧,歐盟對于來自中國和越南的鞋類加征進口關稅,受損最大的除了中國本地鞋商外,更主要的是像阿迪達斯這樣來自德國的跨國企業。如果沒有更強有力的理由,很難相信德國會做出這種取舍!)。筆者認為,更深層次的原因或許在于,歐盟的經濟核心圈——歐元區內部當前正面臨激烈的利益分配沖突,作為歐元區事實上的領導者,德國若不能及時轉移這種壓力,整個歐元區或許將陷于崩潰。這絕非危言聳聽。哈佛大學經濟學教授、美國國民經濟研究局主席馬丁-費爾德斯坦近日就指出,包括西班牙、希臘、愛爾蘭、葡萄牙、意大利在內的一些歐元區成員國內部都潛藏著從歐洲單一貨幣體系中“一走了之”的沖動。
  矛盾的根源可以追溯到歐元的創建之初。無可否認,對于歐元區成員國而言,單一貨幣的問世,簡化了交易成本,從而極大地促進了區內貿易融合。但一種貨幣的背后,卻又埋下了兩大隱患,這在經濟繁榮階段或許并不明顯,而當危機一來便暴露無遺。
  對于歐元區成員國而言,第一個危機是貨幣政策獨立性的問題。當歐洲央行代替各國央行制定貨幣政策時,也就意味著各國失去了獨立決定何時收縮貨幣、何時放松貨幣的權利。舉例來說,德國與西班牙兩國經濟狀況的對比便很能說明問題:德國目前的失業率約為8%,而西班牙的失業率則高出一倍還不止——約為19%。由于歷史原因,德國在歐洲央行貨幣政策制定上具有較大影響力,歐洲央行繼承了德國央行控制通脹優先的穩健作風,導致在整個反危機過程中,歐洲央行并不像美聯儲和英格蘭銀行一樣敢于實行大膽的定量寬松貨幣政策。這使西班牙、意大利等經濟韌性較為脆弱的國家深受其苦。當二季度德法在歐元區內部率先復蘇時,其他國家經濟復蘇明顯滯后。
  第二個危機是統一匯率帶來的分配效應不同。理論上講,歐元的匯率水平應當是16個成員國貨幣實際匯率水平的一個折中,它必須綜合反映所有成員國的競爭力、勞動生產率和貿易盈余狀況等因素。如此一來,原來貨幣最堅挺的國家(如德國)事實上將成為最大受益者——因為如果西班牙和德國還分別以比塞塔和德國馬克作為貨幣的話,那么貿易收支方面的差別將導致馬克升值、而比塞塔貶值。費爾德斯坦認為,由于有了歐元,德國便可避免馬克大幅升值的局面,從而繼續擴大其貿易順差;而原來貨幣相對弱勢的成員國則在實際匯率走強的情況下,不得不蒙受更大的貿易逆差。
  統計數據也完全可以支持這一假說:自去年8月以來的一年內,德國創紀錄地實現了1750億美元的貿易順差,有力地拉動了其經濟迅速復蘇;而西班牙則在此期間出現了840億美元的貿易逆差。
  因此,將德國轉而支持延長鞋類進口關稅的行為,視為試圖安撫西班牙、意大利等歐元區受損成員的舉動,無疑是合乎邏輯的。
  不能不說,德國等歐洲國家的焦慮有一定現實理由。但更要看到的是,當前全球經濟衰退的陰霾并未徹底消散。近日爆發的迪拜債務危機就折射出冰山一角。一旦中歐之間因為短期利益而引發大規模貿易保護戰,對全球經濟復蘇的信心將構成毀滅性打擊。這既不符合中國的長遠利益,也不符合歐洲的長遠利益。

路過

雞蛋

鮮花

握手

雷人
分類:

大話財經

關鍵字: 歐洲 貿易保護主義 背后 玄機

免責聲明 免責聲明

     
陕西11选5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