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頁 > 培訓資訊首頁 > 文章詳情

請教曾毅教授:漏報的女嬰能不能生二胎? (1)

作者: 佚名  上傳時間:2009-12-25  瀏覽:105
  最近北京大學人口學教授曾毅又在《時代周報推銷他的他的二孩晚育軟著陸方案,與胡鞍鋼一唱一和,遙相呼應。
  曾毅說:“我們的建議是,逐步平穩過渡到城鄉婦女年滿28歲都允許生二孩。因地制宜,研究確定一個各地不同的二孩政策放寬起始年齡(例如,34-35或33-35歲)。然后,每隔一年普遍允許生二孩的低限年齡下降一歲,至2015年前后在城鄉實現年滿28歲婦女都允許生二孩的軟著陸。同時,通過宣傳教育與社會經濟激勵機制大力提倡鼓勵適當晚育間隔。為了避免群眾因怕政策變化而搶生造成生育堆積,建議一開始即鄭重宣布年滿28歲婦女都允許生二孩的新政策決不會再收緊,給群眾一顆定心丸,以大大降低二孩晚育軟著陸的難度。”
  曾毅的二孩晚育軟著陸方案的依據是停止計劃生育、甚至全面放開二胎后會出現很高的出生堆積高峰。我早已駁斥了曾毅的堆積高峰的觀點。這里再簡短重復我2008年的觀點:
  計生委擔心停止計劃生育會出現出生堆積高峰。其實1960年代出生的婦女基本上已沒有生育意愿或能力,補償性生育得指望1970年代出生的婦女。1970-1979年這10年共出生11059萬女孩,以每年死亡0.22%計算,到2008年的時候還剩下10235萬。計生委數據顯示,中國現在育齡婦女中36%左右接受了輸卵管結扎手術,永久絕育了。畢竟愿意做輸卵管復通手術的人很少,即使做了成功率也不高。并且被結扎的婦女大多已生2胎或以上,本來就不大可能準備再生育。剩余64%中又有30%不孕(女性從27歲開始生殖力就明顯下降,1970年代出生的女孩都已經算是高齡育齡婦女了),算下來1970-1979出生的女孩只有45%(4600萬)尚有生育能力。而目前生育意愿只有1.73,她們中的大多數已經生育了一個孩子,這4600萬婦女還有再生3360萬孩子的意愿。現在年輕一代普遍晚育。2008-2012年以1970-1974出生的婦女為搶生主力,2013-2017年以1975-1979出生的婦女為搶生主力,平均每年搶生336萬人,這已經是較高的估計了。十年之中,可能前幾年偏多一點,達到五百萬左右,后幾年偏少一點,可能只有一、二百萬。
  曾毅教授也認為印度由于人口數量優勢,今后實力將超過中國。那么為什么這么擔心中國的出生高峰?印度現在生育旺盛期婦女人數比中國還要高,總和生育率還有2.7左右,每年出生2500萬左右孩子。中國即便停止計劃生育,生育率也不可能達到2.7的,每年出生人口不可能達到2500萬的。如果真的能夠達到2500萬,那是天大的好事,而不是壞事,因為中國1960年代中后期每年出生人口接近3000萬,1980年代后期也還有2500萬。每年出生2500萬對于目前每年出生1300萬來說算是“堆積高峰”,但是對于1980年代來說算是常態,對于印度這樣總人口比中國還少的國家來說也是常態。有什么好擔心的?我擔心的是即便停止計劃生育,堆積高峰不是太高而是太小了,每年出生人口連2000萬(甚至1800萬)都達不到。
  曾毅教授還有一個思想誤區,總覺得出生人口越平穩越好,其實人類數千年,出生人口從來就沒有平穩過。出生高峰對于今后的經濟發展只有好處而少有害處,比如日本1940年代后期的高峰奠定了三十年的繁榮。美國現在能夠獨霸江湖,就是因為有兩次出生高峰(戰后一次,1980年代之后一次),而日本和歐洲人口倒是平穩下來了,但是經濟卻開始走向衰退了。我是山里人,我就喜歡高峰,無限風光在險峰。如果中國停止計劃生育真的能夠出現一個堆積高峰,那么中國就有救了!
  曾毅不能睜開眼睛從歷史角度看待人口問題(連5年、10年的眼光都沒有),只能閉著眼睛在內心里擺弄幾個數學模型。應該說曾毅在微觀戰術上算是有水平的,能夠在國際國內權威期刊發文章,并與田雪原一樣榮獲中華人口獎。但是卻毫無戰略眼光,他的所有戰略研究全部是錯誤的,但是卻有效地阻攔了人口政策調整。用曾毅這樣的微觀學者的觀點來指導宏觀政策是危險的!就像不能將一個善于在街頭打小架的小混混派出指揮一場戰役一樣。
  比如實行獨生子女政策之后,中國出生性別比不斷攀升,但是曾毅在權威雜志發表文章,認為是女嬰漏報,導致中國錯過了治理性別比的時機。1992年調查第一次出現低生育率時,曾毅在國際國內權威雜志發表文章認為是出生漏報,并將生育率篡改成1.8,從而一再阻止了人口政策調整。現在曾毅又用“堆積高峰”來阻攔人口政策的根本性調整。
  但是2000年人口普查和2005年1%人口抽樣調查并沒有將“漏報”的女嬰和“漏報”的孩子找出來,說明當年出生性別比失衡是真實的,中國也確實只有1.2-1.3左右的生育率。想請曾毅教授談一下,根據您的“二孩晚育軟著陸”方案,“漏報”的數千萬女嬰嫁人之后(數千萬光棍有福了)能不能生二胎?什么時候可以生二胎?
  曾毅教授還認為中國的世代更替水平是2.1,這是根據正常的出生性別比來計算的,看來曾毅教授還是念念不忘被您“漏報”的數千萬女嬰。請曾毅教授還是先找出“漏報”的女嬰和生育率之后,再推銷您的二孩晚育軟著陸方案吧。

路過

雞蛋

鮮花

握手

雷人
分類:

大話財經

關鍵字: 教授

免責聲明 免責聲明

     
陕西11选5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