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頁 > 培訓資訊首頁 > 文章詳情

中國需要新迪拜來淘汰老迪拜――時評402

作者: 佚名  上傳時間:2009-12-25  瀏覽:86
  中國的老迪拜是指什么?筆者認為,中國的樓市已經相當于迪拜樓市。中國的新迪拜在哪?筆者認為,需要向迪拜學習。學什么?筆者認為主要是學習1995年建立的迪拜國際金融中心(DIFC),如允許100%外資,零所得稅和營業稅,資本及利潤可100%匯回,無外匯管制,美元為主的交易體制,高標準、透明的操作環境,對洗錢進行嚴格監管,象紐約、倫敦、香港一樣成在岸金融中心,不同于離岸金融中心。筆者認為中國需要新迪拜來淘汰老迪拜,同時對當下中國的國際金融中心提出新的不同意見。
  作為類似迪拜的中國“老迪拜”是什么樣子?它相當于迪拜泡沫破滅前的什么程度?
  筆者認為,大連國貿中心大夏420米高已動工,陜西省信息大夏191.5米成為西北第一高樓,溫州世貿中心68層成浙江第一高樓,南京投資11億建設江蘇第一高樓,天津在未來幾年內將建成4幢近百層高達300多米的商貿大樓,等等,預計未來10年中全世界最高的20幢建筑有一半在中國。今年中國房價上升40%,那么中國樓市相當于迪拜泡沫破滅前的什么程度?筆者認為,已經達到85%,如果任其發展,很快就會成為迪拜在中國樓市的上演。
  全球未來最高建筑50%在中國,與全球起重機50%在迪拜形成鮮明的對比,這不是迪拜的中國版本又是什么?
  那么新迪拜會是什么樣子?與現在的上海國際金融中心又有什么區別?
  筆者認為,把迪拜國際金融中心的方法復制到中國內地如黃山市,把迪拜國際金融業的規則延伸運用到產業中去,使實業與虛擬經濟一體化,加強對接和相互轉化。黃山市通過徽杭高速、滬杭高速,從原來滬徽車程的12小時,縮減到7小時,效率、競爭力、人氣上都能增加1.6倍。
  現在的上海國際金融中心走的是英美路線,與產業無關,在金融產品設計上、在金融各類產品的交易上抵押上拍賣上發布上展示會上等層出不窮。筆者認為,吸收伊斯蘭金融債券方式投資收益權而非管理權與迪拜的DIFC復制到中國產業中去。
  目前伊斯蘭債券總市值達到8220億美元,現在已經有人擔心,迪拜破產后,伊斯蘭債券將會是繼雷曼兄弟的迷你債券之后的新一代“有毒資產”。既然這是種“有毒資產”,中國還有必要復制嗎?
  筆者認為,這需要理性的認識。全球外貿失靈,變成迪拜經濟的“火車頭”失靈了,這個靠外貿中轉站興國的自然就衰落了。如果火車頭很好,那么迪拜就仍然繁榮昌盛。那么中國內地大灶新迪拜,是一種新型方式,緊貼中國的制造業、金融業、高速公路、高速鐵路,從輻射角度來講也提高1.6倍范圍左右。實際上,中國過去那種經濟開發區如何與迪拜的國際金融中心、伊斯蘭債券相嫁接,才是打造中國新迪拜的思路。放眼全球,經濟已經衰退,這表明現在處于經濟的山谷中而非波峰上,泡沫已經擠去,凹地中打造中國式迪拜比較安全。

路過

雞蛋

鮮花

握手

雷人
分類:

大話財經

關鍵字: 中國 需要 淘汰

免責聲明 免責聲明

     
陕西11选5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