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頁 > 培訓資訊首頁 > 文章詳情

迪拜之殤是國際金融危機的“強余震” (1)

作者: 佚名  上傳時間:2009-12-25  瀏覽:111
  

  自從美國雷曼兄弟破產以來,國際金融危機迄今為止已經延續了6個季度。從目前來看,歐美國家經濟都出現好轉,許多國家也選擇退出各自的經濟刺激計劃。一時間,人們對世界經濟的看法都顯得頗為樂觀。在此當口,迪拜當局的國有企業迪拜世界突然宣布要推遲6個月償還到期債務,引得整個國際金融市場劇烈動蕩。或許,人們更容易將迪拜債務危機看成獨立事件,認為迪拜債務危機與國際金融危機是兩碼事,然而,筆者卻認為,迪拜債務危機是國際金融危機這場世界經濟大地震的“強余震”。
  追本溯源,迪拜債務危機的隱患并非今天才有。近些年來,迪拜政府與其所屬開發公司在全球債券市場大舉借債,籌措投資資金。在國際經濟形勢看好之時,鋪天蓋地的新債足以覆蓋住舊債的還本付息要求。不過,由于國際金融危機的滯后影響日益展現,迪拜經濟也必然要為國際金融危機“補課”。既然這些投資規模龐大的項目卻難以在短期實現盈利,自然也就不會再有人為此埋單,迪拜爆發債務危機因此也是十分自然的。
  迪拜地處海彎沙漠邊緣,本為不毛之地。迪拜在近些年來之所以會成為國際資本的集聚地,在很大程度上是因為迪拜經濟的發展“錨定”了阿拉伯半島豐富的石油資源。盡管迪拜這一畝三分地本身并沒有豐富的石油資源,但作為中東國家的傳統經濟貿易中心與航運樞紐,其他中東國家依靠出售石油換取的高額美元卻能夠被迪拜這個海綿大量吸附,在前些年油價迭創新高時更是如此,由此催發了資金流入的滾雪球效應。
  國際金融危機爆發以來,國際市場石油價格大幅度下跌,即使現在國際油價有所反彈,目前的價格也僅相當于去年上半年歷史最高點的一半。實際上,石油價格是支持迪拜繁榮的實體經濟背景,金融、貿易、房地產的飛速發展離不開這一實體經濟背景的支持。現在看來,這一實體經濟背景并不十分牢固,在國際金融危機的壓力之下,迪拜這種擊鼓傳花式的繁榮雖然能夠“挺”過一時,但迪拜并不是被國際金融危機遺忘的角落,迪拜的繁榮也必然要隨著債務危機的出現戛然而止。
  國際金融危機是迪拜債務危機爆發的導火索。具體來看,國際金融危機對迪拜債務危機的波及作用主要體現在以下方面:
  首先,在國際金融危機爆發之初,國際熱錢在從國際金融市場大舉撤出的同時,需要尋找到新的投資熱點,而當時迪拜經濟正處于熱火朝天階段,對國際投機資本的吸引力自然會十分明顯。眾所周知,迪拜債務危機爆發前,好萊塢的電影明星、體育界的球星投入巨資到迪拜購置房產,短時間內迪拜引來無數億萬富翁,因而迪拜的許多“成就”名噪一時,如世界上唯一的七星級酒店阿拉伯塔、世界最高建筑迪拜塔、還有棕櫚島、世界地圖島、世貿中心、室內滑雪場等。據說,棕櫚島上的2000多棟豪華別墅曾在一個月內銷售一空。不過,2009年下半年以來,主要發達國家和發展中國家的經濟陸續好轉,各種國際資本也逐步向這些市場回流,在國際金融危機重“不差錢”的迪拜也終于是羅鍋子上山,前(錢)緊。
  其次,迪拜執行的本國貨幣迪拉姆與美元掛鉤的政策也間接誘發了此次迪拜債務危機。有報道說,從去年到今年,美元的貶值導致迪拜和海灣地區物價飛漲,通貨膨脹率連續數月高達兩位數。由于實行與美元掛鉤匯率,美元的貶值則意味著迪拉姆貶值,而迪拉姆貶值引發迪拜經濟的衰退,這在一定程度上成為了迪拜債務危機的導火索。
  再次,國際金融危機所造成的資產縮水也間接影響到迪拜經濟的發展。據說,迪拜世界在2007年斥資51億美元,購入美國娛樂業巨頭米高梅公司近10%的股份,但由于金融危機的緣故,米高梅的股價后來一度從當時的84美元降至16.8美元,迪拜世界的自有資產貶值。從這個角度來看,或許迪拜世界早已資不抵債,只不過因還債時候未到還可以隱瞞一段時間。現在,到了該還債的時候,“楊白勞”才告訴“黃世仁”:我差錢。又如,迪拜其它投資公司花費近30億美元購入了德意志銀行和渣打銀行的股份,但這兩家銀行的股價也曾經大幅縮水。
  總之,迪拜債務危機看起來是孤立的,實際上與去年下半年以來爆發的國際金融危機之間具有很強的內在關聯。不難看出,迪拜債務危機可以說是國際金融危機這場震撼世界經濟大地震的“強余震”。或許,這種“強余震”不會是最后一次,但絕對是有震撼力的一次。如果說國際金融危機是世界經濟的8級地震,那么,迪拜債務危機至少夠得上6級以上余震。
  從世界經濟的未來走勢來看,迪拜債務危機不會從根本上扭轉世界經濟復蘇的大趨勢,但會對復蘇節奏產生影響。畢竟,迪拜之殤是國際金融危機的“強余震”,要放在一起來看才好。

路過

雞蛋

鮮花

握手

雷人
分類:

大話財經

關鍵字: 國際金融危機

免責聲明 免責聲明

     
陕西11选5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