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頁 > 培訓資訊首頁 > 文章詳情

重申以納稅為基石的政治倫理

作者: 佚名  上傳時間:2009-12-25  瀏覽:97
  本周,有兩條非常有評論價值的新聞:國家稅務總局首次用《關于納稅人權利與義務的公告》形式,明確了納稅人擁有14項權利與10項義務;重慶將對司法機關部分干部試水財產申報。我個人認為,本周最有價值的評論應該從針對這兩個新聞的評論中產生。
  為什么這樣講?理由是,如果說成都拆遷案中唐福珍自焚不治,城管挨打比攤販挨打多出100倍,百姓干多掙少,官員逼記者向著政府說話,飲料砷超標事件等等,都是值得“具體話題具體評論”的話,那么針對上兩條新聞的評論則是事關根本的“宏論”,可以這樣說,當我們講透了那兩條新聞背后的道理,再來分析那些可資評論的新聞事件,就一目了然,它們的內在聯系其實是那么的清晰。
  一個是納稅人的權利義務,一個是官員要申報財產,媒體發表的評論讓人喜不自勝,單是針對納稅人權利義務的評論,這一周我眼見的就有近十篇,比如“納稅人有權利,政府才會盡義務”、 “納稅人的權利不應止于稅務解讀”、“以納稅人的名義伸張權利”、“發布權利公告是尊重權利的第一步”、“納稅人權利等身,路還很長”等等。關注官員財產申報的評論,自新疆阿勒泰、浙江慈溪、湖南瀏陽、湖南湘鄉四地進行了財產申報制度的試點以來,就一直沒有消停過。
  一個是中央政府部門的具體工作,一個是地方政府的反腐措施,看起來毫無關系,實際上互為表里,即納稅是確立現代政治倫理的基石,公開官員財產是這一政治倫理的基本要求,只有深入理解這個道理,才會懂得中國社會種種的不公不平,歸根到底是政治倫理沒有完全建立,甚至顛倒混亂的產物。因此,在時下的中國,探討納稅人的權利義務和官員財產申報,必要而意義深遠。
  富蘭克林說,人的一生有兩件事是不可避免的,一是死亡,一是納稅。其實不然,并不是人類天生就是納稅的命,如果沒有國家政府,人們可以不納稅。現代政治常識告訴我們,人民之所以需要政府,是因為個人無力解決社會秩序、公共產品、公共環境等需求,人們通過繳納稅收的方式,供養國家行政機關,來實現公共服務和公共產品的需求。這就像小區的業主交物業管理費,要物業管理公司提供公共服務一樣。并且至為重要的是,人們擁有選擇、更換政府的權利。
  可見,納稅人納稅不是市場上的交易行為,把自己的財產所有權交換給政府,從此毫無關系,他們只是把自己的一部分財產交給政府管理和使用,仍然對那些財產擁有所有權,人民與政府就像一種信托關系。這些稅收中的一部分用來維持政府運轉,養活那些為納稅人服務的“公仆”,支撐起整個國家權力體系。
  與此相應,政府官員對納稅人(無論直接納稅還是間接負稅)應當有一種感恩情懷和服務意識,視為自己的衣食父母,而不是視自己為民眾的父母官。現代政治社會,絕不允許政府胡作非為,也絕不允許官員額外地將納稅人的錢中飽私囊。這就是現代社會公民納稅與皇權時代臣民納稅的根本區別所在。
  既然納稅人對稅收擁有所有權,對政府財政理所當然地擁有知情權、監督權,有權要求政府公布財政預算、公共部門賬目等財政信息;有權要求官員公開私人財產。如果不能做到這一點,公民不成其為公民,還是過去的臣民,自己納了稅,卻無權知道皇帝官老爺把錢用到哪里去了。
  這就是以納稅為基石的現代政治倫理,政府收稅的目的不是為了擁有強大的財政,也不是為了侍奉官員,而是為了更好地“為人民服務”,兌現政府的職責。并且,為了兌現其職責,越發要讓納稅人有知情權、監督權,形成有力的制約機制,保障公權力始終運行在為納稅人服務,而不是侵犯納稅人利益的軌道上,反之,則是政治倫理的顛倒混亂。
  基于這樣的政治倫理,我們再來理解唐福珍自焚,就會發現,這是公民無力保障自己私產的悲劇;官員要求記者向著政府說話,是官員仍把自己當老爺而不是當公仆的表現;城管打人,不過是“城管群體正在為制度積弊背黑鍋”;百姓干多掙少,“本質是個權利保障問題”;飲料砷超標,是如何擺正消費者與監管機構關系的問題。歸根結底,是政治倫理顛倒混亂的惡果。
  現代政治倫理蘊含的道理需要一而再再而三地宣講。當我們呼吁培養公民意識,高喊建立公民社會時,我們不要忘記,納稅人意識是確立公民意識的前提,因為納稅人意識是一種“主人翁”意識,否則,都是一個個彎腰弓背的假公民。

路過

雞蛋

鮮花

握手

雷人
分類:

大話財經

關鍵字: 重申 政治

免責聲明 免責聲明

     
陕西11选5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