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頁 > 培訓資訊首頁 > 文章詳情

美國經濟的三個預言 (1)

作者: 佚名  上傳時間:2009-12-25  瀏覽:86
  題記:在信用本位下,紙幣的價值體現在全球公眾對其價值的認可程度,而其本質在于國家信用,是由國家實力作為支撐的。美國的問題在于其國力已經無法支撐如此龐大的債務和貨幣發行量,其經濟結構的缺陷能否盡快被糾正并恢復到健康增長軌道上來,這還是一個疑問。
  在過去的8年中,美元總體呈貶值趨勢。美元作為二戰后的國際硬通貨,已經走過了其生命周期最輝煌的頂峰。在國際政治與經濟秩序中,國家整體經濟實力是決定性因素。美國將隨著美元的墜落而步入衰退,美國經濟如何走,將對世界經濟產生巨大的沖擊。
  美元貶值是大勢所趨
  在全球化世界里,自由流通的貨幣的匯率根本上取決于該國的政治和經濟實力以及國際影響力。這是一條隱藏在古典經濟學理論背后的簡單道理。回顧國際貿易結算和儲備貨幣發展的歷史,我們可以看到信用貨幣從英鎊變為美元,也是美國實力取代英國這一過程的必然產物。從每一個較短的時間間隔來看,美元的波動起伏會是明顯的,并不會輕易被取代,但是,相對和持續的貶值必然是常態。歐盟作為第二大經濟體,歐元和美元之間的博弈和此生彼落的角力將會是一個較長的過程。國際貨幣體系逐漸出現多個全球性寡頭和地區性強勢貨幣并存的局面,英鎊、日元、澳元等屬于后者,而隨著人民幣的逐漸國際化,也將加入這一行列。在亞洲是否會出現區域性國際貨幣,暫時還不具備條件。
  金融危機之后,美元貶值將不僅僅是美國國力轉弱的原因造成,也是美國經濟必然的應激性反應,美國需要弱美元以減低外債壓力、提高出口競爭力,未來仍需要印鈔票創造更大的流動性,刺激經濟活力,給自己恢復和振興經濟留出時間和空間。表面上看,釀成這一危機的導火索是金融體系的脆弱、華爾街的貪婪和過度投機,實質上是美國經濟結構中存在的嚴重不平衡和高風險。支撐美國巨額消費和赤字的根基從上世紀八九十年代的實體經濟已經被虛擬經濟取代,后者的規模遠大于前者,虛擬經濟中存在過多不可控制的風險因素,一旦被引爆,由于缺乏實體經濟的支撐,產生的連鎖反應必然使國家經濟陷入困局。這種打擊是致命性的,盡管美國既往的軟硬實力雄厚,內傷仍無法避免。中國有句俗語“瘦死的駱駝比馬大”,美國固然不至于一夜衰落,但獨霸全球已經是昨日舊事了。
  作為注腳,股神巴菲特、商品交易大師羅杰斯的行動和觀點也很說明問題。巴菲特認為,政府加印貨幣,未來美元將繼續貶值,現在持有現金是最大的浪費,意指美元猶如廢紙,近期斥資400多億美元收購BNSF,做了他一生中最大一筆實業投資;羅杰斯認為,大宗商品必然價格上漲,每盎司黃金價格可能會達到2000美元,預測未來兩年美元會持續貶值。當然,這些洞悉美國經濟和國情的金融巨頭并非是徹底失去了信心,美國仍是世界第一強國,但是,手中的美元資產仍需要審慎的管理。
  美國必然走上貿易保護之路
  “9-11事件”促使美國人對其政治和思想意識形態開始反思,金融危機讓美國開始認識到自身的結構性缺陷。實際上,自從上世紀末互聯網泡沫破裂以來,不少美國學者認識到問題所在,近幾年已經有不少具有真知灼見的論著出爐。然而,美國兩黨政治本身的局限性以及經濟發展的慣性無法在短期內掉頭,直至金融危機爆發,美國才真正得到撥亂反正的機會。
  美國宏觀經濟中存在的虛擬化和空洞化問題,美國經濟學界不可能完全沒有理解,缺乏的只是共識和對政策的推動力。美國經濟的產業結構出現的制造業與金融業發展比例失衡現象,現在已經到了必須回調的時刻。無論是誰主政,都不得不采取相應對策,當然,民主黨政府更傾向于采取更強力的舉措。
  20世紀70年代以來,美國歷次經濟復蘇首先體現在工業生產,在典型的復蘇階段,工業生產增速在前兩年往往應該達到15%左右。而在美國標榜進入“信息經濟時代”以后,每次經濟調整和復蘇都是以商業和金融業為主,被視為傳統經濟推動力的工業生產幾乎沒有任何變化。美國的制造業升級和轉型,在銷售額、就業和已實現利潤等方面貢獻甚少。
  美國經濟近20年的總體表現是制造業生產的日趨下滑和支出的不斷擴張,制造業的利潤遠遠不能支撐高消費水平,支撐美國消費的是金融投資性收益和借款。美國國民收入表現為收入驅動型支出大幅下跌,而負債驅動型支出急劇上漲。次貸危機爆發前,住房價格不斷上漲,住宅的消費者實際上是用大量借款來補償其收入的下降。不僅美國人在借債消費,美國政府也如此,而這正是高度全球化的世界經濟和美元壟斷地位帶來的結果,美國不斷印著代表IOU(我欠你)的借據的“綠背鈔票”,購買世界各國的商品用于消費,全世界為美國提供債務融資,利潤主要來自信貸而非真正的財富創造過程,自2001年以來美國經濟“復蘇”期間所發生的增長,更多的是資產泡沫和債務泡沫,即使沒有金融危機這樣的突發事件,美國的雙赤字也無法永久支撐這樣的經濟模式,泡沫最終會被吹爆。
  如果說虛擬經濟的增長等同于虛擬的增長,這顯然過度貶損了美國經濟的基體。認識到了制造業仍是國民財富創造和償還國外債務的收入來源,以及虛擬經濟無法替代實體經濟,兩者要保持適當的比例協調發展,美國政府所應采取的對策只有一個,那就是重建和夯實實體經濟基礎。這一政策的出發點必然是從找回制造業的就業機會開始,美國無需為選擇貿易保護主義尋找更多的理由。
  華爾街將上演一幕“最后的癲狂”
  在一國經濟中,有形資本的增長是提高勞動生產率以及創造高收入就業崗位的決定性因素,對工廠、生產設備以及商業和民用住宅進行資本性投資,是創造真正財富的過程。美國金融投資收益和借貸過多地流向了消費和進一步的金融投機,金融市場異常強大的財富效應對資金產生了實業投資無法比擬的誘惑,而美國為了重新崛起,必須引導資本投入實體經濟,這就要求從追求投機收益的華爾街分流,這是困難的,也不符合美國自由市場經濟理念。然而,一個錯位和失衡的經濟,不經過痛苦的改造,永遠無法實現持續性的復蘇,最有可能的情況是,華爾街將上演最后一幕“癲狂的盛宴”,然后因自身無力支撐而轟然倒地。那是才是美國經濟真正走出惡性循環的起點。我們無法預料這一天何時到來,唯一能做的是睜開雙眼,密切關注美國金融市場的漲落,避免成為殉葬品。而從另一個方面來看,未來的中國應吸取日美兩國從巔峰到衰落的教訓,走好自己的路。

路過

雞蛋

鮮花

握手

雷人
分類:

大話財經

關鍵字: 美國 經濟

免責聲明 免責聲明

     
陕西11选5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