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頁 > 培訓資訊首頁 > 文章詳情

美國崛起的八字方針 (1)

作者: 佚名  上傳時間:2009-12-25  瀏覽:195
  一片人煙稀少的蠻荒之地、人口只有300多萬、人均收入遠低于當時的世界強國(英國、法國、荷蘭)、分散孤立為13個殖民地,用了百多年時間,巍然成為地球上最強大之經濟體。自1900年起,美國經濟規模就一直遠大于她后三名之總和。
  一個幾乎沒有什么軍事力量、不參與歐洲和世界事務、決心偏安一隅的北美小國,百多年后,竟然完全主導了兩次世界大戰,并依照自己的愿望重新規劃了戰后世界秩序,成為地球上最強大的軍事帝國。
  一個多民族、多宗教、多語言的移民國家,原本沒有什么著名大學和研究機構,上流社會之教育完全仰仗英國和歐洲大陸,百多年后卻發生驚天大逆轉,赫然成為全球教育、科技、金融、學術、文化最發達之地區,成為全球最優秀人才首選之地,成為全球多方面創新之先鋒和典范。
  不管你是喜愛還是憎恨,是羨慕還是嫉妒,是崇拜還是輕視,是希望借鑒還是打算批評。美國200多年之興旺發達和當代美帝國之全球霸權,都是無法回避的現實。
  你可以說美國是天賜好運,是歷史偶然,是機遇巧合,是誤打誤撞,你可以堅信美國終究必然衰敗,甚至你可以現在就宣告美國已經衰落,你可以認為美國沒有什么了不起,甚至可以宣告美國是“邪惡帝國”(譬如俄羅斯歷史學者Dimitry Orlov就宣告前蘇聯和美國都是邪惡帝國,理應崩潰)。然而,美國霸權崛起之歷史卻總是從腦海和心理上揮之不去,迫使我們思考再三。即使要證明她必將衰落或已經衰落,我們也要找到讓自己信服的理由。
  今天,當中國人和全世界開始熱烈議論中國崛起和中國模式之時,系統、深刻、全面檢討美國霸權崛起之歷史,尤其顯得必要和緊迫。常言道:“它山之石,可以攻玉”。大國興亡之道,縱然沒有必然規律,鑒察比較理所當然。
  我將美國200多年霸權崛起之“秘訣”或經驗,概括為“八字方針”,即:制度、教育、科技和金融。制度是根本,教育是基礎,科技是先導,金融是工具。或許,任何國家要成為(或已經成為)富裕發達之強國,都必須(或曾經)遵循了此八字方針。羅斯福、基辛格、克林頓或無數美國優秀分子都曾經以不同方式精辟總結過“美國模式”。簡言之,美國模式就是:以個人主義為最基本價值理念,以主權在民和權力制衡為基本政治制度,以保障私有產權和自由市場競爭為基本經濟制度,以實現個人自由、富裕、幸福為基本目標。
  且讓我簡要分析一下美國霸權興起的“八字方針”。
  先說制度是根本。縱觀人類以往一切歷史,政治制度最根本之目的,乃是確保社會之秩序穩定和創新活力。政治制度之設計和安排,既要確保社會政治和經濟體系之穩定,同時又要確保讓每個人能夠最充分發揮自己的聰明才智、想象力和創造力。迄今為止之美國歷史,證明美國政治制度成功實現了兩個最核心功能。美國制度根本優越之處,約有四端:其一、天賦人權和主權在民(即林肯最有名的概括:The Government of The People, By The People, For The People)。其二、權力制衡和三權分立。其三、政治權力平穩過渡。其四、政府權力有限論,即主張小政府、大市場。
  美國政治制度之設計,精神理念源自新教信仰,學術思想源自英國哲學家和經濟學家洛克、休謨、斯密和法國啟蒙思想家,實際規劃則歸功于建國之父們的高瞻遠矚和運籌帷幄。三大關鍵人物則是華盛頓、杰斐遜和漢密爾頓。
  凡是對美國稍有了解之人,皆知美國人民對華盛頓之尊崇可謂是無以復加,說是“造神”絕不為過。我曾經嚴肅請教美國歷史學者:華盛頓對美國最偉大之貢獻究竟是什么?答案既不是領軍贏得獨立戰爭,不是主持制定美國憲法,亦不是全票當選美國首任總統(毋庸置疑,三者皆是蓋世功勛)。美國歷史學界和普通人民認為,華盛頓對美國最偉大和最持久之貢獻是:其一、他堅定主張軍事力量必須受民選政府節制(獨立戰爭剛一結束,華盛頓即向議會辭去總司令之職,卸甲歸田,絕無擁兵自重、成為軍閥之念想),從而開啟軍事力量從不干預政治運作之先河。其二、他堅辭“美國國王”或“終身總統”之盛請,連任一屆總統之后即歸隱田園,此一偉大先例,為美國政治權力平穩過渡奠定堅實基礎。后世縱有“強人”出世,亦不好意思或自覺沒有資格膽敢超越華盛頓(后來憲法約束是另一回事。羅斯福連任三次是因戰時特殊情況)。
  次說教育是基礎。比爾蓋茨有言:百年來美國能夠始終雄踞全球創新最前沿,實賴美國優良之教育體系。時至今日,全球20所最好大學里,美國有17所,前50名大學里,美國占39所。過去半個世紀以來,美國造就了全球90%的諾貝爾獎金得主!美國教育體系之理念和運作機制,確實最值得中國人民深入研究和謙虛學習。美國教育之根本優越之處,約有六個方面:(1)精英教育和平民教育和平共存、相得益彰。最頂級大學(多數為私立)為國家和全球培養最頂級之人才,輔之以無數州立大學和市立大學(多數為公立),確保絕大多數人有上大學之機會。美國大學各具特色、各呈異彩,絕無今日中國大學“趨同”之弊。(2)確保教育機會公平公正。(3)堅持教師、教授和學者治校,絕無官員和官僚治校之弊。(4)極端重視本國精神、宗教、文化之傳承和創新,尤其高度重視基督教精神和文化之弘揚。此為美國一切教育之靈魂。(5)無數偉大企業家深受新教倫理之熏陶,矢志不渝對教育和科學研究給以慷慨支持。19世紀之洛克菲勒和20世紀之比爾蓋茨,是最佳典范。(6)面向全世界的開放教育體系,以吸引全世界最優秀之人才為美國服務。百多年來,全球數之不盡的最優秀人才紛紛涌向美國,成為美國眾多領域創新之先鋒,實在是世界歷史之奇觀,亦充分證明美國教育體系和制度安排之優越。
  再說科技是先導。百多年來,美國科技創新為何始終能夠引領世界潮流?原因至少亦有六個:(1)完善優質的教育體系(稱得上是真正的素質教育體系)。(2)政府、企業、大學、民間智庫等多層次的科研體系。(3)完善的科技成果產權制度安排和激勵機制。(4)企業對科研的極端重視和全力支持。早在1875年,洛克菲勒就創辦了人類歷史上最早的企業內部研究所。(5)鼓勵創新、實驗和失敗的社會文化氛圍。(6)支持技術創新的強大金融工具。風險投資、私募基金、對沖基金等等令人眼花繚亂的金融創新手段,實乃美國科技創新之最重要支持力量。以Google Amazon Yahoo為代表的眾多高科技精英企業,皆是風險投資之杰作。
  最后說金融是工具,此工具最具威力。沒有人否認金融創新對美國崛起的極端重要性,沒有人否認今日美國擁有支配世界的金融霸權,沒有人不羨慕美國金融創新的無限活力和無限利益。然而,這一切難道是天賜好運?甚至是天上掉餡餅或少數人的“陰謀”?當然不是。常言道“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金融為促進經濟發展最偉大之利器,美國建國先驅們深諳此理。自立國之日起,美國就有明確的金融戰略,發明人就是天才絕頂的漢密爾頓(美國第一任財長,稅收、金融、銀行制度的總設計師)。美國金融歷史學者Robert E. Wright 和David J.Cowen說:“是什么讓美國和她的鄰國如此不同?是什么讓美國經濟獨領風騷?是美國人民很早就知道金融的極端重要性,是建國之父們從立國之日起就開始設計完善的金融體系。以漢密爾頓為代表的金融建國之父們深深懂得:金融才是拉動美國經濟起飛的神奇天馬,金融建國之父們就是那神奇金融馬車的駕駛員和引航員。”

路過

雞蛋

鮮花

握手

雷人
分類:

大話財經

關鍵字: 美國

免責聲明 免責聲明

     
陕西11选5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