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頁 > 培訓資訊首頁 > 文章詳情

未來需警惕短期投機行為帶來的風險 (1)

作者: 佚名  上傳時間:2009-12-25  瀏覽:82
  由《21世紀經濟報道》主辦的21世紀中國經濟年會今天上午在北京召開,以下為周其仁的演講實錄:
  周其仁:謝謝論壇的邀請!剛才洲偉講媒體喜歡提問題,我也挺喜歡提問題。我首先對媒體提一個問題,就是怎么這么快就變成后危機時代了?我相信這個提法今后很快會流傳開,雖然還不是一個很正式的提法,像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就沒有提,但是在媒體當中我相信這個詞很快會流行開。作為研究經濟現象的人,我就問危機為什么這么快就變成后危機?我提這個問題是,我們對未來都很多方面不完全知道,又希望知道,其中一個辦法就從我們過去的認識當中去吸取經驗教訓。就是我們當時對危機怎么估計的?這種估計里頭哪些是對頭的,哪些是不那么對頭的。
  原來不是說危機,我看全球對這個危機都是從估計不足轉向估計的過于嚴重,這是普遍趨勢。估計不足我們講了,因為最早是次貸,這么大美國,1萬來億美元的次貸不算什么事情,開始都是這個看法。但很快隨著世界的嚴重,人們的認識也會變得嚴重。流行的看法是這次美國金融危機波及全球,是百年以來最嚴重的。百年就是1907年最嚴重的,超過了1929、1933大危機,但是至少到目前來看實際情況沒有證明這樣的判斷,1929年到1933年持續了4年,失業率高達四分之一,無數的公司、銀行垮臺,無論從范圍、強度看,如果說現在后危機是一個確定的提法,至少這一波美國次貸引起的危機,看來沒有像1929年、1933年危機那么嚴重。這里頭我們總不罷休問什么道理,為什么看起來那么大的危機,滿打滿算一年多不到兩年,我們現在就開始討論后危機。我想首先談談對這個問題的看法。
  我想如果比較這場危機跟1933年的危機,至少在兩點上是不同的。第一1933年危機發生在資本主義,當時發達國家圈子內主要是在這個范圍內,然后影響全球。今天世界有很大的不同,今天的世界就是以中國改革開放作為一個契機,帶來了中國、印度、前蘇聯、前蘇東國家等一大批跟發達國家沒有多少貿易往來,沒有多少投資往來的這么一個經濟體。也就是全球有兩個很大的板塊。一個是人均工資差不多是100倍,與中國、印度、前蘇東國家,我們中國來講,印度來講,1%到3%這種水平,這兩個板塊過去是不碰撞的,來往很快的,冷戰的壁壘隔開的,隨著中國的改革開放,印度的開放,前蘇東的開放,這兩個板塊現在開始交融。從經濟學角度看,這里頭會激發巨大的比較優勢。因為比較優勢就是要互相比較,隔開就是不比較。開放就是使原來不比較的變成可以互相比較的。這里頭會帶來巨大的經濟增長的源泉和動力。
  因為如果一輛汽車年收入6萬到8萬美元原來只有這些工人可以生產,現在年收入3000美元,2000美元的工人也可以生產,這里頭產生極其巨大的替代、來往、產業轉移、結構重組。它也可以釋放巨大的力量,使得這兩個板塊的消費者都獲得巨大的利益。發達國家可以生產技術資本含量更高的產品。發展中國家后起之秀可以完成替代,可以完成產業的轉移。這個局面是1929年,1933年不能夠想象的,因此這次雖然發生很嚴重的經濟危機,但是全球這個基本面現在看來沒有改變。問題是金融出了問題,發達國家的進口出的問題,我們的出口出問題,是這么一個連續的過程。只要發達國家的金融穩定住,因為需求是通過金融完成的,金融穩定住這個需求就會穩定住,而這個需求我不是那么相信我們現在跟發達國家這么高的工資差我們的學習曲線提高,很多產品從不會做,到會做,會做的比較好。這里釋放的潛力可以到此為止。所以這個基本面我認為跟1929年,1933年是不同的。
  還有一點不同,1929年,1933年主要發達國家都是金本位的體制,也就是這個貨幣是掛在黃金身上,那么掛在黃金身上的貨幣它的好處是不能輕易的引發通脹,它的害處是在衰退和簫條的時候,各國當局沒有手段可以釋放貨幣來刺激經濟。1929年,1933年危機走出來,分別是美國、英國主要國家跟黃金脫鉤作為一個契機,脫了鉤以后這個危機很快就出來,今年這一次發生的危機,普遍發生在所有主要貨幣已經早就跟黃金脫鉤了,不再跟黃金掛在一起,完全是法定貨幣的時代。
  這個給各國刺激經濟,要不要刺激?當各國恐懼的時候要不要大手放資源?只要這個決策障礙突破,這個手段是有的。所以無論美國、歐盟、中國都大手的向市場當中注入了流動性,注入了貨幣。這個條件是法定貨幣時代提供的,我的看法實體層面分析是兩個大的經濟板塊,從格局、冷戰走向開放,然后激發巨大的比較優勢。本質上會造福這兩個國家的人民,也會引導整個全球的經濟增長速度,不論是發達國家的經濟增長速度,還是落后國家的經濟增長速度,都達到一個以前不能達到的高度。
  第二一旦金融出問題有一個后手期可以走,因為手里有大量的資源,因為美國的美聯儲可以直接用基礎貨幣去購買美國國債,過去講的超經濟發行,財政有問題貨幣直接就硬了,這兩個因素加在一起使得其實我們現在面對的這個危機,不可能簡單重復1929年,1933年那個條件下的危機。所以你看我們開始來勢洶洶,但是跟亞洲金融危機看來,差一點,沒有那么嚴重,亞洲金融危機差不多一年就過去了,這次全球經濟危機我們很快就討論后危機時代,在我看來跟這一點有關。
  具體到對中國經濟的影響,我們也有一個從估計不足到估計過于嚴重的這么一個過程。最嚴重的時候是2008年的10月份,因為這個時候受金融危機,高度依賴出口的經濟增長,出口掉下去了,出口的下調確實是史無前例,從每年平均增長20%、30%這種高速度,變成負的20%,里外里大概有50個百分點的下調。中國的工業大量依賴出口,所以剛才信產部的領導講了,工業掉下去,而工業是中國GDP增長主要的推動力。所以這樣連鎖反應全部出來,所以2008年10月的時候,對形勢有非常嚴重的估計。
  比如說經濟學界就有一個很有名的教授認為2009、2010年中國一定是負增長,不要說保8%,保0%都是非常困難,這種估計是跟當時的局面有關。但事后看由于中國政府采取了出手快,出拳重,4元億,另外加上三年7500億財政性醫改的投資。同時超出經濟研究人預料的,投資信貸超過過去10萬億,這是沒有想到的。當然還有實體經濟的原因,也超出我這樣的人的預料,出口大量打下去,民營企業就下去了。
  結果到今年一年以后,最嚴重的沖擊一年以后,我們看統計的數據,規模以上民營工業的增長勢頭出乎意料,比國有和國有控股部分平均你看每月的數都要超10到15個百分點之高。就中國這個經濟微觀上還是有一個非常強有力的發展沖動。個人、家庭、企業、地方。原來04年以來宏觀調控是怕經濟過熱,基本的政策,對內的政策是抑制性的,防止太熱翻車。這次一沖擊,把這些抑制性政策差不多全部解開,中國的微觀基礎看來還是不像發達國家。
  所以我們現在討論社保體制改革,當然要很好的改,很好的完善。但是社保體制不完善也有一個副產品,就是但是肯干,因為不干就沒了。所以你看農民工從2000萬回鄉,我注意鐵道部的記錄,回鄉不久又出來了,還在找新的機會。加上政策,加上銀行家到一起,中國的經濟很快就恢復回來了,不但不是什么保0%困難,負增長,而且今年8%沒有什么懸念。所以我的看法這些事情的發生從危機迅速變成所謂后危機,無論全球還是中國,事后來看它是有跡可尋的,我們要從我們所處的時代,從我們的基本格局,要從中國水平非常低的情況下開放,融入全球化,帶來全球基本格局的變化,我們從當今的貨幣制度,匯率制度來理解這場危機為什么來勢很兇,但是現在看去的也很快。
  往后看怎么看呢?我不做預測,我講思想方法。我說所有的企業家、地方領導人,政府的高級領導人,因為做決策要面向未來,明年怎么辦看估計,我們常常做事情受過去發生的影響,受慣性的支配,現在很流行的看法還是很擔心的,擔心這個增長不穩固,不可靠,這個是主流的看法,這個看法有道理。
  但是我想利用這個講臺的機會也提出另外一種可能性,這個慣性到底有多大的支配力。從數字來看,目前為止今年前9個月的數字,我們的投資對GDP的增長貢獻,7.7的貢獻是70%以上,消費的貢獻是4%,4個百分點的貢獻。出口是負的3.6%,加到一起就是7.78%,所以全年看這個慣性三架馬車,投資、消費、出口不會有很大的問題。
  我認為對2010年,2011年的影響出口多大程度可以回來,投資不會很快下去,消費也不會下去。關鍵是出口如果一上來,從負的增長,負的20%幾的增長,對GDP增長貢獻率從負的3.6%,如果變成負的2%的貢獻率,甚至變成0%的貢獻率,甚至變成正的貢獻率,那中國經濟就會有一個很高的增長,在2010年和2011年。
  這種局面并不是完全不會出現的,那么這種局面出現的時候,相應的非實體部門會帶來大量派生的效果。這主要就是大量投放到市場當中的流動性,它會在整個市場里漫游,可能由于各種情況在不同的產業部門,不同的地帶集結,會帶來相對價格較大的變動。一個時期之后是價格總水平難以抗拒。在這個局面下我認為我們要看好里面的機會,也要看里頭的危險。因為這些相對價格的變動,由于貨幣的推動不一定是持久的。現在流行的看法是說我們看不見通脹,因為CPI、PPI都是負的,我同意。現在確實按照傳統經典的定義,如果把通脹僅僅看作是消費物價指數,我們確實現在看不到通脹。
  但是也有一種貨幣理論認為,貨幣多了以后是物價總水平會變動,不單單是消費物價,我們怎么解釋黃金的價格呢?怎么解釋房價呢?土地的價格呢?解釋某些投資品的價格呢?所以我的看法未來幾年,如果說在最危險的時候,我們要看到危中有機的話,我們在未來經濟復蘇的時候,因為我的看法是復蘇某些失衡也會跟著復蘇,某些失衡復蘇,某些矛盾也會復蘇,當某些矛盾尖銳的時候,無論是全球還是中國政府這個政策重點,都有可能發生比較迅速的變化。這個其實認真的讀這次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它其實所有的要點都放在堅持走政策的穩定性、持續性,但是靈活性、針對性這個詞也用進去了。所以我們做未來決定的時候我們還是從很基本的方面看。
  我的看法,全球基本面,中國基本面都是非常好的,沖著這些基本面進行投資、技術改造、管理,一定在未來有很好的發展空間。但是對短期投機活動,如果過于積極的做反應,在未來有可能是比較大的危險。謝謝各位!

路過

雞蛋

鮮花

握手

雷人
分類:

大話財經

關鍵字: 未來 警惕 短期 投機 行為

免責聲明 免責聲明

     
陕西11选5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