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頁 > 培訓資訊首頁 > 文章詳情

人口究竟是負擔還是資源? (1)

作者: 佚名  上傳時間:2009-12-25  瀏覽:82
  在當今中國,許多人把人口看作是“包袱”和“負擔”,而不是看作是資源。例如,《都市快報》首席評論員徐迅雷先生在《中國人口太多這是一個常識》一文中說:“人口太多,地球不堪重負;人口太多,國家不堪重負;人口太多,社會不堪重負;人口太多,家庭不堪重負;人口太多,個人找不到工作不堪重負……”
  那么,人口究竟是負擔還是資源?下面從幾個方面來討論這個問題。
  1.“少生人口”何來“節約撫養費”?
  2009年11月6日新華網報道:“遼寧省統計局提供的數據顯示,按1970年育齡婦女生育水平計算,從1970年實施計劃生育政策以來,遼寧近40年間少出生人口3000萬人。從出生到16歲(按城市需要2.1萬元,農村需要1.1萬元)計算,少出生的這些孩子,可累計節省社會撫養費4800億元,相當于建設48個鞍鋼的總投資。”
  我認為,“少生孩子節約撫養費”并不是好事,理由如下:第一,如果少生孩子所節約的撫養費是儲蓄在銀行中而不用來消費,那么就減少了中國的內需,而“內需不足”已成為制約中國經濟增長的主要阻力。第二,如果少生孩子所節約的撫養費是用作其他方面的消費(例如買轎車、養寵物、去酒樓、洗桑拿),那么少生孩子所“節約的撫養費”其實也是花費掉了,只不過不是用來撫養孩子,而是用作其他消費。如果把這些錢財用來撫養孩子,那么孩子長大后還會創造出更大的價值。因此,撫養孩子具有雙重作用:一方面促進消費、拉動內需,另一方面是對未來的投資,是對家庭、民族、國家的未來的投資。
  “節約撫養費”這種說法,只有在一種情況下才是對的----這個孩子長大后是個只會吃飯而不會干活的廢物。如果人類都是敗家子,那么人口當然是越少越好。然而,人類社會發展的歷史表明:從幾千年前到現在,隨著世界人口總量的增加,人均財富也隨之增加。這就證明,在通常情況下,一個人一生中創造的價值大于他所消耗的價值,也就是說,人的價值是正數而不是負數。
  按照“節約撫養費”這種邏輯,投資辦教育是非常愚蠢的事,如果不辦教育,不就可以“節約了××元的教育經費”了嗎?按照“節約撫養費”這種邏輯,投資辦企業也是非常愚蠢的事,如果不投資辦企業,不就可以“節約了××元的投資費”了嗎?然而,我們知道,投資辦企業是為了獲得大于投資費用的利潤。同樣道理,撫養孩子的費用是一種有價值的投資,在正常情況下,孩子長大后所創造的社會財富一定大于撫養這個孩子的費用,所以人類社會才會越來越進步。
  2.人口越少,人均資源越多?
  有些人認為,自然資源是有限的,人口越多,人均資源就越少;人口越少,人均資源就越多。這種觀點實際上是一種“刻舟求劍”的觀點,它以為自然資源是固定不變的。而實際上,隨著科技的發展,人類能夠利用的自然資源是不斷增加的。從材料資源來說,最初人類只知道用木頭、石頭做材料,隨著科技的發展,逐漸開發了陶、銅、鐵、鋁、合金、塑料、光纖、復合材料、有機材料等等。從能源資源來說,最初人類只能拿木頭做能源,隨著科技的發展,逐漸開發了水能、風能、煤、天然氣、石油、太陽能、核能、氫能等等。
  有人說:“物以稀以為貴。人口越來越多,所以人越來越不值錢;人均自然資源越來越少,所以自然資源越來越稀缺。”這種說法顯然不符合歷史事實。從經濟學的角度來看,衡量一種商品的稀缺程度,一個主要的指標是看這種商品的價格。在市場經濟中,一種商品越稀缺,這種商品的價格就上漲;一種商品越豐富,這種商品的價格就下降。用“價格”這個指標來看,從幾千年前一直到現在,世界人口的總趨勢是越來越多,那么從表面上來看,人均自然資源是越來越少了。但事實上,從總體上來看,自然資源(例如鐵、鋁)的價格并未越來越貴。反而有一種資源,它的數量雖然越來越多,但價格卻越來越昂貴。這種資源是什么呢?就是勞動力資源。從總體來看,世界人口越來越多,但不論是富國還是窮國,工資水平都是趨向于越來越高的。
  為什么會出現這種情況呢?原來,人類所能利用的自然資源并不是固定不變的,從真正的意義上來說,幾乎沒有什么自然資源是真正“自然”的。例如,石油是一種自然資源,但石油沉睡在地下已經有幾百萬年了,對于人類來說,直到幾百年以前,人類懂得開發石油之后,石油才成為對人類有用的自然資源。可見,只有經過人力資源的開發,石油這種自然資源才顯示出它的價值。又如原子能,幾十億年前就有原子能這種自然資源了,但只是在幾十年前,人類才懂得開發原子能。
  那么,資源是有限的還是無限的?就某一種具體的資源來說,資源當然是有限的,例如石油。那么,當石油用完之后,是不是人們就不能開汽車了呢?當然不是這樣,因為任何一種資源都有其替代的資源。俗話說:“資源有限,創意無限”。只要科學技術在進步,資源永遠也不會枯竭。其實最根本的、最大的資源就是----人的智慧。在其他條件相等的情況下,人口越多,人類能開發出的自然資源就越多。從世界歷史來看,人類數量越來越多,表面上的“人均資源”越來越少,但由于科學技術在進步,人類利用資源的能力越來越大,所以實際擁有的人均資源反而越來越多,人們的生活水平也越來越高。
  3. 人口越多,失業率越高?
  有人認為,中國失業率高的一個原因是中國人口太多。事實上,人口數量的多少與失業率并沒有什么關系。例如,美國與加拿大的國土面積相近,加拿大的人口只有美國人口的十分之一,然而美國與加拿大的失業率差不多。又如,大城市人口多,小城市人口少,但大城市的失業率不一定比小城市的失業率高。長江三角洲和珠江三角洲都是中國人口密度最高的地區,可是很多人都跑到這兩個地方找工作。
  有人說:“人口多了,一個工作崗位就有很多人來競爭,所以找工作就困難。”其實,人口多了,一個工作崗位固然有很多人來競爭;但另一方面,人口多了,就會產生更多的工作崗位。人總是要消費的,消費就創造需求,需求就拉動經濟,經濟發展就創造就業機會。所以,人口越多,消費就越多,創造的就業機會也越多。
  為什么會出現失業這種現象呢?這是因為,一個社會總是要有一部分人找不到工作,同時又有一部分工作找不到人,這在任何國家都是存在的,這是結構性失業。因為這是由市場經濟的本質所決定的,是不由人的意志所轉移的。由于存在失業,很自然地形成一個信號,這個信號傳遞到勞動力供求市場。在企業的需求方面,有一些企業需要這些員工,這個信息傳遞到市場上,市場又傳遞到人力資源培訓上,人們根據這個需要進行人力資源的投資,以培養這方面的勞動力。所以,失業總是存在于經濟社會當中的,問題是如何把失業率控制在一個與經濟匹配的水平上。
  有人認為,將來人口老齡化繼續發展,勞動力缺乏,失業率就會大大降低了。然而,老齡化社會一方面是勞動力缺乏,另一方面是失業率上升。例如,日本在1990年代老齡化的速度非常快,10年之間老齡化從13%上升到17%。日本在1990年的失業率為2.1%,2001年失業率上升到5.6%。這是因為,人口老化使勞動力老化,由于高齡勞動力流動性差、重新培訓的費用高、接受新技術速度慢,很難適應產業調整的要求。這就會造成結構性失業,使社會失業率上升。
  當一個國家、一個社會出現大量失業人口或過剩人口的時候,不是人口出了問題,而是社會出了問題,要改革的是社會制度而不是要減少人口。例如,在1929~1933年經濟危機時期,美國人口只有1.2億,那時失業率高達25%,如果你認為失業是由于人口太多,那么你是不是認為那時美國也應該減少人口呢?然而,美國人口在2006年10月突破3億時,失業率只有4.5%。如果社會制度出了問題,即使是像阿根廷這樣每平方公里只有13個人的國家,失業率也一度高達25%。
  4.中國是資源不足,還是內需不足?
  我們來看看兩種不同類型的新聞:
  其一,計劃生育宣傳說:實行計劃生育以來,我國少生了4億人口,節省了XX億元的撫養費。如果不實行計劃生育,讓這4億孩子出生了,不知要消耗中國的多少資源!
  其二,經濟學家說:內需不足成為制約中國經濟增長的主要阻力。近期的國際性經濟危機令中國的“內需不足”癥越發凸現,當下國家的解決方案是加大政府投資。從大的時間跨度看,這恰恰是久治不愈的“內需不足”癥發作的必然。
  對比上面這兩類新聞,我想問:孩子消耗資源,不就是內需嗎?少生了4億人口,不知減少了多少內需?如果讓這4億人口出生了,中國現在還會出現這樣嚴重的“內需不足”嗎?
  或許有人會說:“你怎么知道增加的孩子有消費的能力?如果孩子的父母很窮,那么孩子再多,也不會增加多少內需!”我們知道,城市居民比農村居民更富裕,在改革開放之初的1978年,城市和農村的人均收入比為2.57∶1;到2007年,這一比例變為3.33∶1。城鄉差距非但沒有減小,反而進一步拉大了。由此可見,城市的消費能力一直大于農村,而現行計劃生育政策卻是城市比農村更嚴格,這就導致城市的出生率低于農村的出生率。消費能力較高的城市居民反而受到生育政策的最嚴格限制,難道你認為農村的孩子比城市的孩子更有消費能力?可以肯定的是,如果城市和農村都實行平等的生育政策,顯然更有利于促進內需。
  或許有人會說:“孩子出生之后,是需要不斷消耗資源的,包括吃的、穿的、用的等等,樣樣都要消耗資源,中國有這么多資源嗎?”事實上,中國現在是產能過剩、內需不足、就業壓力增大,而不是資源不足。中國現在不是有大量的產品賣不出去嗎?生產這些產品難道不需要消耗資源?如果現在放寬人口政策,一方面有利于促進內需;另一方面,婦女回家生育孩子,自然會減少一些找工作的婦女,從而緩解就業壓力。
  當然,要促進內需,除了要放寬生育政策之外,還必須縮小貧富差別、提高下層民眾的收入水平,提高居民收入在國民收入中的比重。近年來中國財政收入增幅每年都在20%以上,2007年甚至達到32.4%,而職工工資總額占國內生產總值的比重在逐年下降,從1991年的15.3%下降到了2006年的11%。因此,需要提高最低工資標準,減免稅收,提高個人所得稅的起征點,避免對大多數群體征收個人所得稅;另外還要擴大社會養老保障的覆蓋范圍,使居民老有所養,消除后顧之憂,這樣才有信心去消費。

路過

雞蛋

鮮花

握手

雷人
分類:

大話財經

關鍵字: 人口 究竟 資源

免責聲明 免責聲明

     
陕西11选5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