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頁 > 培訓資訊首頁 > 文章詳情

核心改革“刻不容緩”的玄機何在?

作者: 佚名  上傳時間:2009-12-25  瀏覽:99
  

  為期三天的中央經濟公會議結束了,各方解讀紛至沓來。最常見的解讀是,會議重點強調了“轉變經濟發展方式”,并將“保增長”切換為“促轉變”,將信貸支持重點放在了“新興產業”,將針對資本市場的“促進”改成了“引導規范”,將“加大收入分配調整力度”提到了議事日程等等。是為“新意”。
  除了以上較為理論化的表述性變化,本次會議公告中還有一處則說得較為具體,即關于在推進城鎮化時放寬農民戶口進城管制,但是,鑒于戶口的作用早已有限,所以我以為與其“放寬”,還不如一舉廢除這個封建味道十足的戶籍政策更為切合國際國內之“大勢所趨”。否則,“放寬戶籍管制”和現行的“土地財政”一樣,便可能又成為“權力尋租”的“正常手段”。
  此外,本次會議通稿中引發高度關注,且唯一完全不變地延續去年公告的表述則是,“繼續保持積極的財政政策和適度寬松的貨幣政策”。
  事實上,也正是由于財政和貨幣政策不變的表述,使得市場人士對本次會議的解讀出現了大相徑庭的結果,樂觀派看到了“利好”延續的希望,斷言股市、樓市形勢未變,依舊繼續看多泡沫的擴張;冷觀派則看到了政策表述的模糊性,從而對政府“轉變經濟發展方式”的決心持懷疑觀望態度;而悲觀派則由此對政府主導的經濟社會改革完全喪失了信心,斷言類似日本的“失落的十年”已難幸免。
  說起來,無論各路人士如今的看法如何,其實此前的中央政治局會議已經給人們的猜疑做了鋪墊,所以合乎邏輯的說法是,這次會議的精神并不出乎意料,只是對所謂“亮點”,各家的解釋有所不同;而即便是找到了“亮點”,業內方家也多在導出論點時設置了必要的條件,生怕“亮點”不亮,得出讓人笑話的結論。
  當然,核心問題依舊在“經濟發展模式”的轉變上。轉還是不轉不是問題,都說需要轉變,但如何轉、何時轉卻是十余年爭論不休的問題,以至于中央政府屢屢調整卻屢屢“空調”,喊了十年口號,至今卻仍然沒有“實質性進展”。這一點,從本次會議公告的表述中再度出現要“不斷在經濟發展方式轉變上取得實質性進展”,便可見一斑。 對此,民間失望情緒濃厚,幾乎一致將這種屢放空炮的尷尬歸結于“GDP崇拜”——“唯GDP論”猶如完全不顧里子的“面子工程學說”,體現在經濟統計方式上,便是“被統計”頻現,經濟基礎和上層建筑嚴重脫節;體現在政府操作層面,便是“土地財政”大行其道,經濟增長與經濟質量嚴重背離;體現在教育領域,便是“教育產業化”,便是“教育工具化”,便是“考分決定論”,教育宗旨嚴重抹殺素質教育、創新教育、寓教于樂、因材施教的本義。而以“從娃娃抓起”為追求的基礎教育宗旨的扭曲,實際上已經給中國經濟社會的“GDP式發展”埋下了禍根。
  應該說,在認識層面,中央并非沒有看到問題的嚴重,所以在11月28日,國務院總理溫家寶便在視察時強調,“轉變經濟發展方式,是當前和今后我國面臨的重大戰略任務,必須加快推動我國經濟增長由主要依靠投資、出口拉動向依靠消費、投資和出口協調拉動轉變,由主要依靠第二產業帶動向依靠第一、二、三產業協同帶動轉變,由主要依靠增加物資消耗向主要依靠科技進步、提高勞動者素質和管理創新轉變。”然而,正如我在《中國經濟已到了“不變不活”的險境》一文中所說,“三個轉變”提得很好,因為對于“前轉變模式”的粗放性、難以持續性,有識之士已經說得足夠多了,早到了“不變不通、不變不穩、不變不活”的危險境地。所以,矛盾的癥結不在于簡單的認知,而在于黨和政府能否痛下決心,拋棄虛假繁榮,統一轉型認識,把認知轉化為實際行動。而體現這一決心最重要也最能引發關注的領域便是所謂“經濟支柱產業——房地產行業”。可以說,政府如何處理事關國計民生的房地產泡沫問題,便是政府能否下決心完成“三個轉變”的試金石。
  也正是在這個意義上,我在《審視自焚:矯枉過正已成為中國經濟的必須》文中認為,“這次經濟會議無論如何定調,但如果解決不了樓市的問題,一切定調便都將是空談一場。而對房地產的問題,與對中國經濟結構的問題一樣,單單‘微調’早已無法撼動強大的既得利益集團的逼宮之力了,所以矯枉過正是必須做的事。”因為,第一,“三個轉變”都提了好多年了,可至今都是說得多,做得少,就像我國的房地產法規一樣有法不依,言而無信;第二,“前轉變模式”的運行慣性太大了,“前轉變模式”的既得利益力量太強大了,在繼續“寬松的財政政策和適度寬松的貨幣政策”指導下,“前轉變模式”一再被強化,“后轉變模式”便只能一再停留在動嘴層面。
  由此我們還可以看出,房地產問題之所以萬眾關注,成為中國經濟膿瘡的心腹大患,還不僅在其綁架了地方政府,綁架了銀行,綁架了百姓,綁架了中國經濟,更值得引起政府高度警惕的是,由于相關房地產政策、法規在執行過程中一再被視若無睹,房地產業還綁架了中央政府和中國法律的信用,使得政府一再于廣大公眾面前凸顯言而無信,使得相關法律一再于既得利益面前顯得形同虛設,從而真正動搖了中央政府的執政根基。這,也就是本次會議后各方解讀中都無不強調要看“落實”情況的癥結所在。
  不是么?在我們這樣一個違法廣告隨處可見甚至放肆吆喝的時代,“不看廣告看療效”已經是普通百姓迫不得已的無奈選擇。
  好在,從這次會議的公告中,我們也的確看到了一些在全球危機形勢倒逼之下凸顯的“利好”曙光,比如本次會議強調,“綜合國際國內經濟形勢看,轉變經濟發展方式已刻不容緩。”而這樣的官方表述到了民間人士筆下應該便是“中國經濟已到了‘不變不活’的險境”。當然,文告表述中“從制度安排入手,以優化經濟結構、提高自主創新能力為重點,以完善政績考核評價機制為抓手”等表述也在很大程度上體現了中央有心改變“唯GDP論”的努力方向,但對此,我的看法依舊是需要“矯枉過正”,因為把“重點要在促進發展方式轉變”沒錯,但要“真正把保持經濟平穩較快發展和加快經濟發展方式轉變有機統一起來,在發展中促轉變,在轉變中謀發展”,則不僅需要“有機結合”的大智慧,更需要像重慶打黑一樣突出重點,痛下殺手,方可揚棄四平八穩的“維穩改革觀”,打破盤根錯節的既得利益格局,重啟中國經濟承上啟下、科學發展的可持續的航程。
  什么叫“刻不容緩”呢?“刻不容緩”的玄機是否真的即將破繭?這是我們在本次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公告中看到的希望之光,也是我們迫切待解的灰色謎團,在看到實際行動之前,且讓我們拭目以待之。只是,無論官方是否主動出擊,一場風暴其實已經難以避免了,我們也只能在風暴來臨之時盡可能掌握一些主動權。

路過

雞蛋

鮮花

握手

雷人
分類:

大話財經

關鍵字: 核心 改革 玄機

免責聲明 免責聲明

     
陕西11选5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