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頁 > 培訓資訊首頁 > 文章詳情

鄭風田:城鎮化能否成為未來中國經濟的新引擎? (1)

作者: 佚名  上傳時間:2009-12-25  瀏覽:67
  中國經濟未來增長的新引擎在哪里?12月7日,2010年中國經濟政策和工作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落槌定音”,以放開中小城市與城鎮戶籍為突破口的“城市化”被提到重要位置。截止到2008年底,我國的城鎮化率是45.7%,我國城鎮人口6.07億,但我國城鎮化水平呈現“東高西低”狀態,2006年我國東、中、西部城市化水平分別達到54.6%、40.4%和35.7%。據住房城鄉建設部統計,我國小城鎮數量從1954年的5400個增加到2008年的19234個。我國有兩千多個縣,每個縣假定有十個小城鎮,每個鎮吸引農民1萬人來定居,全國就有兩億多農民變成城市市民了。所以這個效應還是蠻大的,但如何把它轉化為經濟增長的引擎,需要扎實的工作。城鎮化能否擔當重任?如果城鎮化成為未來中國經濟的新引擎,還需要哪些條件?面臨什么樣的挑戰?
  僅有中小城市及城鎮的戶籍制度改革是不夠的,還必須有配套的土地制度改革,實現農村城市土地“同地、同權、同利”,才能真正帶動中小城市及城鎮的發展。
  如果城鎮化想成為中國未來經濟的新引擎,僅有戶籍制度的改革是不夠的,還必須要有相應的土地制度改革。目前我國實行的是城鄉隔離的兩套土地管理制度,人為地把農村土地排拆在城市化之外。如果農村的土地要城市化,必須通過征地手續。而政府通過征地把土地增值的收益大部分都歸為已有。而每年國家為了確保土地紅線,每個地區都分配相應的征地指標。這個指標對約束濫占農民土地的行為是有效的,但另與此同時也基本廢除了農民手中土地的武功,使農民手中的土地變得殘缺,基本上除了種地外別無他途。農民的宅基地不能抵押貸款,農民的承包地更不能進行抵押,農民在自己的土地上建的房子又屬于小商品房,也不能進行流通。目前的城鄉同地不同權,大大限制了農村資源的價格,使農村在發展中一直沒有可交易或者抵押的東西。如果通過“同地、同權、同利”,在基本農田范圍之外,允許農民經營自己的土利,并且讓農民獲得經營土地的收益,小城市與農村的發展也都有希望了。
  目前宅基地換房只給農民提供住房及有限社保,這樣做是很危險的。其實農民有沒有工作以及進入城市后的培訓或者創業資本更重要。應該建立類似的土地交易機制,使農民的宅基地與承包地真實地反映出其應有的價格。目前缺乏類似的交易機制,大多數農民的宅基地與承包地被變相低價出售了。長遠來看,負作用很大。
  如果土地制度不變,與土地相關的制度不改,僅僅是把農民的戶籍制度變成中小城市與城鎮的戶籍了,基本上不會有太大的作用。原因很簡單,農民如果搬到城鎮去居住,即使采取目前浙江嘉興的“兩分兩換”(宅基地換城鎮住房、承包地換社保),農民并沒有從置換中獲得足夠的資本。農民從農村到城市也是驚人的一跳,只有那些做小買賣的農民才可能有這個能力。一般的農民是沒有這個能力的,也就是說誰來保證那些獲得中小城鎮戶籍的新居民的工作以及從農村轉向城市的培訓成本以及找工作的成本?當然如果有一個可交易的市場,農民通過賣出宅基地與承包地,除了獲得城市的戶籍、住房與社保外,還能夠有一筆資金從事小賣買,就可行了。實際上我國的臺灣過去的改革就是遵守這條途徑的,失去土地與住房的農民,如果沒有其他的收入來源以及一定的創業資本,在城鎮是無法生存的,大量集聚也會帶來嚴重的社會問題的。尤其是目前一個存在一個“農民上樓致貧”的現象,也就是講,農民來到了城市,住進樓房后,他的居住成本與原來在農村相比會大大地增加,但由于沒有穩定的工作,還要按交交物業費、水電費等,其生活質量就下降了。
  所以目前靠政府大力推動的農民城鎮化,如浙江嘉興推動的盯著農民宅基地與承包地為主要形式的小城鎮發展思路,在經濟平穩增長時可能沒有什么問題,但一旦出現經濟波動,大批中小城鎮的新居民如果失去工作,又被迫返去原來的村莊卻回不去了,因為他已經沒有宅基地與承包地了,這就會變得很危險。僅給農民住房與社保是不夠的,必須要解決他們的創業資本或者就業問題,才能算是穩定的。
  目前我國各地已進行了花樣翻新的農民城鎮化創新,做法也都很類似,就是在一個城鎮,宣傳戶籍制度登記不再分農村與城市戶口登記了,都按居民來統一登記。在中小城市,戶籍制度背后的社會福利非常少,也非常容易做。只是大部分的地方政府,其發展的原動力基本上都是來源于工業發展的用地壓力,也就是通過“土地占補平衡”,通過讓農民在中小城市及城鎮落戶,他們的宅基地與承包地就順帶以很便宜的價格給買斷。這個便宜的價格,如果處理不好,未來可能要付出更嚴重的代價。 如何防范類似的風險,需引起決策層的關注。

路過

雞蛋

鮮花

握手

雷人
分類:

大話財經

關鍵字: 鄭風田 城鎮 能否 成為

免責聲明 免責聲明

     
陕西11选5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