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頁 > 培訓資訊首頁 > 文章詳情

人民幣:再與大師們商榷 (1)

作者: 佚名  上傳時間:2009-12-25  瀏覽:90
  先說兩件事。其一是瑣事。本來打算多寫幾篇類似《打假貨》及《炒黃牛》的文章,用以加強《新賣桔者言》的陣容。但經過一星期的細心挑選,文章足夠有余,用不著多寫了。不是說以后不會寫這類讀者愛讀的街頭巷尾,而是不用急著寫。其實我最喜歡寫這類文章,表演功夫最容易也(一笑)。這樣說,是要同學們知道有趣的經濟話題俯拾即是,而這類題材是寫學術論文的金礦所在。深入一點地調查,成功地把論點一般化的,有機會成為重要的貢獻。當年我寫座位票價,問為何優質座位的票價偏低,也是街頭巷尾之作。據說今天盛行的「效率工資理論」的思維出自該文,可惜大師們誤解了我。說真話,如果我還年輕,要在學府升職,像《打假貨》及《炒黃牛》那類文章,每篇只要多花幾個晚上,擴展一下,修飾一下,是不愁沒有國際名牌學報收容的。
  第二件事是比較重要了。不少讀者關心通脹會否在神州卷土重來,北京一些朋友也如此關心,而央行的退市或微調言論導致有害無益的股市波動。我的觀點是目前的中國還不是要防范通脹的時候,還是寧要通脹不要通縮。理由有二。一、只要人民幣在國際上持續有強勢,通脹不易重臨,而就是重臨我們可以接受較高的通脹率。二、國際的經濟形勢還是不妥,雖然外間的報喜消息屢有所聞,我認為去年金融危機惹來的禍,地球整體看還沒有過關。這里牽涉到的幣值強勁的通脹理論很復雜,我要多想一些日子才有膽動筆。我擔心的是一些對貨幣理論與宏觀現象一知半解的人,把二十世紀貨幣大師佛利民提出的流行觀點看得太簡單,從而影響了北京作出錯誤的判斷。
  二○○八年十一月四日,我發表的文章說:
  「不久前說六個月后中國可能出現通縮,這推斷今天不變。最近的觀察,認為北京剛公布的百分之四點六通脹率是比實際偏高了。要強調的,是在目前的國際災難形勢下,通脹率回頭上升一點不是壞事。賭他一手吧:央行要設法把通脹率推到百分之五至七之間。試行推高此率,在今天的形勢下,央行會發現不是那么容易。」
  央行的朋友當時可能讀到,若如是他們今天應該同意經濟學推斷的準確性跟自然科學沒有兩樣。說過了,經濟學是淺的,但往往復雜及難以處理。大師佛利民當年的幣量理論在基礎上沒有錯,但復雜的國際情況與金融局限的演變使他的理論無從墨守成規。九十年代初期起他的貨幣理論就遇到國際復雜演變的蹂躪,謝世前兩年他知道這蹂躪不容易解拆。要是佛老活到今天,見到雷曼兄弟之后的風暴與聯儲局的應對,他可能同意我的觀點:他支持的無錨貨幣(fiat money)制度可以不用不要用。
  這就帶來本文要說的話題。蕭老弟滿章傳來兩篇最近發表的博客文章,都是關于人民幣值偏低、應否調高這個老話題。作者皆師級人馬:貝加(G. Becker,國內稱貝克爾)及波斯納(Richard Posner)——后者之文是回應前者的。兩位我都認識,前者很熟,后者不很熟,一九七六年時大家在一件龐大的反托拉斯案中共事過一段短日子。首先要說的,是這兩位老朋友對中國沒有敵意,論調客觀。比不上克魯格曼,他們沒有資格拿得諾貝爾政治學獎(一笑)。
  篇幅所限,不容許我詳述貝、波二師提出的觀點。簡述一下吧。貝大師認為人民幣是刻意地偏低了,而這偏低是因為鉤著美元。他認為對美國有利,因為美國的平民能廉價享受中國貨。他認為這享受的利益是遠高于美國因而減少就業機會的害處。他認為中國不智,尤其是二萬億美元的外匯儲備主要是美國資產。他也認為持有那么多的美國債券作為政治武器可以適得其反,因為美國出現通脹及美元下跌,人民幣鉤著美元中國會受到損害。波斯納大師之見有不同之處。他認為偏低的人民幣增加中國廉價勞力的就業機會,提升人民幣值會導致中國轉向自己的市場發展,這調整要付出失業的大代價。他也認為中國購買那么多的美國債券,使美國的財赤增加,早晚會害了美國的經濟,而美國欠中國那么多錢,在政治買賣的游戲中會輸一著。
  上述的大師之見當然不俗,我的投訴是他們對實情知得不多。讓我分點簡說,其中不少此前說過,這里加點補充吧。
  (一)人民幣從一九九四到二○○五這十一個年頭緊鉤美元,二者的匯率不變,中國不可能有刻意地貶低幣值的空間,其后轉鉤一籃子外幣是美國的政治壓力逼出來的。我們要注意的,是一九九三年六月,人民幣兌美元的黑市匯率是十一元七角兌一,今天是六元八角兌一,而如果兌美元自由浮動,人民幣會升到哪里無從猜測。這反映著十多年間,中國工人的生產力大升,而美國則裹足不前。
  我認為美國的朋友要反省一下,為什么在國際競爭下,自己的生產力增長會是如斯不濟呢?沒有誰不希望可以廉價買到美國貨,而我主張中國撤銷進口稅不止一次了。貝、波二師懂經濟,不會反對美國撤銷最低工資及撤銷工會約束工人自由競爭的權利。我敢賭十對一,只要撤銷這兩項,美元的國際幣值會急升,美國的失業率會急降,而目前還存在的金融困擾,會有很大的轉機。
  (二)美國目前的最低工資,大約是中國的十三倍,而中國的卻比其他較弱的發展中國家高出約一倍。地球于是出現了一個很闊的斷層。美國與其他先進之邦是一層,中國及其他發展中國家是另一層。貝加提出的國際匯率變動顯示,人民幣鉤著美元,其幣值兌先進之邦的貨幣是下降了。他可沒有指出,人民幣兌其他發展中國家的貨幣可沒有下跌。這斷層明顯地存在,而中國作為發展中國家的一哥,人民幣的幣值是斷層的分水嶺。
  (三)今天的世界,與三十多年前的很不相同。當年美國施壓逼日圓升值,日本當時用不著跟那么多的廉價勞力國家競爭,日圓升值幾倍其產品在國際上還賣得好。日本的經濟于是被先進之邦拉上去,雖然到了八十年代中后期,被拉壞了,一蹶不振,以迄于今。也是當年,香港、新加坡、臺灣、韓國等人口不多的地方,某程度也被拉上去。今天的中國是人口太多了,加上印度及其他落后之邦皆參與國際貿易競爭,人口約三十億,先進之邦是拉不上去的。
  (四)說過多次,中國的貿易產出不是跟上層的先進之邦競爭,而是與其他發展中國家競爭。這幾年的經驗,是人民幣兌美元上升百分之十左右,神州大地的工業訂單就跑到越南等地區去。今天先進之邦的商場,再不是中國貨的天下。不要誤會,我不是說中國要把發展中國家都殺下馬來。我曾經指出,一九九七發生的亞洲金融風暴,起于朱

路過

雞蛋

鮮花

握手

雷人
分類:

大話財經

關鍵字: 人民幣 大師

免責聲明 免責聲明

     
陕西11选5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