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頁 > 培訓資訊首頁 > 文章詳情

節制資本,但不要消滅資本

作者: 佚名  上傳時間:2009-12-25  瀏覽:87
  這次世界金融危機給我們的一個教訓,是它讓我們懂得應該節制資本。這一段時間,連奉行自由資本主義的美國政治家對不加節制的資本家動了怒。對此,我們這邊的反應是五味雜呈,其中不乏看衰自由市場經濟的意見。但真理向前多邁一步,就會變成謬誤。若以為節制資本不夠,還需要消滅資本,就十分荒唐了。
  過去的宣傳文本喜歡講一句借來的話,說資本來到人間,從頭到腳每一個毛孔都滴著血和骯臟的東西。這是一種浪漫主義的說法。今天的中國推進改革開放,大力發展私人資本,提高了中國人的福利水平,便證明資本這個東西不是一無是處。
  部分勞動者以及他們在知識界的代表敵視資本,大抵是因為資本的所有者對勞動者有支配力。對這種支配力存在的必然性人們不愿意深入思考,拿浪漫幻覺替代理性分析,便有了消滅資本的熱情。
  資本是一種“易碎品”,這決定了資本對勞動的支配。貨幣不是資本,只有貨幣轉化成廠房、生產設備和必要的原料與產品庫存,才算是資本。資本若不和勞動結合起來,就不能下金蛋。這種結合有十分特殊的性質。
  經濟活動有風險。在企業遇險破產時,勞動者可能全身而退,但實體資本可能折損甚至報廢。勞動者失業后經過培訓可以換個企業重新就業,而實體資本的專有屬性決定了它不能隨意鳳凰涅盤,往往不能逃脫變為廢銅爛鐵的命運。所以,在資本與勞動的合作中,資本面臨的風險要遠遠大于資本面臨的風險。如果在企業里有勞動支配本不屬于自己的資本,不僅會使工資蠶食利潤,還不大會關心資本命運,使資本生存的風險增加。所以,把企業的支配權交給資本方面,使脆弱的資本得到呵護、增殖,經濟便能運轉起來。
  現在我們該懂得,在資本和勞動的關系中,如果由勞動來支配資本,資本必然十分稀缺,以至勞動沒有辦法找到資本,社會經濟活動就會停滯。因為政治浪漫主義的存在,一些社會為此做了一些“實驗”,很不幸地證明了這個結論。熱衷和資本宣戰的社會,資本家沒有了,勞動者的日子也好過不了,而那些給資本留下活動空間的社會,卻容易保持活力,勞動者自己的生活也能改善。進一步說,如果我們講社會的可持續發展,那么,可持續發展的最重要的規律就是資本對勞動的支配權。只有在極為特殊的情況下,如律師事務所和私人醫院,才可能發生勞動對資本的支配。
  在實際經濟活動中,資本對勞動的支配權可能被濫用。資本為了穩固自己的控制力,還可能超出經濟活動范圍尋找對政治的干涉。若政治機器失去中立的性質,政治家和資本穿了一條褲子,資本變不免變得可憎起來。另外,勞動方面要維護自己的公正權利很不容易。工人聯合要付出很大的組織成本,與資本家角力不免吃虧。歷史表明,作為一個社會集團,資本家們不可能主動地約束自己的權利,他們總是想盡最大可能把經濟利益攥在自己手里。
  盡管資本有諸多不招認喜歡之處,但要說它自從來到人間從頭到腳每一個毛孔都滴著血和骯臟的東西,不免有點夸張。其實,一部分人勞動,著力提高社會的人力資本水平;另一部分人組織企業生產,關照物質資本的在增殖,也是一種分工。在我看來這種分工對于提高經濟效率的價值超過了任何其他分工。如果沒有這種分工,每一個人都擁有簡單工具,大家都過窮日子,社會關系便有了依附性,那是一種當代人難以理解可怕局面。這種沒有公平競爭的社會,還是被資本社會替代掉好。應該是傳統社會從頭到腳都很恐怖,而資本可能只是腳丫子很骯臟而已,它的主體盡管也有還有可憎的地方,但要比依附性社會好許多。
  要改變資本的可憎面目,根本的辦法是通過民主政治做一件事情,就是讓政治機器能獨立運行,讓政治家或官員不至于和資本家穿一條褲子。但這件事情做好不容易,當前世界經濟形勢便是證明。
  這次世界金融危機有兩個極端情況。在我們這邊,因為工資水平低,勞動強度高,勞動時間長,大量產品制造出來,自己卻沒有能力購買,便對歐美市場形成依賴;在歐美發達國家那邊,資本在推動消費泡沫生長,玩資本衍生品游戲,加上他們“工人階級有力量”,以過度透支自己信用來堆積本出自我們這邊的物質財富,一旦資本市場的鏈條斷裂,財富便成了不堪承受之重。一臺戲是“二人轉”。這兩邊的差異是勞資關系不同,而相同之處是資本都在逃避約束,雖然逃避的路數又不大相同。現在,那邊表示要修理資本,而這邊還不覺得有修理的必要。這邊似乎以為那邊的資本該送上斷頭臺,自己這邊的資本則該受到呵護。其實,誰的資本都需要修理,都不該送上斷頭臺。

路過

雞蛋

鮮花

握手

雷人
分類:

大話財經

關鍵字: 資本 不要 消滅

免責聲明 免責聲明

     
陕西11选5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