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頁 > 培訓資訊首頁 > 文章詳情

駁田雪原的人口政策調整的三個方案 (1)

作者: 佚名  上傳時間:2009-12-25  瀏覽:104
  2009年12月04日《人民日報》發表了田雪原《新中國人口政策回顧與展望》。田雪原提出了三套方案:
  其一,全國不分城鄉,夫婦雙方均為獨生子女者,一律允許生育兩個孩子。這一條現在即可實施。因為,當前已婚育齡婦女獨生子女領證率城鎮遠高于農村,實行“雙獨”結婚生育兩個孩子,農村生育率升高極其有限。
  其二,夫婦一方為獨生子女者,允許生育兩個孩子,農村現在可以實施,城鎮可從“十二五”開始實施。在農村,由于獨生子女率較低,“一獨生二”影響有限;在城鎮,由于獨生子女率普遍很高,夫婦一方為獨生子女者比例不會很高,對生育率影響也不會很大。特別是到“十二五”,城鎮30歲以下育齡婦女將進一步減少,影響要更小一些。實行“一獨生二”的生育政策,對于“一獨”方的父母家庭養老和改變家庭人口年齡結構具有重要意義。
  其三,在有效制止三孩及以上多孩生育條件下,農村可普遍允許生育兩個孩子。目前,農村實際的總和生育率仍在2.0上下,實行“限三生二”政策,生育率可大體維持在目前的水平,不會造成大幅度反彈,也不會影響2030年人口零增長目標的實現。普遍實行“限三生二”,改變目前農村只有獨女戶才可以再生育一個孩子的政策,對于治理出生性別比升高具有積極作用。
  第一個方案是為城鄉人口考慮的,第二個方案是為城市人口考慮,第三個方案是為農村人口考慮。
  對于田雪原的第一個和第二個方案,我在2007年早已駁斥過,這里也摘要重復:
  計生委和主流人口學家認為全國已累計有近1億獨生子女,雙獨可以生二胎,將使生育水平有所提高。其實就算這“近1億獨生子女”在1980年到2007年之間平均分配,那么每年只有370萬獨生子女(其實不到370萬,因為還有少部分是1970年代出生的)。目前政策只允許雙方都是獨生子女的生育二胎(河南還例外)。根據1990年人口普查數據,1980年到1990年出生性別比平均為109,那么每年的370萬獨生子女中只有177萬獨生女;而1980年到1990年平均每年總出生人口2200多萬。就是說,今后幾年1個育齡獨生女面對的是1.1個獨生子和5.4個非獨生子,她們的配偶是獨生子的概率很低,這177萬獨生女中只有30萬左右與獨生子結婚,對總人口增加幾乎沒有影響。即便每年177萬獨生女全部可以生二胎(政策生育率為2.0,比目前的1.38多0.62),考慮到15%左右的單身、不孕不育人群,也不過多出生93萬人口;即便只要一方是獨生子女就可以生二胎,每年多出生不超過170萬人口,相對于總出生人口來說比例也不大,也只是杯水車薪,這樣的微調不能成為阻止人口政策調整的理由。
  有人可能會說,城市在1980年開始就是獨生子女政策,城市雙獨夫婦就很高了。那么,我們看看1980年代出生的城市獨生子女到底有多少?中國城鎮人口比例1982年為20.6%,1990年為 26.23%,2000年為36.09%,2005年為42.99%。就是說,整個1980年代城市人口比例平均為23%。以平均25歲生孩子計算,1980年到1990年孩子的母親是1955年到1965年出生的女孩(共1.01億,平均每年918萬),23%是城市人口的話,每年211萬。這些女孩到1980年代是育齡婦女,都生一孩的話,每年出生211萬(依105:100的出生性別比計算,每年出生女孩102萬),1980年代出生的這些女孩現在開始成為生育婦女。而2005年相對于1980年代來說,城市人口比例增加1倍(而年輕人比例遠不止增長1倍)。這增加的城市人口中,大多是農村素質比較高的,他們進城后在婚配選擇中并不居于弱勢,就是說城市的每年102萬的女孩最多只有一半(不到50萬)是與城市的男孩結婚,每人多生育1個孩子,每年也只多出生50萬。并且1980年代城市人口并不全部是獨生子女,那么雙方都是獨生子女的城市夫婦平均每年不到50萬對,對總人口影響更小。
  田雪原第三個方案是建立在兩個假設的基礎上:
  1、農村實際的總和生育率仍在2.0上下。
  2、2030年人口才開始零增長。
  田雪原認為農村總和生育率仍在2.0,是重復他過去的觀點,他說:“第五次人口普查全國生育率是1.22。2000年發達國家是1.39,比人家低那么多顯然不對。學術界不承認,政界也不承認,數據拿上來就是這個,怎么辦呢?這次全國普查漏報率是1.81%,漏報在什么地方呢?2000年普查的時候零到九歲人口漏報,于是應用一些數學方法,進行了調整,得出來2000年全國城鎮生育率是1.35,農村是2.06,全國是1.73,國家一公布是1.8左右。”
  我在《大國空巢》第15章已經駁斥了田雪原的這一觀點。國家花費了大量人力、物力、財力的人口普查,竟然因為“發達國家生育率是1.39,比人家低那么多顯然不對”而被棄用!1.22生育率被“修正”成1.8,出生人數差距48%而不是1.81%,有1/3漏報?這么大的漏報算普查嗎?將全國城鎮生育率修正成1.35,農村修正成2.06。扣除15%的不生育人口,那么意味著農村平均生育2.4個孩子,城市平均生育1.6個孩子。也就是說,城市中60%的家庭生育2胎,即使不考慮獨生子女,農村中也至少有40%的家庭生育3胎,這可能嗎?
  另外,即便2000年農村總和生育率為2.0,難道2009年還與2000年情況一樣有2.0?
  田雪原認為中國人口到2030年才開始零增長,這是依照國家人口發展戰略組的預測的。依照這套預測,中國生育率為1.8,近年每年增加1300萬左右人口,總人口在2033年達到15億人口頂峰之后開始零增長。我在《大國空巢》第15章也已經駁斥了這一荒謬預測。國家統計局的資料也證明了國家人口發展戰略組的預測是錯誤的,統計局認為2005、2006年、2007年、2008年人口增長量分別只有768萬、692萬、681萬、673萬人,遠沒有1300萬。而國家統計局的這些資料還是“修正”后的數據。如果根據第五次人口普查和2005年1%人口抽樣調查這樣原始的客觀調查數據,那么近年每年只出生1300萬左右人口,死亡940萬左右,凈增長只有400萬左右,隨著死亡人口的快速增長(因為老年人口在快速增長),即將面臨負增長,連13.4億人口都難以達到,更不用說15億了。
  田雪原是1980年獨生子女政策的“副總設計師”。在這次《人民日報》的文章中,田雪原再次為獨生子女政策辯護。他說“1980年中央正式提出以提倡生育一個孩子為主要標志的生育政策,絕不是“拍腦袋”的產物,而是經過了認真討論和論證,對其實施結果進行了深入研究,是符合國家和民族根本利益的抉擇”。
  但事實表明,當初宋健、田雪原的觀點是錯誤的,獨生子女政策確實是“拍腦袋”的產物。比如當初宋健、田雪原等人預測“在實行中(21世紀初的20-30年)不用擔心高齡化問題”,也就是說早2020年不會出現老年化,但是事實上中國在1999年就進入了老年化社會。現在田雪原又在辯護說:“按照年齡組別死亡率U形曲線分布,每年每個年齡組均要死亡一定數量人口,老年人口年齡組死亡率要更高一些,二三十歲為人父母者不可能全部活到60或65歲以上”。既然活不到60或65歲,那么社保部為什么在建議將退休年齡推遲到65歲?誰還會交社保金?
  當初宋健、田雪原認為中國最適人口是7億。其實最適人口理論是偽科學,地球承載人口的能力與生產力相關,是變量,不存在固定的最適人口,500年前的話,中國最適人口只有數千萬。
  當初宋健、田雪原認為如果不實行計劃生育,2000年中國人口要過14億,2050年中國人口將達到40億。這種預測是極為荒謬的,沒有考慮經濟發展可自發降低生育率,短視地以為人口會無限增長。即便中國不實行計劃生育,隨著經濟發展,生育率也會不斷降低,人口也會停止增長,今后需要鼓勵生育才能保持人口可持續發展。
  當初認為實行獨生子女政策后不會出現出生性別比失衡。但是幾年之后出生性別比就開始失衡,2005年1%抽樣調查顯示已經是123了,1980年以來男孩比女孩累計多出了三千多萬(意味著數千萬女嬰喪失了生命!)。現在連田雪原也承認性別比失衡是問題了,提出在農村放開二胎“對于治理出生性別比升高具有積極作用”。
  當初認為實行獨生子女政策后不會出現勞動力不足。但是現在就已經面臨年輕勞動短缺(而由于年幼消費人口不足,總勞動力卻過剩),國務院2006年調查:74%的村已無青年勞動力可外移。如果不是金融危機的暫時掩蓋,年輕勞動力短缺問題將將更加嚴重。
  當年認為英國希望將人口減少46%,荷蘭希望將人口減少63%,因此中國需要實行獨生子女政策以減少人口。但是事實上英國、荷蘭不但沒有控制生育,反而鼓勵生育。
  田雪原是1980年獨生子女政策的“副總設計師”,也是此后生育數據的“總篡改師”,一次次將生育率從1.3左右篡改成1.8,以阻止停止計劃生育。田雪原在人口問題上,沒有絲毫學術信用可言!下次人口普查不應該讓田雪原插手人口數據了。
  如果人口政策的主導權再次被田雪原所掌握,那就非常滑稽了!

路過

雞蛋

鮮花

握手

雷人
分類:

大話財經

關鍵字: 人口 政策 調整

免責聲明 免責聲明

     
陕西11选5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