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頁 > 培訓資訊首頁 > 文章詳情

“窮國”為什么錢多得花不完

作者: 佚名  上傳時間:2009-12-25  瀏覽:95
  “當前,我國經濟增長中遇到的最大問題是總需求不足。為什么?經濟學家各有說法。我的解釋是,信用不足。”
  3月23日,在“第二屆山東經濟論壇”上,著名經濟學家茅于軾的演講開門見山。
  窮國為什么錢多得花不完
  茅于軾認為,我們這個窮國發生總需求不足的情況,很奇怪。一般的發展中國家,是沒有錢;而中國是錢太多,花不完,這很不正常。
  有數字說,我們生產出的東西,消費掉的只有60%多。根據世界銀行的統計,中國的儲蓄率在所有大國中間是最高的。比中國儲蓄率高的,只有新加坡和韓國,但它們都是比較小的國家。
  總需求是由消費、投資和出口減掉進口剩余的純粹出口部分構成。在我們國家總需求中,出口占的比例只有2%,可見,舉足輕重的部分還是消費和投資。
  茅于軾認為,消費領域的信用問題,主要是假冒偽劣和價格欺詐。消費是一種交易,一個社會的信用會決定交易費用的大小,而交易費用的高低會影響一個社會的經濟效益。
  信用短缺無形中增大了經濟運行的摩擦力,使企業的資金周轉度減慢,效率與效益變得低下。而在信用充足的地方,一筆同樣數額的資金,可能交換使用四五次,但遭遇信用危機時,這筆錢可能一年只流動一個來回。
  他說:“信用不足不僅影響消費,更重要的是影響投資。”
  從根本上講,一個社會擴大生產能力必須要通過投資。從前,計劃經濟時代,投資項目總是太多,那時候是投資饑渴癥,給多少錢都用得完。
  茅于軾說,這種現象很正常,大家需要更多的財富,更大規模的生產,因此必須有更多的投資。然而,現在大家還是希望有更大規模的生產,更多的財富,可為什么缺少投資呢?
  “儲蓄變不成投資,我們國家現實問題就出在這上面。”他說,現在,銀行里存款比貸款差不多多出兩萬倍。那是不是沒人借呢?不是。很多企業家都缺資金。有的項目非常好,就是沒錢。“錢是有的,需求也是有的。”茅于軾認為,影響二者結合的障礙是多方面的,但最主要的,就是信用問題。
  資本市場與商品市場不一樣。商品市場是一手交錢一手交貨,信用問題不是主要的。而資本市場是錢的流動,銀行里的錢怎么流到企業家手里去,就是靠信用。當然還有很多辦法,比如抵押、擔保等等,但這些也要靠信用。這樣,一個沒有信用的人是借不到錢的。而中國總體上講信用很差勁。“因此,當前總需求不足的問題,根本上是投資問題,投資問題所在是錢流動不起來,錢流動不起來的原因就是信用上發生了障礙。”
  信用與財產的界定有關
  茅于軾認為:“財產權的保護直接與信用有關系。”
  一個社會的財產能否得到保護,首先要界定清楚,其次要保護。二者同樣重要。
  他說,信用就是要確定,對將來的變化有所預期。如果你對將來的變化捉摸不定,你的財產權就得不到保證,你的利益得不到一個清楚的刻畫,那講信用等于零。
  一個發達國家,他的財產權一定是有很清晰的界定,而且嚴格得到保護。茅于軾說,保護是因為有人侵犯。
  誰有權利侵犯別人的財產呢?茅于軾說,不是小偷和強盜,因為他們只是取個巧,抓起來就倒霉了。歷史上,除了革命時期窮人侵犯有錢人的財產,一般情況下,總是有權有勢的人侵犯窮人的財產。
  他說:“財產權保護的真正含義,就是有權有勢的人不能侵犯別人的財產。”
  茅于軾把人類歷史劃分成兩個階段:前一個階段是財產權,特別是窮人的財產權沒有保護的階段;后一個階段是財產權,特別是窮人、無權無勢的人的財產權得到保護的階段。他說,前一階段的特點就是爭奪,有一個人增加了財產,就有一個人減少了財產,社會總財產沒有增加,有時還會減少。后一個階段,沒有特權,想發財想生活得好,只能多生產多創造,努力學習實現財富增長,這條路不會侵犯別人的財產,市場經濟就屬于后一階段。
  茅于軾說,市場經濟有一個特點就是承認每個人有追求利益的權利。我們的社會是從嚴重的特權社會過渡來的,現在特權越來越減少了,但還有。所以,誠信的基礎,說到底,也是市場經濟的基礎,就是平等和自由,也就是沒有特權。他說,當前亟需依法界定財產權。
  信用改善是量的問題
  對于如何建立誠信社會,茅于軾說,這很難,但也很簡單,就是一句話:讓守信用的人得到好處,讓不守信用的人受到處罰。
  首先建立個人信用檔案。他說,現階段不需要對每個人,而應首先對經濟活動中的關鍵人物建立信用檔案,如會計師、承包商、經理等。特別要把個人所得稅記錄,變成個人信用的依據。
  茅于軾說,社會丑聞非常有害于社會誠信的建立。丑聞,就是破壞社會信用的消息。一個社會不可能沒有丑聞,但必須揭穿它。
  他建議,在同業行會中組建講信用的核心組織,幫助從業人員提高信用,并讓講信用的核心集團得到好處,比如銀行貸款比較方便,利息可以降低,可以免除稅務檢查,工商免檢等等,從而吸引別人自愿加入,形成全社會的良性信用循環。同時,這個核心團體要流動,違了規的馬上除名,始終保證這個團體有很高的信用。
  他認為,改進信用難以突破的一點就是,大家都不講信用,我講信用就要倒霉。茅于軾說,信用的改善只有一個辦法,從每個人做起。現實一點就是,我做得好一點,社會就會好一點,“信用的改善是量的問題而非質的問題”。
  茅于軾說:“增加財富的生產,一直是改革的最主要目標,每年我們都希望經濟增長率在7%或8%。但現在財富的增加碰到了信用的坎兒。如果我們不增加信用,那么財富的增加就會出現障礙。”
  他說,信用是造成社會福利、創造經濟繁榮的條件。他呼吁社會公民:“不要喪失信心,從自己做起。”

路過

雞蛋

鮮花

握手

雷人
分類:

大話財經

關鍵字: 窮國 為什么

免責聲明 免責聲明

     
陕西11选5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