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頁 > 培訓資訊首頁 > 文章詳情

“山西模式”且慢推行

作者: 佚名  上傳時間:2009-12-25  瀏覽:77
  國家發改委聯合國家能源局等部門,將于近日下發進一步加快推進煤炭行業兼并重組的相關文件,而且范圍將不僅限于山西省。
  當“再國有化”的國進民退不斷受到輿論抨擊的時候,我們卻看到了這樣一條令人憂慮的消息。據報道,“山西模式”很可能在內蒙古、河南和山東被復制,黑龍江等省亦有相關動向,如果國家發改委這個文件出臺,將導致“山西模式”在全國各省、市、自治區被推廣。
  如果這個報道屬實,如果“山西模式”真的被推廣到全國,如果政府藐視法律和市場原則的做法被肯定,那么勢必導致經濟體制改革的大倒退,不啻是中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發展的一場災難。推廣“山西模式”的政治意義遠遠大于經濟意義,我們切不可魯莽而為之。
  “山西模式”是什么?就是政府在一個產業領域強制推行“長官意志”,由政府規定價格,規定時間,規定“重組”方式,規定“重組”對象,規定“重組”結果,運用公權力對民營企業進行強制贖買,導致民間資本整體性退出的一種政府行為。先是對民營煤礦下令停產,然后整體“整合”,對于不從者,吊銷生產許可證,“炸的炸封的封”,整個一個野蠻掠奪景象。僅浙江資本投資山西煤礦的損失,據報道就高達500億元左右。而浙江省政府派員和山西省政府溝通,竟然也碰了一鼻子灰“無功而返”,而山西當地民營煤炭企業的境遇可想而知。
  人們譴責“山西模式”,并不是反對煤炭行業的兼并重組,如果這些重組,是按照法律和市場原則進行的話。“山西模式”的實質,是嚴重違反《憲法》和《物權法》,以及山西省自己頒布的一系列關于招商引資和煤炭行業投資的法規文件,無視自由平等交易的市場基本原則,以政府行為代替市場行為,以“權”代“法”,以公權力掠奪和消滅私權利,政府徹底干預微觀經濟,人為規定先進與落后,將“礦難”與所有制掛鉤,進行行政性的“淘汰”和兼并重組。從這個意義上講,“山西模式”就是開改革開放的倒車,是一次政治經濟法律市場的大倒退。 “山西模式”就是“折騰模式”,推廣這個模式,就是推廣折騰;“山西模式”是一個惡例,推廣這個惡例,就是推廣倒退。
  “山西模式”使改革開放的基本精神與觀念蕩然無存。在改革開放三十年后,如果我們還能夠允許這種野蠻的剝奪在我們的經濟生活中存在,還能夠縱容甚至推廣這種非法行政,我們的改革何存,法律何存,市場何存,公理何存?“再國有化”的國進民退是當前形勢下泛起的一股“極左”思潮的逆流。這股逆流,不僅僅存在于山西省,全國不少地方政府對民營企業的強制兼并、驅趕和政策“淘汰”,打入“落后生產力”進行“轉移”,都是“極左”思潮的具體表現。不對這種極左思潮加以批判,不堅決扭轉和杜絕這種做法,中國的改革開放事業就有可能被斷送。
  “山西模式”在政治上美化“國有企業”本質上已經不屬于全民所有的這一事實,借“全民”和“國有”之名,行特殊利益集團的特殊利益之實。請問山西的“國有企業”利潤上繳財政嗎?這些“國有企業”的經營成果與山西人民和全國人民有關系嗎?是誰在享受這些“國有企業”做大做強的成果?誰能保證山西的這些國有企業今后就不發生更大的礦難?黑龍江鶴崗礦難是在民營企業發生的嗎?“國有企業”做大做強走向壟斷對中國產業和人民生活都有哪些好處?中國經濟的結構失衡和產能過剩,是由政府和“國有企業”造成的,還是由民營企業造成的?危害中國經濟和市場發展的根源,到底是這些“山寨”國企,還是自生自滅的民營企業?如果我們連這些基本事實都看不到,還為“國企”罩上一個絢麗的光環,以為它可以無往而不勝,我們三十年的改革就是白干了。
  剛剛結束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指出:“要推進國有經濟戰略性調整,深化國有企業改革,推進壟斷性行業體制改革。要增強非公有制經濟和小企業參與市場競爭、增加就業、發展經濟的活力和競爭力,放寬市場準入,保護民間投資合法權益”。深化國有企業改革,保護民間投資合法權益已經成為國家決策,各級政府有必要加以貫徹落實。言猶在耳,墨跡未干,難道我們真的要逆歷史潮流而動?
  “山西模式”且慢推行。因為我們早已遠離了極左的年代,因為我們走過了改革開放的三十年,因為我們已經進化到了二十一世紀。中國的發展與任何野蠻和落后無緣,中國必將進入一個法制社會,任何踐踏法律藐視基本權利的行為都應當受到社會的譴責和制裁。

路過

雞蛋

鮮花

握手

雷人
分類:

大話財經

關鍵字: 山西 模式 推行

免責聲明 免責聲明

     
陕西11选5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