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頁 > 培訓資訊首頁 > 文章詳情

政府統計不是什么好事

作者: 佚名  上傳時間:2009-12-25  瀏覽:83
  也許并非偶然,漢語中的“統計”一詞包含統治的“統”字,而英語Statistics和State有著同樣的詞根。確實,統計從一開始就帶有強烈的國家色彩。從維護自由的角度看,政府統計可不是什么好事。
  人們往往批評政府統計的不準確或者故意造假,但很少有人意識到,政府統計本身就是一種政府干預社會的手段,是政府規模龐大到一定程度的表現和結果。并且,政府統計還刺激政府的手伸得更長,幫助政府更深地干預社會。政府統計越嚴密,公民的自由和權利受到的威脅越大。
  在傳統社會中,或許是由于技術手段的缺乏,政府一般很少進行全社會范圍內的統計。即使進行,也很粗率和模糊。今天的歷史學家往往對此感到遺憾。如果當初那些歷史上的政府留下全面細致的人口、收入、產值等數據,該有多好啊!哪怕這些數據有很多錯誤、扭曲,也不難從中得到許多有益的信息。今天,我們對歷史的認識會深入許多。
  不過,即使知道歷史研究的重要性,如果我生活在古代,也不會愿意自己面對一個精通統計的政府。原因很簡單,如果強盜對你的家底非常清楚,這能是什么好事嗎?
  當然,把政府比作強盜,這有些簡單化了。但政府確實在不少方面很像強盜。尤其是那些權力沒有被有效節制的政府,行事方式和強盜實在差異不大。
  對政府這種固有的特征,古人其實已有所認識。我且舉一個例子來看。
  王朝建立之初,歷經戰亂,大量土地拋荒,人口滅失。恢復秩序以后,要想發展生產,開墾荒地當然是最有效的辦法。清朝也不例外。順治開始,即大力鼓勵民間開墾荒地。順治末年,有過一次統計,全國共有耕地五億一千萬畝。此后一直到康熙四十六年,按政府的記錄,耕地數量僅僅上升到五億九千萬畝。將近五十年的時間過去了,耕地數量僅僅增加六分之一,而最近二十年簡直就沒有增加。
  但奇怪的是,到了康熙四十七年(1708年),耕地數量突然又開始大幅增加,到了康熙五十年,短短四年間,耕地數量增加了將近一億畝,達到六億九千萬畝。這是怎么回事?難道有人發明了新式的墾荒機?或者在這四年發生了一場農業革命?
  當然不是。其實耕地的數量是一直穩步增長的,但康熙朝為了休養民力,不愿意增加稅收,也就不忙于清查田畝數目。幾十年內新增加的耕地沒有記入政府的收稅簿。一直到了康熙四十七年,多年積累的數目才大量報出,看上去就好像耕地數量猛增。
  或許康熙意識到了,如果政府統計簿上清清楚楚地寫入了那些新增的耕地,無論是他本人,還是他手下的那些王族和官員,都無法克制住撲上去收稅的強烈愿望。既然康熙打算輕徭薄賦,就沒必要自取其擾,搜羅那些數字了。
  雍正繼位以后,將康熙的“寬舒”改為“嚴核”。結果一時間鬧得雞飛狗跳,民不堪其擾。政府統計簿上的耕地數量大幅增加,達到了空前的九億畝。好在雍正當朝時間不長,十三年就自己把自己毒死了。
  乾隆繼位以后,鑒于雍正的苛政引起民間不滿,轉而放寬核檢。在此方針下,從朝廷到地方,對新增耕地的申報,都不太積極。乾隆初年,曾經是帝師的大學士朱軾上書皇帝,勸告說,“民間田地丈量首報,宜一并永遠停止”,“不但丈量不可行,即勸令據實自首亦可不必”。(高王凌:《活著的傳統——十八世紀中國的經濟發展和政府政策》,北京大學出版社,2005年)
  后來,朱軾還在臨終遺疏中對皇帝說道:
  “至國家經費,本自有余。異日倘有言利之臣,倡加賦之說,伏祈圣心乾斷,永斥浮言,實四海蒼生之福”。
  這段話應該用最大號的黑體字,刻在當今每一個政府部委進門的正面墻上。
  國家經費應該根據所需支出來收取,這種思維方式對現在許多人來說是陌生的。現在流行的思維方式是,國家經費應該按照社會生產值的某一個比例征收,上不封頂,多多益善。如果按照前一種思維方式執政,政府只要算自己的賬就可以了。然后根據所需開支,向公眾征稅。但如果按后一種思維方式,政府勢必要仔細地統計整個社會的賬。并且,他們對收取上來的巨額稅收,并無任何不安或者歉疚。這仿佛是他們應得的。
  清朝更著名的政策是“滋生人丁永不加賦”。這種政策實際上放棄了政府增加稅收的可能。如果今日能實行“企業發展永不加稅”,那就太好了。
  有人會說,統計不是很有用嗎?商業也是很需要統計的,這樣商人才能把握市場。似乎不應該全面否定社會統計的作用。是的,商人也會做某些統計,但正如羅斯巴德說的那樣,商人很少需要政府所做的那種全面的、范圍波及全社會的統計。商人往往只需要了解自己所處的那個行業的某些數據,就可以了。商人從來不需要多多益善的數據,更不會為了搜集這種數據而花費不合理的成本。
  同時,商人得到的數據,必然以各種各樣的形式,分散到社會的各個角落。并沒有什么方便的辦法把這些數據有效地以某種統一的格式搜集起來,從而得出對社會財富的總體判斷。對自由的公眾來說,政府眼中的社會,越模糊越好。只有這樣,才能一方面盡量避免政府掠奪社會財富的沖動,同時還能盡量避免政府大干一番、開創偉業的沖動。
  現在的世界,不管是東方還是西方,我們都見到比傳統社會強大得多的政府。尤其在那些商業環境不好的國家里,政府更是集中了社會最能干的精英。這些咄咄逼人、精力充沛、智力過人的精英,都要為自己爭一個好前程。這時,如果有政府統計為他們提供了社會的產出數據和財富總量,那么,怎么可能杜絕他們千方百計地設計出種種辦法來巧取豪奪呢?根本不可能做到的!
  政府統計不是一個技術問題。在現實社會,已經不可能阻止政府去統計無數種數據了——除非首先取消大政府。實際上,政府統計是大政府存在的一種表現和結果,而不是原因。揭示出這個事實,是想要提請公眾注意,今天的政府已經以如此多種多樣且一般人不易察覺的方式,深深地滲透進社會中。在政府擁有強力的背景下,許多看似無害的事務,都時時刻刻幫助政府進一步控制社會。
  我們有什么辦法呢?短期的策略并不清楚,但長期的戰略是很清楚的,那就是不懈地告訴公眾,讓公眾認識到政府權力擴張的危害。每少一個政府擴張的歡呼者,我們就離一個自由社會近了一些。
  不積跬步,無以成千里。

路過

雞蛋

鮮花

握手

雷人
分類:

大話財經

關鍵字: 政府 統計

免責聲明 免責聲明

     
陕西11选5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