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頁 > 培訓資訊首頁 > 文章詳情

鄭風田:哪里的農業戶口與城市戶口值錢?

作者: 佚名  上傳時間:2009-12-25  瀏覽:96
  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出放開中小城市與城鎮的戶籍限制,想以此來帶動城鎮化的發展以及內需的擴大,使國家經濟能夠可持續的高質量增長。但各位看官質疑了,是不是農業戶口與城市戶口相比都不值錢?是不是只要中央一聲令下,政策一出,振臂一揮,那些擁有農業戶口的人就應者云集,立馬把農業戶口轉變為城市戶口?不可否認的是,在我國絕大部分的地區是這樣狀態。但也并不都絕對了,還是有那么一些地區,農業戶口其實比城市戶口值錢多了,你給他一個城市戶口,他還真平一要嘴。筆者曾多次在國內各地調研,知道一些這方面的行情,就來進行總結一下,告訴各位看官我國都有哪些地區的農業戶口與城市戶口值錢以及為什么這些地區的農業戶口值錢。
  第一類地區是珠三角的許多農村地區農業戶口比城市戶口值錢多了。
  廣東珠三角有一個奇特的現象叫做“外嫁女”問題,這是什么問題呢?女孩子出嫁了,但戶口卻不愿意轉出去,學生考上大學了,戶口也不愿意轉走。背后的原因其實很簡單,那就是按戶口的分紅制度。珠三角在剛剛改革開放之初,當時沒有太多的條條框框,港臺商人來了之后,當地農村的土地馬上就被建上廠房出租給這些愛國華僑從事生產,當時并沒有“征地”一說。愛國華僑對農民也不薄,住了廠房每年要給一大筆房租,這樣就可以收取地租,獲得土租收益了。當時的村政府還算比較公道,每年靠出租廠房獲得大量的租金后,就按戶口給全體村民分紅。如果你擁有該村的戶口,每年少則數千元,多則數萬元的分紅,都不需要任何付出,只要是本村戶口就行。
  只可惜其他地區的農民就沒有這個福氣了,主要原因是那個中國政府特色創造的概念:征地。征地的最上層原因是來源于上世紀82年的憲法,不明不白地寫上一條,城市土地屬國有,農村土地屬集體所有。在當時特寫背景下,社會主流的思想還是認為什么是公什么就好,全體人民代表就稀里糊涂舉手表決就把那個根本大法給表決通過了。有了這個根本大法作尚方保劍,我們的土地管理部門就緊跟著設計了一個“征地制度”,也就是說,農村的地屬于集體所有。如果要進行城市化,就必須經過征地環節。最后征地就演變成政府免費或者低價從農民手中把地拿走,然后轉手高價賣出的手段。開發商拿到地,轉眼之間就獲得了暴利。這也是我們所看到或者聽到的為什么全國各地會出現那么多的土地開發官商勾結惡案。這些案子說白了,其實質都是在占農民的便宜。
  這個問題要真正得到解決,就必須修改憲法,把城市的土地是國有這一條去掉。原因很簡單,當時把城市規定為國有就是不明不白,現在就應該正本清源。其實城市與農村界線是很難去劃分的,同樣一塊地,為什么變成城市了,就必須要從農村集體的變為城市國有的?邏輯上也走不通。這個規定讓大批的土地增值,作為土地的原居民農民的利益卻一直得不到保護,走到哪個國家都說不通,但卻在我國大部分的農村卻一直發生著。最主要的是,目前已演變在農民最大的不滿,我國前幾年群體性事件,有60%以上都是與征地相比。這個問題如何不去真正解決會嚴重影響到國家的和諧穩定。
  很幸運的是,廣東珠三角作為改革開放的試驗地,并沒有遵守“征地”這一規定,所以農民從土地增值中獲得了不少的收益。珠三角也成了我國最富有的一方。這個不征地政策,為當地的農民留下了一個靠這個農民唯一值錢的財產—土地來獲得收入。所以廣東珠三角那些村里有土地出租能夠獲得年分紅的村莊,農業戶口比城市戶口值錢多了。只可惜這樣做的地區太少了。
  第二類地區是蘇南農村地區。
  這些地區在改革開放之初,每個村莊都大力發展鄉鎮企業。雖然以后這些村莊的鄉鎮企業也有不少被股份化了,或者給賣光了,但還是有一些村莊,留下一大塊集體股,每年村集體會有一大塊的分紅。農民只要是這些村莊的居民,擁有該地的農業戶口,就可以獲得相應的分紅。所以講,在江蘇的無錫,真正無錫城的居民有不少比周邊農村的農民收入低多了。所以整體來講,蘇南地區的農業戶口也很值錢。
  第三類是北京、上海等大城市周邊的農村。
  在偏遠地區擁有一塊宅基地與承包地可能不值錢,但在北京與上海等這些大都市周邊,如果擁有一塊地,那可是個寶。如果你擁有一個農村戶口,一般都可以有。但如果你有一個城市戶口,對不起,在上海可能出幾千萬都不一定能夠買到這些房子。所以講,離這些大城市近的農民,屬于真正的有產階層,是可以用這些東西變換成收益的。包括過去的城中村,每戶農民可以建幾層小樓出租,可以獲得很高的收入。這些地區由于背靠大城市,農民一般都有一塊宅基地與承包地,不少農民通過建“非法”的小產權房,收入也是挺可觀的。如果你的戶口轉出村莊,變成城市的了,你就不可能有這些宅基地與承包地了,而村莊的開發分紅以及拆遷的補償可能都拿不到了。所以整體講,這些地方的農村農業戶口也是蠻值錢的,農民一般不會輕易地為了一個不值多少錢的城市戶口而把實質的東西給弄丟了,戶口背后的宅基地與承包地還是一塊挺大的利益。
  第四類就是超級村莊。
  也就是那些有一個很牛帶頭人的村莊,帶領村民致富了,村莊的農民一般應該都可以共福利,獲得一個分紅。一般的大城市周邊的農村、蘇南、浙江等相對比較多一些,比如浙江橫店的徐文榮、江蘇華西村的吳仁寶、河南南街村的王宏賓,山東大寨村的郭鳳蓮。這些村莊在帶頭人的領導下,經濟發展的很鳳光,一般這些村莊實行共同富裕,并不是吃大鍋,而是給村莊的父老鄉親一定的分紅,只要你是這個村莊的人,一般都有份。這樣的村莊的老百姓比到城市去強多了,什么東西都有人給、有人管,某種程程度上我把它叫做提前進入共產主義了。只可惜,這樣的村莊在我國的整體村莊中,估計連1%的數量都不到。
  上述這些地區的農業戶籍估計會被當地居民異常珍惜,一般的沒有什么含金量的城市,尤其是小城鎮的戶口對農民就沒有什么吸引力了。什么時候如果國家廢除那個拿走太多農民土地增值紅利的征地制度,實行“同地、同權、同利”了,農業戶口就值錢了。目前之所以農業戶口不值錢,絕大部分都是這個征地制度給鬧的。

路過

雞蛋

鮮花

握手

雷人
分類:

大話財經

關鍵字: 鄭風田 城市

上一篇: 通貨膨脹早就來了

下一篇:職業心態

免責聲明 免責聲明

     
陕西11选5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