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頁 > 培訓資訊首頁 > 文章詳情

反饋未必有用

作者: 佚名  上傳時間:2009-12-24  瀏覽:86
  管理者應接受更頻繁的績效評估嗎?“客戶反饋”調查問卷有用嗎?答案并不明顯。沒有反饋的環境不利于學習新技能,但反饋本身可能會令人困惑或令人士氣低落。
  在我中學的最后一年,太少和太多的反饋我都經歷過。由于數年來一直在中級水平上晃悠,我決定放棄上鋼琴課。我的鋼琴老師一直以來都得體地保持沉默,這時她充滿希望地說,我有著極好的琴鍵觸感,勝過她的任何一個努力且有藝術天賦的學生。我并不為之所動。這話她要是早說5年,我可能會更努力一些。(我大概這樣告訴自己。)
  還是那一年,我決定花更少時間做A級高等數學練習,而花更多時間與我的女友在一起。我認為,我平庸的數學能力不會達到讓我進入大學所需的水平,要進入大學我必須依靠其它一些科目。得到一個C不比得到E更有用。因此,我停止了學習,理所當然地得到了E,并確實通過別的方法進入了大學。
  除了反映出我內心的懶惰之外,這些故事還表明,反饋是把雙刃劍。我的數學成績明顯證明,我面臨著一個不可逾越的障礙,因此我放棄了。但如果我的能力和目標之間的差距變得再小一些,這種反饋本可能會激勵我行動起來,而不是投入女友的懷抱。
  另外,正如加里•克萊恩(Gary Klein)在一本發人深省、內容廣泛的關于決策的新書《街燈與影》(Streetlights and Shadows)中所指出的那樣,在我們認為是反饋的意見中,很多都是無用的。我們可能會發現我們做的一些事情進展不錯,但我們不知道原因。對于一項簡單、多次重復性的任務而言,這可能足以。但生活中很多事情并非如此,而關于結果的簡單反饋不會起到任何作用。此外,長期而言,太多太快的反饋可能會造成反效果。在反饋連續不斷時,我們可能會學得很快。但當教練或管理者消失時,我們發現,我們不知道如何繼續自學。
  顯然,反饋通常是我們所需要的。倫敦政治經濟學院(London School of Economics)的奧麗婭娜•班迪耶拉(Oriana Bandiera)和瓦倫蒂諾•拉希尼斯(Valentino Larcinese)以及倫敦大學學院(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的伊姆蘭•拉蘇爾(Imran Rasul)的一份新研究報告,就一項意外試驗對學生表現的影響進行了研究。班迪耶拉及其同事發現,優秀大學的理學碩士課程的基本結構都相同(先考試,再寫論文),但由于歷史的原因——顯然是隨機的——一些大學在學生寫論文之前先不公布考試成績,而其它大學則會一直隱瞞所有成績,直到該課程結束。
  令人驚訝的是,結果很明顯:有關考試成績的反饋似乎會激勵所有人。成績不好的學生會振奮精神;成績優秀的學生會受到激勵追求更高的分數。其效果基本可與縮小班級規模相提并論,但成本或許會小得多。
  然而,我不知道,班迪耶拉及其同事是否真正摸清了其中的因果關系。在他們的理論模型中,只有在過分自信的學生因感到不快和吃驚而投入更多努力,而缺乏自信的學生在受到激勵后更加努力這種情況下,研究結果才講得通。在我看來,一個更合理的解釋是,不確定性會讓所有人失去動力。
  我不知道,這個結果是否適用于工作場所。最終,在教育上,誠實的評估是理所應當的。而在辦公室,它可能會給所有相關人士帶來極大不便。

路過

雞蛋

鮮花

握手

雷人
分類:

職場人生

關鍵字: 未必

免責聲明 免責聲明

     
陕西11选5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