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頁 > 培訓資訊首頁 > 文章詳情

一邊高失業率 一邊鬧人才荒

作者: 佚名  上傳時間:2009-12-24  瀏覽:84
作為世界第一經濟強國的美國榮景不再,經濟非但沒有復蘇跡象,反而持續惡化,以致陷入這樣一個怪圈:一邊是失業率高企,一邊又鬧人才荒。目前的失業率已攀升至8.1%,越來越多的美國人加入失業大軍。失業率引爆的信貸危機也在進一步發酵。而另一方面,也有越來越多的人擔心,海歸潮加速人才流失,可能會削弱美國高科技產業的競爭優勢。

  盡管美國聯儲局主席伯南克日前表示,美國經濟衰退有望在年內結束。一般認為那不過是信心喊話,不可當真。美國勞工部公布的最新統計顯示,今年以來失業率沖至雙位數的州大幅增多,狀況慘不忍睹。而在這同時,也有越來越多的外籍高新技術人才加速從美國出走,其中來自中國及印度的人才表現得最為歸心似箭。

  與伯南克意見相反,美國勞工部報告預料在未來一年里情況將會更糟,失業率有可能突破10%。美國總統奧巴馬在例行的每周電視談話形容失業率之高令他“大為震驚”。事實上,假如將兼職、進修等暫時脫離勞動人口者計算在內,目前失業率已高達14.8%。

高失業率加速人才流失

  最能反映一個國家就業指標的大學應屆畢業生就業形勢,同樣令人悲觀。據全國大學和雇主協會(NACE)公布的調查報告稱,今年幾乎每一個行業預定招聘的新鮮人都大為減少,下降最多的是金融業,預期的空缺減少71%。

  一邊是失業數字不斷刷新,一邊是國際性人才急劇流失,美國似乎陷入了這樣一個怪圈。據哈佛等大學聯合調查顯示,越來越多的外籍高新技術人才選擇回國發展,其中尤以來自中國及印度的人才最為急切。有超過八成的海歸說,他們選擇回國是為了更好地發揮專業技能。其實還有兩個原因,一是永久居留身份難以解決。美國每年有100多萬專業人員在排隊等待申請綠卡,而每年綠卡的配額只有12萬個;等待的時間可能是10年以上。花那么大的代價來坐“移民監”,在今天看來尤為不值。二是美國的技術移民政策存在弊端:一旦遇到經濟不景氣,裁員潮接踵而來時,外籍技術移民往往首當其沖,成為裁員潮的代罪羊。

  目前尚沒有權威統計顯示近年來究竟有多少高技術人才出走,但通過中印兩國企業在美國的招聘情況來看,這個數字應該在每年數萬人左右,并有可能在未來3到5年內超過10萬人。在華爾街一家獵頭公司擔任執行總裁的楊先生告訴本報,這不值得大驚小怪,隨著中國和印度的經濟崛起,其專業人員背井離鄉到海外尋找一份更好生活的動力也就越來越小。

  不過一些學者擔心,愈演愈烈的高科技專業人員的海歸潮,可能會削弱美國高科技產業的競爭優勢,加速就業機會和人才流失,因為移民對高科技產業的貢獻有目共睹。盡管移民只占美國總人口的12%,但是,在加州的硅谷地區52%的高科技企業都是由移民創建,美國超過四分之一的全球專利由移民獲得。在科技和工程領域,擁有學士學位及博士學位的移民分別是24%和47%,比較這些領域擁有同等學位的本地人的比例高出許多。谷歌美女副總裁瑪麗莎? 梅耶爾(Marissa Mayer)在分析雅虎為何走下坡路時即斷言:因為人才的流失。

硅谷上演資訊業人才“大逃亡”

  美國最近的一項研究表明,主導美國高科技力量的外國人才正在加速流失,美國即將面臨自己的人才流失窘境。20世紀90年代,美國高科技尤其是電子產業的高速發展,使硅谷在一夜之間聲名大振。在硅谷數以百計高科技公司中,超過52%的高層管理人員都是外國移民。這些來自世界各地的天之驕子,也把硅谷視為他們圓美國夢的地方。經過多年辛苦創造,硅谷成為他們夢想成真的理想之地和安身立命的家園。然而,美國經濟大潮呈現頹勢已不可逆轉,硅谷的吸引力正在消逝,美國夢不再足以牽動這些資訊業人才的心。

  “下一個硅谷不會在加利福尼亞,而是上海,或者班加羅爾。” 當杜克大學教授維偉克瓦德哈瓦走訪了在美國工作的1000名有博士學位的外國移民,發現他們中只有不到15%的人表示還想繼續留在美國工作時,不無傷感地說。不只是資訊行業,金融行業也是美國人才流失的“重災區”。在去年12月于紐約舉行的上海金融人才招聘會上,原本計劃吸引300人前來應聘,結果來了 1000多人,其中大多數具有碩士以上學位,公司主管一級的應聘者也不在少數。而在那次招聘會上,推出崗位的最高年薪達到150萬元人民幣(約合21.9 萬美元)。在短短的一年多時間里,雷曼兄弟等百年老店紛紛轟然坍塌,不僅嚴重打擊了人們的信心,也使一些國際性人才認真思考自己的未來。

  除了硅谷以外,華爾街是人才流失的另一個“重災區”。由于經濟前景不妙、公眾對高管薪酬審查逾加嚴格,許多著名投資銀行家,如德意志銀行美洲并購業務主管瑪納斯、德銀媒體銀行家澤柯,高盛集團合伙人拉維奇和瑞士銀行董事總經理辛恩等紛紛逃離華爾街。

  汽車行業被稱為“雙高”,即失業率高、人才流失率高。去年的最后幾個月,包括豐田北美公司雷克薩斯品牌市場營銷副總裁黛博拉-梅耶、豐田汽車北美公司總裁吉姆-普萊斯、豐田汽車北美公司雷克薩斯品牌總經理吉姆-法雷在內的3位高層相繼出走,使該公司備受打擊。豐田方面稱,他們擁有很多經驗豐富的后備人才可以填補空缺。

  不過,業內人士指出,人才尤其是高管人才不是“少了人、補個缺”這么簡單的事情。企業突然換將,經營的連貫性很可能被破壞。即使豐田公司或者其他公司能在短時間內找到合適的繼任者,其適應新環境、融入新團隊也需要付出更高的代價。

海歸也有風險

  擁有賓州大學沃頓商學院工商管理碩士學位的韓小姐,原本在全球最大的四家會計師事務所之一的畢馬威(KPMG)工作。優厚的薪資使她很快在與曼哈頓一水之隔的新澤西州買了一棟房子。不到30歲,她的美國夢幾乎就要成為現實。不料就在2個月以前,韓小姐突然接到公司的辭退通知,要求她在3 天之內完成工作交接,并且走人。兩個月來,韓小姐的求職信發出去無數,基本上都是泥牛入海,偶爾一家公司面試,也都是不了了之。最近,她準備將視野延伸到北京、上海以及香港。她說,如果中國國內工作有譜,她就會賣掉房子,選擇海歸。

  比較說來,梁小姐的處境更為艱難一些。在她任職的紐約一家華文媒體由于多年來入不敷出,于一個多月以前宣布倒閉。她從事記者行業20 多年,除了舞文弄墨以外她幾乎一無所長。而紐約現存的幾家華文報紙大都是舉步維艱,版面縮水、機構瘦身,再想找一份記者職業幾乎變得不可能。更糟糕的是,她還是一個單親母親,任職大學教授的丈夫多年前選擇歸國,她帶著兒子留在美國,她喜歡美國的人文環境和自然環境,也希望兒子接受美國的教育。在美國,她雖然感到生活得含辛茹苦,但是大抵能過得去。而今突然失去工作,她真不知道如何是好。“除了茫然以外,就是恐懼。”她幽幽地說。

回流人才生存率不高于50%

  如果說韓小姐、梁小姐加入失業大軍是出于被動的無奈之舉,那么,畢業于杜克大學經濟學專業的張先生,放棄優渥的美國生活回國發展則是自己的主動選擇。任職于費城一家投資公司的張先生可謂事業順遂、春風得意,身處熊市業績卻能蒸蒸日上,旋即被提升為公司主管。今年年初,他突然宣布辭職,買了一張單程機票回到上海。只是回國后的發展似乎不如預期,先后走進兩家基金公司,都因為與所在公司投資理念相左難過磨合期而黯然離開。

  類似張先生的“水土不服”大有人在。據美國的一家高管搜尋和評估機構羅盛咨詢通過多年的觀察發現:回流人才的生存率不高于50%,有相當一批經理人在加入企業后6個月甚至更短的時間內選擇了離開。盡管如此,還是有越來越多的中國留學生選擇海歸。

  從20世紀70年代末以來,到美國留學的中國學生人數大約是19萬,其中4萬人學成回國, 6萬多人仍留在學校讀書,其余八九萬人留在美國。早期留美學生大都人到中年,很多人已經成家立業,子女在美國學校上學,已經完全融入美國社會,對這些人來說,很難下決心回到中國另起爐灶。不過,他們當中的很多人表示,等孩子長大之后,如果遇到機會,條件成熟,他們也不排除回國工作的可能性。這些準海歸中不乏企業高管,他們是許多中國公司夢寐以求的人才,但中國公司真是他們的避風港嗎?恐怕是一個未知數。

  這些準海歸中不乏企業高管,他們是許多中國公司夢寐以求的人才,但中國公司真是他們的避風港嗎?恐怕是一個未知數。

路過

雞蛋

鮮花

握手

雷人
分類:

選才留才

關鍵字: 失業率 人才

免責聲明 免責聲明

     
陕西11选5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