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頁 > 培訓資訊首頁 > 文章詳情

美式“全民醫保”險過第一關

作者: 佚名  上傳時間:2009-12-24  瀏覽:78
美國式全民醫保網,有望由1.2萬億美元構筑而成。

  美國國會眾議院在11月7日深夜,以220票贊成、215票反對的表決結果(通過須218票),“驚險”地通過了近2000頁醫療改革法案。這場引發數月激烈爭吵、不斷大規模游行及國會激辯的美國醫保法案首次出現階段性結果。

  盡管下一步還要過參議院和合議委員會的“關卡”,但支持該法案的美國人認為,這標志著近半個世紀以來,美國醫改邁出了實質性一步。

  和各國醫療改革一樣,此番美國醫改目的在于:推行全民醫保的財政負擔與醫療保險制度本身改革。而在全民醫保的美麗圖景下,醫療保險制度“靠政府”還是“靠市場”,是美國醫改爭論的最大焦點。

  相比美國“醫保擴面”,中國醫改則面臨著更多體制機制難題,包括醫保支付方式改革、公立性的醫保機構管理效率等問題,及最艱難的公立醫院改革,其實質關系到事業單位改革等體制性命題。

  1.2萬億構建美國全民醫保?

  經過數輪修訂,最終通過的眾院版醫改案要達到一個目標――美國的“全民醫保”,即在未來10年內,醫保覆蓋面達到總人口的96%。

  目前美國醫保體系由三大塊組成,即政府出錢或部分出錢的三大公立醫保(Medicare、Medicaid、CHIP,分別覆蓋65歲以上老人、低收入、兒童、退伍軍人等)、雇主為雇員提供的醫療保險、個人投保。

  美國是當今世界唯一沒有建立全民醫療保健制度的發達國家,即上述三塊醫保之外的約4570萬人沒有參加任何醫療保險,約占總人口的15%。

  為了達到“全民醫保”夢想,美國眾院版醫改方案提出的措施是,擴大原有三大政府醫保覆蓋面。要求絕大多數美國人購買醫療保險,聯邦政府將為無力購買醫保的人提供補助。

  同時,大公司必須為員工購買醫療保險,否則將受懲罰。聯邦政府還將為之前一些付不起保費的小公司提供補助。

  其中,一條最富爭議的新舉措是,由政府出面提供一套醫療保險計劃,實現全國保險交換,允許民眾可以從國有和私有公司中自由轉換或購買保險,從而幫助沒有醫保或想換醫療保險的個人購買新保險。

  當然,法案內容還包括對保險業加強監管,如禁止醫療保險商以病人有先前病史為由拒絕出售保險,禁止以病人性別或病史為由提高保險費。一些大保險商可能會失去現在享有的聯邦反壟斷限制豁免等。

  “美國醫改法案關鍵點是醫保擴面的財政來源和政府介入的擔心。”北京大學政府管理學院教授、醫改專家顧昕分析,相比眾議院版本,參議院的醫改版本可能要在這兩方面“縮水”。

  眾院版支持者認為,盡管有1.2萬億投入,但在未來10年內使聯邦政府赤字減少約1040億美元。法案的支持者認為,從長遠來看,政府在醫療上的投入還將大大減少。正是這一理由,支撐了法案最終通過了眾議院。

  盡管如此,顧昕認為,參議院版本的財政投入大約要縮水一半,因此,在財政投入上,美國醫改法案還將會“討價還價”,而在是否建立聯邦政府醫保計劃,即建立國有醫保機構或計劃,仍將會產生激烈爭論。

  中國醫保改革的不同命題

  “中國醫改和美國醫改一致的地方都是要推行全民醫保。”顧昕分析,但中美醫改重點任務不同。美國醫改法案核心在于如何把醫療保險制度覆蓋到全民;是否用政府力量,或公立機構來完成這一覆蓋。

  美國醫改法案爭論交鋒核心追溯是一個價值判斷:構建醫療保險制度靠市場?還是靠政府?

  在美國共和黨和持反對意見者們眼中,奧巴馬醫改方案中的“政府介入”措施,是最值得擔憂的地方,即一個由政府投入的國有或公立醫保計劃,能否保證其效率及危害到“自由市場”的原則。而在奧巴馬的觀點支持者方,則強烈呼吁商業保險業帶來的“市場失靈”,即上千萬人未能納入到醫療保險制度中。

  “下一輪參議院辯論中,各種細節措施的背后,最后仍會是市場主導還是政府主導的利弊爭議。”顧分析。

  盡管美國醫改圍繞著“市場”、“政府”爭議,但從專家們看來,美國醫改法案中體現的“政府”色彩還遠不是其他國家醫保制度的“政府主導”。

  “相比其他國家,此次美國醫改法案的政府主導是非常微弱的,是設想一種公私合作存在的醫保模式”,顧稱,總體來說,奧巴馬推行的新醫改方案,對于現有的醫療保險,無論是公立的還是民營的,在制度框架上維持現狀,只是通過稅務優惠以及制度微調來促使其降低費用、改善服務、增加參保者。

  顯然,醫保制度的“市場”和“政府”爭論,對目前中國新醫改而言,不是主要話題。因為中國醫保制度一直是實行政府主導。

  “中國醫保覆蓋面已不成討論重點,重點是醫保制度本身如何改革和完善。”清華大學衛生與發展研究中心主任劉遠立教授表示。

  中國新醫改三年愿景是通過三項醫保制度,即城鎮職工醫保、城鎮居民醫保、新農合,基本覆蓋到所有人群,完成全民醫保的目標。

  一位醫改專家對記者分析,美國用10年完成全民醫保,我們則用三年就可完成。但中國還需要提高保障水平、改革醫保支付方式、改變單一公立醫保機構效率低下等方面進行更深層面的改革。

  “無論是美國還是中國,最后都要解決一個問題,如何抑制不斷上漲的醫療費用。”顧昕稱,目前美國醫改法案試圖通過降低醫保費用,來控制整體社會的醫療費用上漲,即建立政府補助的醫保計劃,與商業醫保機構展開競爭,促其降低參保者的醫保費用。但效果如何還有待長期觀察。

  對中國而言,有了“全民醫保”,不等于解決了看病難和看病貴問題。上述專家稱,相比美國醫改,中國醫改則要面對更難啃的骨頭,即占醫療市場主體98%以上的公立醫院如何改革?

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

路過

雞蛋

鮮花

握手

雷人
分類:

行業動態

關鍵字: 美式 醫保

免責聲明 免責聲明

     
陕西11选5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