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頁 > 培訓資訊首頁 > 文章詳情

黃光裕栽后的國美變局

作者: 佚名  上傳時間:2009-12-24  瀏覽:101
在最開始得知黃光裕被拘后,我的第一反應是兩個判斷:一是黃這次十有八九是栽了;二是黃倒了,國美并沒有完,但是否“改姓”――不再姓黃或脫離黃系控制就不得而知了。 第一個判斷的原因很簡單也似乎很復雜。黃張揚和有些狂野的狼性,幾乎被世人所公認,但我們知道狼獵食是少不了血腥的,況且他在獵食的時候也少不了被別人獵。不過畢竟是首富,背后也錯綜復雜、千絲萬縷――茲事重大,從被拘一個星期后才公開消息,多少也應對了這個問題。但公開本身,就基本判定了黃這次情況的嚴重性。
后事的演變,似已越來越佐證著這個觀點。后有媒體消息稱“據公安部門調查,黃光裕名下秘密往來的可疑資金約有700億元,他本人涉嫌與股價操縱、洗錢等七起犯罪行為。”
如果再往前追朔的話,黃今日的窘境似早有先兆。在1999年黃創建鵬潤投資之后,江湖上曾有流傳:黃在規避國美日后風險以及“內保”搶地盤諸說。記得我后來曾應《中國商貿》(現《銷售與市場》渠道版)之邀寫了一專輯有關國美等超級終端的危險之類的封面文章,另一媒體朋友知道后,還忠告我要在國美上謹慎一些。而被許多人所知曉的是,黃光裕經過2006年第一次被北京市公安局問訊后,這位中國首富據傳再也沒有離開過公安機關的視野。
第二個判斷的重點在是否“改姓”上。對國美這個在全國擁有1300多家門店,30萬員工,年銷售額約1000億元的龐然大物而言,既是上市公司,又是一家近年來頻繁并購永樂、大中等的企業,其公司治理不會輸于黃宏生及其創維這樣的企業。不過有兩個至關重要的問題,卻在影響國美未來的走向。
一是權力過度階段將會左右國美前途。11月27日,國美電器緊急召開董事會,組成了8人構成的一個“決策委員會”,并通過了由陳曉兼任董事會代理主席的決議。問題是陳曉以前是永樂的大老板,盡管之后添為國美CEO,但畢竟是半路出道國美,而在國美這樣的企業里面,派系斗爭一定是少不了的。陳曉系、黃光裕舊部系以及其他什么系的,必然會危害國美的決策及執行機制。這些亂了,國美自然就會出更多亂子。
二是黃光裕此次事件涉嫌操縱股價、洗錢等諸多罪名,既可能牽涉到前面所講的700億元可疑資金的問題,也可能牽涉到若干年前的原罪。這次事件是否會涉及到國美添窟窿的問題,以及到底會添多少等問題,都充滿了不確定性――盡管國美正在做將黃光裕個人行為與國美劃清界限的努力。
倘若這個窟窿需要10億甚至以上資金來添堵的話,那國美的資金鏈就會變得非常危險――以國美2007年的11.27億元人民幣凈利潤來看,拿一年及以上的凈利潤來添窟窿,本身就是一件極為危險的事情。同樣重要的是,在國美的現金流中,對供應商帳款的沉淀是非常龐大的一部分,如果國美因為資金鏈問題,將帳期控制到超過供應商所能忍受的期限,事關國美命運的坎很快就會到來。
這才是墻倒眾人推的真正問題所在。國美的產業布局似乎早在防范今日今時的問題:以國美的巨大現金流和鵬潤地產的高利潤形成獲利的完美組合。國美擬算的地產殼――中關村曾增發公告顯示,鵬潤控股旗下擁有眾多土地一級開發和土地整理項目,總占地面積超過1億平米,可建設用地面積超過4943萬平米(該數據或有水分。即使以2000元/平米的地價計算,光土地款就需要2000億元。以國美的資金實力有這樣的可能性嗎?)。問題是地產今年已遭遇寒冬,而在未來的兩三年內,都會處于低谷。銷售回款有限,龐大的土地出讓金、滯納金乃至銀行貸款壓力,將會象幾座大山一樣壓制國美。
[1][2]下一頁這些更加增加了國美資金鏈的危險性。如果真走到了資金鏈斷裂的一步,那近年來瘋狂并購的國美就極可能遭遇被別人并購的窘境。此時,國美將會無可避免的改姓。
沒錯,對國美而言,首富黃光裕并非國美的墻,資金鏈才是。國美要想避免墻倒眾人推的問題,首要的是戰略決策行進在正確的軌道上,并不會在資金鏈上出現無法承受的問題。
上一頁[1][2]

路過

雞蛋

鮮花

握手

雷人
分類:

管理前沿

關鍵字: 黃光裕 國美

免責聲明 免責聲明

     
陕西11选5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