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頁 > 培訓資訊首頁 > 文章詳情

從封殺報紙看資本的放縱與傲慢

作者: 佚名  上傳時間:2009-12-24  瀏覽:104

封殺
點擊此處查看全部新聞圖片
新疆廣匯實業投資(集團)有限責任公司是新疆經營規模最大的民營企業之一,其董事局主席孫廣信一直是福布斯和胡潤富豪排行榜的常客。新疆廣匯物業管理有限公司為其子公司。新疆廣匯物業在烏魯木齊市管理服務著73個居民小區、近7萬戶業主客戶。4月15日,新疆廣匯所有小區接到上級通知,禁止《新疆都市消費晨報》進入小區。面對訂戶的質問,小區保安只是強調這是上級通知要求的,新疆廣匯物業的保安在這一天采取的是統一行動。(新聞詳見今日本報A18版)
據初步了解,廣匯集團之所以要封殺這一新疆發行量最大的都市類報紙,緣于該報在數天前發表了不利于該集團的負面新聞,于是“龍顏大怒”―――所屬小區門前一律不準《都市消費晨報》的發行員出入或停留,這樣的情景明顯昭示出資本對民生的蔑視與傲慢
廣匯集團的膽氣何來?除其資本的無道德外,更有一種幾乎病態的財富觀念。在廣匯看來,他們不是社會的依附者,而是社會的賜予者甚至統治者,在自己“一統天下”的前提下,國家、社會和群眾的一切權利和利益都必須唯我獨尊,你讓我不高興了,我就在“我的地盤”表達我的不滿,還擊你對我的監督。盡管我在違法,小小的媒體和群眾的呼聲又能撼動我何?資本的狂妄和傲慢一旦達到極限,神圣的法律甚至都成了弱者!
事實上,資本權利的無限膨脹,來源于我們社會的一貫嬌寵,甚至是公權的忍讓和懦弱。[1][2]下一頁
在現實社會中,我們常常看到,老板們一旦財大氣粗,就能很快成為社會的“超級公民”,他們不僅能享受到社會的崇拜、權利的尊重,甚至能用手中的資本換取法律的“特殊”,公權的“破例”。在這種“嬌寵”之下,財大氣粗的老板們已經忘乎所以了,而像“跺一腳,半個烏魯木齊都能動”的廣匯集團就更加不可一世,連新聞媒體的監督權都可以蔑視和封殺了。新聞媒體是黨和國家的耳目喉舌,是群眾的代言人,更是社會的良心,由此看來他們連基本的社會良心也不要了,還談得上什么社會責任和民生責任呢?
面對這種資本對民生的蔑視和傲慢,政府相關部門再不能坐視不管了,有必要按照法律殺殺他們的霸氣,讓他們知道法律、社會和公民利益容不得任何侵犯,如果任容這種狂妄發展下去,損害的就不僅是法律和公民的尊嚴了,更可能是政府和整個社會的尊嚴。
觀點鏈接
資本封殺媒體的多重危險
首先,昭示了傲慢的資本已經不憚于踐踏法律。從法理上說,作為訂戶的小區業主和報社之間,建立了合法的合同關系,任何第三方都無權干涉和阻撓雙方合同的履行。為了“師出有名”,該物業公司不惜羅織一些原因,要求報紙整改,這就更無厘頭了,因為無論是物業公司還是物業公司背后的廣匯,都不具有執法權,它們既沒有權力驅逐報紙,更沒有權力要求報紙整改。
其次,昭示了一些資本已經把魔手伸向了公民的合法權益。公民擁有知情權、參與權、表達權和監督權,封殺報紙,那些訂閱報紙的用戶就無法及時閱讀,甚至不能閱讀,這就傷害了公民的知情權、閱讀權。
再次,這是對新聞監督的赤裸裸報復,是對輿論監督和新聞監督的破壞。廣匯之所以封殺報紙其實原因并不復雜,4月3日,都市消費晨報刊登了一篇輿論監督報道――4月1日,新疆廣匯集團工地上百人圍住當地居民房屋,其中近十人沖進居民家中,將人打傷。顯然,正因為有此齟齬,廣匯才惱羞成怒,進而報復的。其實,即便都市消費晨報的監督有瑕疵,廣匯也無權封殺報紙,因為報社擁有新聞監督權,這是法律賦予報社的權利和職責。廣匯采取惡劣的報復方式對待新聞監督,無疑就是踐踏法律,破壞報社的新聞監督權。此外,它還侵犯了報社正常合法發行報紙的權利。
上一頁[1][2]

路過

雞蛋

鮮花

握手

雷人
分類:

管理前沿

關鍵字: 封殺 報紙 資本 傲慢

免責聲明 免責聲明

     
陕西11选5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