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頁 > 培訓資訊首頁 > 文章詳情

從油價調控看經濟模式的局限性

作者: 佚名  上傳時間:2009-12-24  瀏覽:87
近幾年來,國際原油價格真叫個跌宕起伏、驚心動魄。 推動國際原油價格波動因素的爭論聲不絕于耳:地緣政治、歐佩克限產、美元貶值、游資炒作、發展中國家需求增長……,因素頗多、爭論頗多,但結果卻是一個:總體價格上漲,而且漲落不定。從歐洲市場原油現貨價格走勢圖可見,自2006年8月至2008年8月的三年間,原油價格上漲極差幅度達到244%。 上述爭論圍繞的核心原理之一,是經濟學基礎理論中,需求―供給模型。如右圖所示: 需求是價格的遞減函數,價格越低,需求量越大。在圖中的需求曲線D具有一個明顯的特征,它是向右下方傾斜的,即它的斜率為負值,表示商品的需求量與價格之間成反方向變動關系。 供給是價格的遞增函數,價格越高,供給量越大。在圖中的供給曲線S具有一個明顯的特征,它是向右上方傾斜的,即它的斜率為正值,表示商品的供給量與價格之間成同方向變動的關系。 那么,商品的價格是如何決定的呢?經濟學中的商品價格是指商品的均衡價格。商品的均衡價格是在商品的市場需求和市場供給這兩種相反力量的相互作用下形成的。當需求量與供給量一致時,即需求曲線D與供給曲線S相交于E點時,形成均衡價格,此時的數量為均衡數量。 對于非稀缺商品、并且在完全市場經濟條件下,需求-供給模型是無可非議的。而石油對全世界來講,早已是寡頭壟斷的稀缺資源,且處于非完全市場經濟條件下,加之其他因素的推波助瀾,需求-供給模型的原理已不能完全調節石油價格,或者說這種調控是一種舍本求末的調控,作為一種稀缺資源,需求量是調控的關鍵,價格只是調控的手段,特別是在國內。 石油價格的大幅波動,影響著我國國民經濟的基礎,就像七十年代的前蘇聯,西方列強用打壓油價的手段,動搖了前蘇聯的經濟基礎,從而,瓦解了前蘇聯的國體。風險管理中對風險有這樣的定義:“不確定性向有利的方向發展是機會,向不利的方向發展是風險”。而筆者認為不能把握不確定性是最大的風險。石油價格基于我國經濟就是這樣。 面對風險,我國如何應對? 原油價格執行的是與國際接軌的市場經濟,而成品油定價權,卻牢牢掌控在國家發改委手中,每次的價格調整,都是壟斷企業與政府博弈的結果。致使政府處于上調成品油價格,就要給相關領域以相應的財政補貼;不滿足壟斷企業提出上調油價的要求,就要給壟斷企業以巨額財政補貼的兩頭挨打的尷尬局面。(如中石化已累計獲得150億財政補貼,今年還將獲得且不低于100億財政補貼)。這種猶抱琵琶半遮面的調控機制,是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真實體現,即:市場中有計劃,計劃中有市場,或說即非市場經濟又非計劃經濟。 既然市場經濟的看不見的手和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計劃+市場的調控手段,都不能很好的解決油價調控問題,那么,是否還有其他辦法解決這一錯綜復雜的問題呢? 筆者認為,就我國來講,首先要認清地緣政治、歐佩克限產、美元貶值、游資炒作等問題是我們無力主導的;發展中國家需求增長總量中,我們只能寄望于控制自己的需求部分,是否可以考慮將調控的重點從價格調控轉向需求調控,利用我國已有的計劃經濟經驗,在全國范圍內分級控制成品油需求,量的而出和量入而出相結合,在滿足國計民生總需求的前提下,限制和減少消費性需求。[1][2]下一頁用核定油票的方式限制政府、企事業單位、個人的成品油消耗,使購油指標化,用油票來兌換成品油,反過來,油票又成了統計下個周期需求的依據,周而復始,逐漸將成品油消費納入計劃的軌道,結合價格調控、節能和限行等組合拳的使用,使政府盡快擺脫現在這種兩頭挨打的被動局面。同時可以根據國際油價的漲跌,游刃有余地調整國油儲備這個價格緩沖池。 由國內成品油價格調控的結果可見,任何經濟模式都有其局限性,比較而言,市場經濟滿足了社會物資豐富的需要,卻激發了各利益集團和個人的無限貪婪、自私的劣根性,致使看不見的手在緊缺資源的配置中,某個時點上收效甚微;計劃經濟使經濟的發展速度降低,決策風險加大、各利益集團惰性叢生,卻在面對錯綜復雜的矛盾時,特別在是緊缺資源的配置中,發揮著不可替代的作用。 綜上所述,經濟模式無優劣之分,各有其歷史和現代的局限性,也各有其適應的環境和善于解決的問題。和而不同,共生共存,將成為多元化世界文化、政治、經濟中的常態,能否靈活操控和熟練使用各種模式,將成為考核各國政府能力的關鍵。
上一頁[1][2]

路過

雞蛋

鮮花

握手

雷人
分類:

管理前沿

關鍵字: 油價 調控 局限性

免責聲明 免責聲明

     
陕西11选5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