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頁 > 培訓資訊首頁 > 文章詳情

昨天、今天和明天的干部

作者: 佚名  上傳時間:2009-12-24  瀏覽:93
中國,目前有三類干部,即:“昨天的干部”、“今天的干部”和“明天的干部”。 昨天的干部,是指那些思想觀念、工作方法還停留在過去狀態的一類干部。 今天的干部,是指那些思想觀念、工作方法僅僅根據目前的現實狀態、就事論事,沒有前瞻性的一類干部。 明天的干部,是指那些思想觀念、工作方法比較前位,已洞察中國社會,甚至國際社會發展趨勢,按照自己的預期開展創造性工作的一類干部。 一、昨天的干部 四川通江縣鄉干部吳正春,2008年10月16日發短信批評縣委書記,被拘。這是繼重慶“彭水詩案”、山西稷山誹謗案、陜西志丹短信案、海南“儋州歌案”、山東“高唐網案”之后,又一起因語言文字有損當地主要領導形象,被動用國家專政工具進行人身打擊的案例。 2008年1月1日,法制日報社主辦的《法人》雜志發表《遼寧西豐:一場官商較量》一文。這篇報道,給記者朱文娜,帶來了遼寧省西豐縣公安局“進京抓記者”的共和國典型事例。 這些事例,從表面上看,中國人民、下級與新聞監督,還沒形成共識;從體制上看,是中國的干部只接受上級監督,不接受人民監督、下級監督與新聞監督;深層原因,是他們在思想上,仍然生活在封建王朝時期,聽不得老百姓的逆耳之言。骨子里自視為萬眾之首,是當地的土皇帝。他本人就是黨中央派到當地代理黨中央向百姓履行中央職責的親差大臣,他就是黨中央在當地的化身,具有致高無上的權威,誰對自己提出任何“不忠、不敬之言”,就是對黨挑戰,就是反黨,所以,他要動用、有能力動用國家專政工具對其專政。 其實,我國有些干部,思想上有封建殘余的必竟是少數,但有“文革殘余”思想的,遇事用“階級斗爭”的方法去考慮問題的是多數。當這一類干部聽到“不忠、不敬之言”,首先想到的是堵塞言路,而不是疏通言路。打擊、報復是他們第一選擇,他對別人提意見、開展批評等,要求“有則解之,無則加免”,對自己絕聽進逆耳之言,尤其是公開的。 生活在“過去時”的干部,大都按自己的工作經驗去做事,一切聽命于上級的安排,工作沒有主動性與創造性。一切聽上面的,永遠不會錯,穩重、尊嚴與特權是其三件寶。他們對工作都比較認真,不愿意接受新的事物,認定了中國國情永遠不會變,并對黨和國家有深厚的感情,特權思想嚴重,物質缺乏在他們思想上根深蒂固,能吃苦,會因陋就簡,在其快要失去領導崗位之前,失落預感強烈。 這一類干部,一般都是80年代中后期提拔起來的老干部。也有少數年輕干部也有封建意識,但相對老干部要少一些。 這些“過去時”的一類干部,退休前往往想撈一把,因為他在過去幾十年中,盡心盡力為黨工作,的確是工資低,沒有任何工資外收入,其勞動與所得極不對稱。他們一般不使用電腦,用了的,也是用于娛樂的多,用于工作的少。 二、今天的干部 我國的干部隊伍,大量的是生活在今天的干部。[1][2][3][4][5]下一頁他們對國家和當地的經濟發展狀況了如指掌,苦于找不到工作的突破口,恨不得有個高人指點他,讓其找到當地經濟社會發展的靈丹妙藥,往往又受到現行體制與規則的制約,經過三番五次的甩打之后,認識到:中國官場不是要你做出多大的貢獻,而是要你努力打通人際關系,工作有成績,且“下面沒有意見、上面有人賞識”的最佳境界。 實用主義與潛規則他們十分精通。他們的政治嗅覺敏感,能提前預知中央精神,他學習中央文件,不是看黨和國家要他干什么,而是看中央要他們成為什么,中央有那些大的舉措,他應該怎么做。 如:要學歷,他能千方百計弄到高學歷;要成績,早就安排得妥妥當當,并找到各種理由證明其成績的真實性與可靠性;要群眾意見,他早就對那些能為他打分、提意見的人,個個安排得舒舒服服,恩澤惠實。至于什么社會發展、群眾利益等,不是他考慮的事情,即使考慮社會發展、群眾利益問題,那要看對自己有好處沒有。成天想著人生最重大事情是“別出事、影響我的前程和能否保住現在的級別與位子”。 生活在“進行時”的干部,一般都比較溫和,不輕易得罪人,開大會講的全是正確的話,誰聽了也舒服的話,批評的事,也是對的,但都是不著邊際的從眾批評。偶爾還能做出一些誰也不能說錯,但也不能說是全為老百姓的好事。要是與下級干部交流,主要是表揚為主,不足的方面,事后個別談話,點到為止,并極力拉攏任何一位干部,努力表現出親官親民的外在形像。從不公開批評具體的人和的某一個干部,遇到難辦的事情,就在小范圍內,說說真話和心里話,讓核心與骨干力量體量他的苦衷,努力實現團結、同心、協力辦好難事和大事。任何基層干提出的私事和公事,能做到的盡力去做,尤其是私事,更加賣力,有的甚至違規,也要努力辦好。 對上級布置的工作,都能很快理解,對新的提法和說法記得牢,說的順口,并認真接受,且表態快、辦法多。但,一般都是采取“當面不抵,背后不理”。不管事情能不能做、做不做得了,先剪個彩、舉行個儀式再說,把責任先明確,目標訂出來,把醒目的牌子和標語掛起來,真做不了的就不了了之,能實現的,就開始總結經驗與成績。 這一類干部,一般很難找到他的缺點與錯誤,錯誤不般不會犯,大額金錢和太招搖的異性,一般情況下不去撞,如遇特殊情況也要再三掂量,有時會賭一把,若是沒有發現,可能會繼續賭下去。在加大反腐力度的情況下,大多數怕太貪心會出事,都十分謹慎。但不會犯事的灰色收入與因公消費,用盡其源,有些年輕性狂的干部,沒有把握好度,往往會出事。 生活在“進行時的干部”占的比例最大,他們都有一定的工作經驗,一般都有較高的學歷,其中大多數是后來進修、甚至是憑關系和高額學費獲得的,真正起作用的是有選擇地自學的一些知識和其職前學歷。他們對中國皇帝的歷史劇和小說很感興趣,并能觸類旁通,應用自余。且能跟上社會進步,會用電腦。 三、明天的干部 所謂明天的干部,是指那些有真才實學,社會責任感強,政績預期較高,視政治、經濟社會的發展與進步為己任,思想觀念、工作方法比較前位,洞察中國社會,甚至國際社會發展趨勢,按照自己的預期開展創造性工作的一類干部。上一頁[1][2][3][4][5]下一頁其核心要素是:對中國當今社會發展現狀的優缺點看得比較清楚明白,對未來社會發展方向,經濟發展模式考慮得比較多,其思想水平、考慮的問題與認識的起點,遠遠超出一般干部,很難找到有共同語言的人交流,其深層思考,往往不能見諸于語言文字,焦慮感十分強烈。但為了推進工作開展,有時不得不說些官話、大話、套話,以體現自己是體制內的人。但不時也說些一般人沒想到的真話、實話,其工作要求比較高,往往不能使受眾很好地理解其真意。 他們對中國的未來充滿信心,想通過自己的努力,改變當地的現狀,但始終受到體制與干部意識落后的制約。經過幾次曲高和寡的失敗,許多人都轉化為實用主義者,暫時放棄理想與熱情,隱居于“鬧市”而默然失聲,等待改革等時機再顯身手。 上述三類干部,并不是絕然分開的,他們中都是相互交叉的,中國的任何干部都或多或少地存在封建意識,年輕時都有滿腔的熱血,但真正做到百折不撓的,并不多。中國干部隊伍中相互影響,向下引導的勢力太強大,混日子,投機取巧心理,占主要地位。 四、干部的心理病 1、有社會責任感的干部,大多吃不下、睡不著,精神緊張,焦慮感突出。 一是工作壓力帶來的焦慮,是在快節奏、高旋轉的社會變遷下形成的。一些干部在面臨大的任務和事件時,吃不下、睡不著,精神緊張,急躁易怒。不少領導干部在初次遇到分管工作范圍內突如其來的事故時,心理高度緊張甚至恐慌。當工作目標難以實現時,就會煩躁不安、情緒波動、緊張失眠、自信心喪失。一些干部工作思路不寬,工作方法不多,位次靠后,心里又平添很多煩惱。 二是能力恐慌帶來的心理憂懼。面對不斷更新的知識體系,一些官員存在比較嚴重的“本領恐慌”和“能力危機”。伴隨著社會轉型期的利益與結構的調整,一部分原來在社會中處于優勢的人“每況愈下”,而原來在社會中處于劣勢的人反而高了起來,尤其是那些不干實事,情商比智商高的人。不少人感覺“舉目有風景之異,思之有今昔之嘆”。于是,心神不寧、焦躁不安成為一種社會心態。干部中也不乏這種認識,在原則面前失去警覺,在問題面前手足無措,在優勢面前錯失良機,在危急時刻沒有辦法,在發展方面無所作為。這樣的干部,經常誠惶誠恐、戰戰兢兢、如履薄冰,壓力如影隨形,心里“常恨人心不如水”,害怕“等閑平地起風波”。 三是“雙面人”的心理現象。在一定范圍內,官員屬于公眾人物,在公開場合,其一言一行、一舉一動,都受到關注,他不得不更加注意自己的形象,即使是受到不公正的待遇,也只能強顏歡笑,委屈求全。一些領導干部位高權重,讓人感到“手眼通天”、“侯門深似海”、“高處不勝寒”。但是,在權力的光環背后,卻隱藏著鮮為人知的寂寞、孤獨和無奈,所謂“知我者謂我心憂,不知我者謂我何求?”不得已,曲道媚時,詭行徼名。他們想和普通人溝通,卻存在溝通的心理障礙、生活障礙等;他們時時、處處都要考慮自己的“形象”和影響。別人能做的事,他們不能做;別人能說的話,他們不能說;別人能去的場合,他們不能去。真是:“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內心的世界很無奈”。 2、仕途“慘淡”,利益困擾,抑郁感明顯。 干部心理抑郁的原因大致有以下幾個方面: 一是仕途“慘淡”,興味索然。上一頁[1][2][3][4][5]下一頁有的干部自認為能力很強,應該被提拔重用,卻在原地踏步,自己年齡卻與日俱增,感到“馮唐易老,李廣難封”、“儒生有長策,無處豁懷抱”,逐漸喪失工作興趣。有的官員面臨棘手問題時,感到心有余而力不足,特別是當任務完不成、領導不滿意時,心里會產生較強的挫折感、失落感,對本職工作失去信心。 二是利益困擾,心理困惑。隨著交往的增加和接觸的范圍變寬變廣,來自錢、色的誘惑隨之增加。社會上的不良現象讓一些干部感到心理困惑。聽之任之,覺得于心難安;改變現狀,又無能為力。加之事業或人際交往等方面的挫折或失敗,精神壓力大,心理負擔重,心理困惑加劇。 三是患得患失,憂郁恐懼。社會發展對人的能力要求不斷提高。按理說,人的能力總是有差別的,有先天具備的,有后天獲得的,不能求全責備。有時候,個別干部自視甚高,自我感覺極好,但沒有得到組織重用,產生不滿,對欲望孜孜以求,結果是“郁郁多年求不得”,自感“一生襟抱未曾開”,繼而“人生幾回傷往事”。 四是人際緊張,落落寡合。一些官員不愛與人交往,不善與人交流,喜歡以個人的好惡評價、對待工作和生活中的人和事;不善于隨著事物的發展和形勢的變化調整思維、更新觀念,不善于聽取不同的意見和建議,不接受批評和幫助,很難得到他人的真誠合作,造成人際關系緊張。領導關系處理不好,會產生心理郁悶;家庭關系處理不好,也會產生心理郁悶;同事關系處理不好,會產生郁悶。 五是顧慮重重,“憂讒畏嫉”。“口將言則囁嚅,足將進則躊躇”,可以大體上表達這種心理。領導干部肩負重要使命,其決策有風險。同時,職位升遷,榮辱得失,也是領導干部不能回避的問題。實際工作中還經常面對各種考核、評估、一票否決等,還有各種形式的上訪、告狀等。對上級要負責,命令必須執行;對下級也要負責,體現人文關懷,夾縫中生存。更多的時候,“兩頭受氣”,“里外不是人”,費力不討好。而現存體制的漏洞、缺陷,讓干部工作上受到嚴重困擾,尤其是基層干部,面臨多樣性的工作,他們成了“萬金油”、“多面手”,今天督促農業生產,明天檢查計劃生育,后天又要進行“普九”驗收,然后是各種各樣的現場交流會、經驗交流會等。更擔心的是,抽查評比,一票否決,不合格的就地免職。在這種氛圍中,一些干部不敢越雷池一步,唯恐禍從口出,帶來麻煩。不作為有風險,亂作為也有風險。變通的法子,就是得過且過,少惹麻煩。“此中滋味,誰能解得開?” 3、高度緊張,憂心忡忡,角色認同危機。 一是社會認同危機。由于特殊的社會角色和工作環境,領導干部一方面在社會關系的維系中,要與方方面面溝通、協調,觥籌交錯,迎來送往,身不由己,在不同場合要表現出不同的態度,弄得心力交瘁。盡管如此,還可能會遇到來自不同方面的誤解非議,甚至謾罵攻擊。當上級部門不認同、下級群眾不接受、同事不認同時,那簡直是“沮喪極了”。 二是親情認同危機。領導干部經常“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甚至起早貪黑,兩頭見星星。無暇顧及家屬、子女,甚至個人的正常生活秩序也受到影響,愛情親情不穩定,家庭關系不和諧。對子女、對父母、對愛人多有歉意,其壓力可想而知。 三是友情認同危機。一些官員面對各種人情關系,鐵面無私,置親情于不顧,會“眾叛親離”;一心為公,置社會關系于不顧,會影響家庭生活。上一頁[1][2][3][4][5]下一頁以至于“受恩欠債應填補,總比鴻毛也不如”。一些官員,為了使自己適應不同的環境,把自己打扮成了“變色龍”。角色不斷變換,結果自己人格喪失了,個性沒有了,自然會出現身份認同問題。 四是個性認同危機。一些手腳不干凈的官員,由于擔心腐敗問題暴露,經常是高度緊張,憂心忡忡。最后,弄得自己就像金庸先生筆下的歐陽峰一樣,不知道“我是誰”。自己和自己的影子打架,思維方式和行為方式完全顛倒了。一些官員期望值很高,一旦所欲難以實現,一旦所想難以成功,一旦希望成了幻影,就會失落、失意乃至失志。于是乎感嘆:“誤盡平生是一官,棄家容易變名難”。 五、要給干部的自由 中國公民沒有太多的自由,其實最不自由的是中國的干部們。他們的痛苦度,高于一般老百姓。最痛苦的是昨天與明天的干部。 外國人認為,中國的干部千人一面,沒有個性。其實,是社會意識與強權扭曲的結果。 中國老百姓要爭取人權與自由,首先要給中國的干部們一個透明的高收入、一定自由度的行為規則,讓他們在沒有壓力狀態下說真話、做實事,真心實意地為人民服務。 政治體制改革,要從干部體制改革入手,中國干部的思想解放才是中國政治體制改革的起點。
上一頁[1][2][3][4][5]

路過

雞蛋

鮮花

握手

雷人
分類:

管理前沿

關鍵字: 昨天 今天 明天 干部

免責聲明 免責聲明

     
陕西11选5开奖